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人类为什么会对蛇产生恐惧:

  人类是最擅长指指点点的,特别是那些常常惊吓到我们的东西。我们常常带着恐惧地指着一样东西这样说:“啊!蛇”(或者是“蜘蛛”异或“枪”)。可能为分辨蛇给我们带来良好视觉的神经系统还促进了人类相互之间的沟通进化。感谢上帝,是那些进化让我能够看到和对蛇保持高度的警觉和害怕,并能及时让我对我那酷爱蛇的女儿说:“把那东西拿得离我远点。”

  我女儿有一条蛇,8英寸长的无毒玉米蛇,不过我讨厌那东西。

  曾经有一次我看到它时,为了表现出自己是一个好妈妈,就用手去触碰那条蛇,但是之后我宁愿希望从来没有见到和摸到过它。

  作为一个人类学家,我知道地球上的大多数人都讨厌蛇(不过,我也知道也有和我的女儿一样的喜欢这些爬虫动物的人),害怕蛇的人被称作蛇恐怖症(ophidiophobia),他们显然属于爬虫恐怖症(herpetophobia)的一个子集,爬虫恐怖症是包括那些害怕爬虫的人。

  虽然蛇恐怖症看起来就像是这样一种病——整天担心我们会遇到毒蛇吗——加利福利亚大学戴维斯灵长类中心的人类学家Lynn Isbell,在她的新书“The Fruit, The Tree, and the Serpent: Why We See So Well”(哈佛大学2009年出版)中指出,对蛇的害怕并不是我们天生就如此,不过这种害怕对我们是有好处的。

  Isbell的这番结论是她研究猴子的时候得出的。那天,她将一条假蛇放入戴维斯灵长类中心(Davis Primate Center)猕猴的露天大型笼子里,只看到了一条真正的蛇滑进了笼子。大约有80只猴子聚集在那条真的蛇周围,围攻它、叫喊着发出警报。Isbell推断,对于蛇的害怕已经深深地扎根在了我们灵长类动物的历史中。

  Isbell指出,令人惊奇的是,对蛇的害怕已经使我们的视觉能力得到出色的进化。灵长类动物,包括人,视觉都是很好的。虽然我们的视觉不及鹰的出色,但是,我们已经能分辨颜色,并且有非常出色的三维知觉。我们的视网膜还给我们捕捉例如灌木中小东西的能力。Isbell提到,大体上来说,灵长类动物的视觉神经,也就是能让我们看到和能感知到的视觉神经,都优于其他哺乳动物。

  人类学家通常假设,良好的视觉是为了适应树林中的生活。在高空跳跃需要优秀的感知能力,而且颜色视觉使寻找成熟的水果和树叶变得轻松。

  Isbell认为,用标准的思考方式来说,为了分辨出蛇使我们的视觉变得更好了。蛇看起来是已知的灵长类动物最早的掠食者,而且它们在数百万年来一直是最固执的食肉动物。如今,猴子们害怕蛇,人类还制作关于蛇的恐怖电影,比如“空中蛇患”(“Snakes on a Plane”)就是。

  Isbell 推断我们的视觉在毒蛇以猴子作为晚餐的时候得到发展。所以,现在人类也有了好视觉。不过,Isbell认为除了视觉,蛇与人类的故事应该还有很多。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