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他年纪不大却有7年生吃动物的经历,蚯蚓、青蛙、蛇、狗、麻雀……他成天活蹦乱跳,从不生病,邻居骂他“上辈子是畜生”,他生吃四脚蛇吓坏司机,生吃蚯蚓竟能分辨不同口味,生吃癞蛤蟆惊呆记者。

小军先将癞蛤蟆砸死,然后剥皮吃下

  当面吃蚯蚓癞蛤蟆

  昨天下午,记者在南海镇小军家中见到他时,他一口否认自己曾吃“那些东西”。

  小军个儿不高,但长得挺壮,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额头前的一撮头发,是倒着向上长的。但凡有人问到他生吃活物的事,他总是闪烁其词,答非所问。

  “我把它们当零食。”父母离开后,小军小声告诉记者。并将记者带到距家约200米的一个土堆边,动作麻利地用手在地上刨,不一会,就兴奋地大叫:“抓到了,抓到了。”记者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张大了嘴,毫不犹豫地把一条蚯蚓放进嘴里。

  “今天抓的蚯蚓口味不好,要是黄泥地里的蚯蚓那才好吃呢!”舔了舔嘴,小军说。

  小军又将记者带到一旁的水塘边,来回走了几圈后,突然蹲下:“捉到一只!”记者一看,一只大大的癞蛤蟆被他捉在手里。

  小军将癞蛤蟆往地上一摔,顺手捡起块石头,两下就将癞蛤蟆打得不能动弹。去皮洗净后,他便有滋有味地撕嚼起来。记者还没回过神,蛤蟆大腿已经成了他的美餐。他整个动作干脆利落,前后不到3分钟。

  小军告诉记者,他从6岁时就开始生吃活物,到现在已有7年,吃了多少已不记得,只记得还吃过青蛙、蛇、狗、鸡、麻雀,每隔20多天就要吃一次。他说,有一次还将别人的狗打来悄悄生吃了。但他最喜欢吃的,还是青蛙。

  第一次吃的是蚯蚓,小军说,是小伙伴逼他吃的:“我打不赢他,就只有乖乖听话。你猜蚯蚓什么味?有点苦,并不难吃。”

  之后不久,小军又吃了次蚯蚓:“那天我放学玩到天黑才回家,怕外公又不让吃饭,就想在外面吃点东西,身上没钱,就想起那天吃的蚯蚓。”小军说,他从此就习惯了生吃各种动物。

  小军管那些东西叫零食:“久了不吃就想。”

  父母为此非常痛苦

  “我到现在都不相信我儿子会吃这些东西。”小军的父亲黄明说。

  黄明是湖北人,1995年倒插门到了妻子王贤会家。婚后,小两口一直在广东打工,小军一直由外公抚养。

  2001年,夫妻俩过年回家,听到邻居关于儿子生吃活物的传言,怎么也不相信,小军也矢口否认,二人便没放在心上。两年后,回家过年的黄明又听到愈演愈烈的传言,妻子决定不再打工,留在家中观察儿子。今年,黄明也没外出打工,他要好好看着儿子。

  只要儿子不上学,王贤会便会把儿子带到地里一起干活,暗中监视小军是否真有生吃小动物的嗜好。

  “没发现异常现象。”整整5年,王贤会发现小军确实喜欢生吃蔬菜,1.5公斤重的黄瓜能一口气吃下好几个,空了还下河摸螃蟹和鱼吃;但从没发现小军生吃过其他小动物。

  可是邻居关于小军的传言却从未停歇。王贤会告诉记者,小军特贪玩,只要做完吩咐的事情,就跑到外面野去了。是不是这个时间去偷吃小动物呢?是儿子隐藏得太深,还是邻居恶意乱说,夫妻俩没有头绪,只知这些年,儿子从没生过病,连拉肚子都没有过。

  “我从不当爸爸妈妈的面吃,他们要打死我。”小军告诉记者。

  在这个偏远的山村,小军的怪癖无疑成了人们茶余饭后最有味的谈资,这让黄明夫妻陷入深深的痛苦中:“我们都觉得抬不起头,也不再和邻居过多来往。”

  “各种说法都有,不断有人叫他怪物、野人,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大家说他上辈子是畜生,就连他额头前那撮倒着长的头发,也被说成是畜生的标志。”王贤会说着捂脸哭起来。

  “这孩子好吃。”邻居李凤云说。当记者问他们怎么称呼小军时,几个跑来看热闹的邻居同时沉默了。

  希望科学驱赶流言

  “我不是畜生!”说起邻居们的闲言碎语,小军有些恨恨的。对那些诸如“怪物”之类的外号,小军只说“听起伤心”,便不肯再说什么。

  小军所在学校的老师张国伦说,小军在学校很勤快,但就是没什么朋友,成绩差。至于生吃活物的事,张老师说:“听同学说过,但没亲眼见过。”

  “我勤快是想让老师和同学喜欢我。”小军说,班上同学们要么不搭理他,要么就让他表演吃蚯蚓、青蛙。小军说,他过得并不开心,他不想跟同学玩,不想理那些叫他畜生的人。

  记者和小军在附近没人的地方采访时,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小军,快回来!”小军浑身打了个冷颤:“爸爸在叫我,他会打我。谁也不喜欢我。”小军边说边躲在记者身后往回走。

  “前年我惹爸爸生气了,他拿刀砍我,你看嘛。”小军挽起裤腿,左腿膝盖旁,真的有5厘米长一个刀疤。

  “那确是他爸爸砍的。前些年外出打工,对小军关心照顾少了些,他就是在那时开始吃‘那些东西’。”王贤会承认丈夫是个急性子人,对儿子的教育比较粗暴:“但我们真的很爱小军,不然我们为啥都放弃打工回来守着他,他怎么不明白?而且,他什么话都不告诉我们。”

  “他外公是个泥水匠,每天很忙。小军常惹他生气,有时就不让他吃饭。”小军的外婆唐碧兰说,如果说小军真是担心在家没饭吃而去吃“那些东西”,那就想得太多了:“我们其实都很疼他,怎么会真不让他吃饭呢,吓吓他而已。”

  “我还是不相信儿子会吃那些东西。”黄明说,如果这是真的,他希望通过科学的解释让邻居们明白,儿子不是怪物,更不是畜生。

  生吃四脚蛇好吓人

  “天哪,那个孩子真的将一只四脚蛇活生生吃下去了。”昨晚,李师傅边比划边向记者讲述那天下午见到的惊人一幕。

  “就像吃鸡爪那么随意。”前不久,车牌为渝H02622的司机李师傅,在重庆黔江区南海镇小南海民俗文化博物馆等客,突然,他发现一个小男孩从茂密的草丛中钻出来,手里逮着一只四脚蛇,娴熟地去皮取肉,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不到一分钟只剩下四脚蛇的尾巴在嘴角……

  年近40的李师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即拦下路过此地的一位老农打听。

  “少见多怪!”老农不以为然地说:“他吃活青蛙你更没见过吧!”

  老农告诉李师傅,生吃四脚蛇的小男孩叫小军(化名),13岁,家住附近。在当地,小军生吃蚯蚓、青蛙、四脚蛇等已不是新鲜事。

  “不相信?我就亲眼见他吃过蚯蚓。”吴天富是小军的邻居,见记者一脸怀疑,她又说:“不信你问我侄女。”

  “那时小军还小,我和侄女在地里挖土,他抓起一根蚯蚓就放进嘴里嚼起来,我们吓惨了,叫他吐出来,他转身就跑。”吴天富说,这几年,她再没见过小军这样,但发现他常常独自一人往后山跑。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