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曾几何时,那些处于我们的掌控之中的致病微生物已经变异,如今它们当中的一些品种已丝毫不惧我们厉害的医学武器。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最让人担心的10大坏头目吧(排名不分先后)!

1.耐多药结核杆菌(Multidrug-resistant tuberculosis ,MDR TB)

图片来自:CNRI/Science Photo Library。

  目前我们的两种顶级抗结核药物异烟肼和利福平都已经无力对付MDR TB了。这种细菌之所以获得了如此强大的抗药性,部分原因是结核病患者们没有按时服药,或者在疗程结束前就停止服药。药品质量不高和供给不力也是原因之一。

  不过,不管问题出在哪里,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被药物完全毁灭的细菌反而浴火重生,变得更加强大。一旦MDR TB趁着结核患者咳嗽或打喷嚏的机会重见天日,就会像普通的结核菌一样在空气中快速蔓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WHO)给出的数据,耐多药结核杆菌每年至少导致15万人死亡。为了使这个数字降低,医生们正在努力改善病人的用药方式,并确保患者被隔离。

2.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MRSA)

  图片来自:Biomedical Imaging Unit, Southampton General Hospital / Science Photo Library/Getty。

  从金黄色葡萄球菌带上甲氧西林抗性的那天起,它就获得了一个后来成为超级细菌代名词的光荣缩写:MRSA。位于华盛顿的传染病动力学、经济学和政策中心(Center for Disease Dynamics, Economics & Policy ,CDDEP)的数据显示,近年来MRSA造成的死亡人数与艾滋病、结核病和乙型肝炎造成的死亡人数总和相当。

  但一些简单的方法可以帮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控制MRSA的传播,比如勤洗手、用酒精对各种用具的表面进行消毒等。(关于金黄色葡萄球菌,参见 《吃进去的金色葡萄球菌会引起肺炎吗?》 )

3.抗药性疟疾(Drug-resistant malaria )

图片来自:CNRI/Science Photo Library。

  20世纪60年代人们发现氯喹能很好地对抗各类疟原虫,如恶性疟原虫,从那以后这种药就被广泛用于治疗疟疾。虽然后来也有新的抗疟疾药被发现,但不是价格高昂就是副作用明显。一旦疟原虫发生变异,这种药物单一的状况会使大部分的疟疾易感人群面临危险。根据WHO的统计,每年因疟疾而死亡的78.1万人中大部分都是儿童。

  传播疟疾的蚊子可以用杀虫剂和蚊帐来解决,要解决药物抗性的问题则需要尽可能减少抗疟疾药的使用,比如避免应用这些药物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等非疟疾类的疾病。

4.抗药性志贺氏菌(Drug-resistant Shigella )

图片来自:Dr. Frederick Skvara/Visuals Unlimited/Getty。

  志贺氏菌不但是导致了16.5亿例严重痢疾的致病菌,还是造成发展中国家每年至少100万人死亡的元凶。

  这些可怕的结果其实可以通过改善公共卫生环境来避免,不过志贺氏菌一旦发作后果可能非常严重。志贺氏菌几乎对所有适用于儿童的抗菌药都产生了抗性,而儿童正是它最主要的受害者。现在我们的最后一道防线——环丙氟哌酸——也正在逐渐失效。WHO表示,我们急需新的抗生素来增强战斗力,赢得这场与志贺菌的战斗。

5.抗药性淋病球菌(Drug-resistant gonorrhoea )

图片来自:Moredun Animal Health Ltd/ the Agency Collectiom/Getty。

  淋病球菌在抗药的大道上一路前行,已经相继打倒了青霉素、四环素和氟化喹诺酮。现在平价又有效的药物只剩下头孢菌素,而淋病球菌正在努力跨越这最后的防线。

  作为一种性传播疾病,淋病传染需要的条件是:易感且因为经济原因、时间有限或觉得尴尬而不积极就医的人。

  想要阻止淋病的传播只需要一只小小的安全套,但想要阻止淋病球菌发展抗药性就没这么容易了。日本和瑞典的研究者警告说“淋病成为不治之症的时代可能已经到来”。

6.肺炎链球菌( Streptococcus pneumoniae )

图片来自:Science Faction/Getty。

  曾经只要有青霉素在手,肺炎就可被轻松治愈。可随着抗药性菌株的产生,肺炎的治疗越来越难,费用也越来越昂贵。幸运的是,在最让人类头痛的致病菌中肺炎链球菌是为数不多可用疫苗防御的病菌之一,并且疫苗的效果相当不错。

  可是疫苗并不能让我们高枕无忧,肺炎链球菌还在不断地进化着。目前最新的疫苗PCV13是去年投入使用的,尽管它可以防治多种抗药性肺炎链球菌,但一些菌株依旧很具危险性,随时可能让疫苗失效。

7.大肠杆菌( Escherichia coli )

图片来自:Dr Kari Lounatmaa/Science Photo Library/Getty。

  通常情况下,大肠杆菌是人类消化道里的“五好市民”,与我们和平相处相安无事,可一旦它们失控就可能带来致命的后果。它不仅是一种常见的可导致严重食物中毒的致病菌,也是尿路感染的首要凶手。虽然尿路感染并不致命,但仅在美国每年就有约800万此类病例,用于治疗尿路感染的医疗费用相当可观。

  CDDEP的数据显示,抗药性大肠杆菌菌株正在不停涌现,这种情况在抗生素滥用的发展中国家尤为严重。

  良好的医疗卫生环境有助于控制大肠杆菌,但合理使用抗生素是更长远的解决之道。

8.抗万古霉素球肠菌(Vancomycin-resistant Enterococcus ,VRE)

图片来自:CDC/Phanie /Rex Features。

  VRE也是一种肠道细菌,它对于医院的病人、患有严重疾病的人和免疫系统受损的人尤其具有威胁性。VRE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可以与MRSA(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共享抗药基因,并由此产生一种新的超级细菌——抗万古霉素金黄色葡萄球菌(VRSA)。

 

9.抗碳青霉烯克雷伯氏肺炎菌(Carbapenem-resistant Klebsiella pneumoniae ,CRKP)

图片来自: Kallista Images/Getty。

  CRKP非常致命,被它感染的人有一半都会死亡。更糟糕的是这种细菌极难发现也极难杀死,目前只有两种不太完美的疗法可供选用。CDDEP指出,这些特点使CRKP很可能变成下一个抗药性金黄色葡萄球菌模式的危险菌种。

10.铜绿假单胞菌( Pseudomonas aeruginosa )

图片来自:CDC/Phanie /Rex Features。

  铜绿假单胞菌最初是在医院里被发现的,是一种很难被完全杀灭的细菌。它们会形成一种叫做生物被膜的永久性群落附着在医院的器械设备上,潜伏着,直到一个病情严重的人出现。铜绿假单胞菌会在病人那些已经被疾病入侵的器官上安家落户,而这些被侵染的病人中有一半会因此死亡。

  到目前为止,铜绿假单胞菌在抗药性方面似乎不如其他致病菌有“天分”,但人们担心它可能可以同时对几种不同的药产生免疫性。因此,对它的研究和观察依旧不能放松。

本文编译自: http://www.newscientist.com/gallery/superbugs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图集:10大抗药细菌坏头目 1 曾几何时,那些处于我们的掌控之中的致病微生物已经变异,如今它们当中的一些品种已丝毫不惧我们厉害的医学武器。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最让人担心的10大坏头目吧(排名不分先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