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撰文、摄影/丁丁 孔雀

  2011年6月,丁丁、孔雀、流虻三位骑行爱好者,从西藏措勤县桑木拉出发,最后到达萨嘎县如角乡,途中穿过海拔约5820米的拉琼拉公路山口。

  世界上最高山口很可能藏身于冈底斯山脉,因为拜直射阳光、高原热岛和喜马拉雅雨影效应所赐,这里的雪线有时高达6000米。最高的公路山口,当然不是界山大阪(号称6700米,实测5200米),也不是在英语世界广为人知的印控克什米尔的Khardung La(号称5602米,实测5359米),因为就连拉萨周边的雪格拉(5450米)都能轻易将它秒杀,更不用说阿里小北线上面的桑木拉(5565米)。札达通往楚鲁松杰的普布拉和江让拉都可能是最高山口的候选(都在5750米左右),但是去那里不光是物理上的不容易,最大的障碍是边境管制。还有一个更惊人的山口古仁拉(5910米),从羊八井往西北翻越念青唐古拉山直达纳木错,在某些地图上竟然有一条主要公路,但是2008年丁丁的穿越探寻证明了,那里过去、现在都没有任何公路存在的迹象。2009年丁丁和孔雀的森里错之旅经过的扎弄拉(5750米),100年前斯文赫定经过的苏拉(帕龙错西侧,6015米)也没有公路。对于最高山口的探寻,车友Jonathan de Ferranti还提到过,安第斯山脉一带有几条公路直通到6000米以上的火山口矿山,但那不是山口(pass)。最后的目标锁定在了拉琼拉——当然,它的这个名字是后来才知道的。2011年初,Google Earth刚更新的高清影像展示了翻越这个山口的公路全貌。

  那就出发吧。孔雀迅速画出了骑行路线:从206省道(小北线)出发几十公里就可以到达拉琼拉山口,之后沿着河谷去杰萨错,这是冈底斯四大湖中我们最后一个没去过的(帕龙错、森里错、杰萨错和打加错,海拔都超过5000米,都是南北走向的淡水或微咸水湖,受同一组的断裂带控制),然后去看冈底斯山的主峰冷布岗日(7095米),这一段在很多地图上有一条公路。但是常识和卫星地图告诉我们,这条路是不存在的。有趣的是,骑行时的所见部分推翻了这个想法。

  搭车,搭车!

  这一趟骑行比以往的藏北漫游都要匆忙,光是搭车到出发点就用了2天时间。简单的说就是搭班车经过日喀则,然后搭上去萨嘎的班车到22道班,最后搭上三辆不比我们快多少的卡车,在明亮的新月落下之后,半夜3点才到了桑木拉山脚的扎西茶馆睡下。这一番折腾让我们三人疲惫不堪,能够骑上单车开始旅程倒成了一种解脱。

  D1始于崩溃

  今天是真正的骑行第一天。

  10点30分出发,从岔路进来先翻一个海拔5300多米平缓山口,据当地人说叫贡布拉。这时我们发现装备上的一个严重疏忽——没有带望远镜,更不幸的是,丁丁的镜头长焦端坏了——这直接导致了我们之后看到远处的任何小黑点都要担惊受怕,不知道那是不是一头熊。

  下山之后就到了遍地牛羊的洛扎村,海拔5100米。

  向村民问了路,我们今天要去的地方,也是本次骑行的目标,目前所知的世界上最高的公路山口——在一排雪山中间,叫做拉琼拉。

  上山路况非常好,是整修过的平坦的砂石路,至少通车好几年了,还有水泥桥。也没有因为重车的碾压出现搓板现象。

  在海拔5400米的地方,我们遇到最后的牧民帐篷。于是,接下来的崩溃是不可避免的。

  可能是因为我们三个人大半年缺乏有规律的锻炼,也可能是因为昨天睡得太晚了,或者是因为海拔上升太快。总之,在第一天就要搞定这次骑行的主线,实在是让我们都有些崩溃。

  丁丁体力最好,最先到达山口,流虻也是一步一喘,孔雀则是上了5600米就没法骑了,推一阵子也要喘大气歇几分钟。这样的惨状可以说是在8年的高原骑行中,爬所有山口时前所未有的!真的是因为海拔增加了那几百米吗?

  晚上19点过,我们全部到达山口,在经幡后面扎营,海拔5820米,这也是我们扎营的最高记录。

  冷,但却无心生火做饭,直接钻睡袋什么也不管了。

  今日里程约46公里。

  D2 海拔6123米

  按照计划,今天是爬上一座6000米以上的小山。流虻主动在营地看守,我们则徒步上山。山上主要是融冻风化的各种玄武岩石块,偶有冰雪。 到达5880米的时候见到了最后的高等植物,但是令人惊奇的是在6123米的山顶,竟然还有地衣在岩石上生长。我们从山上回望山口小小的帐篷,看见有牧民的卡车路过,和流虻聊了好一阵才离开。

  12点以前到达山顶,有三个连绵的小山包,最矮的约6110米,最高的约6123米。环顾四周,旁边几乎同样高度的另一座山尖就覆盖着冰雪,稍远处还有几条很短的冰川在我们脚下。休息,拍照,12点下撤,半小时回到营地。

  开始下山,下坡的路陡且差,很庆幸没有从这边过来。虽然很好奇这条大路的终点,但我们还是按照计划离开大路直接向北插去,大家都觉得海拔降到5400米真是舒服,呼吸都顺畅许多。

  为了后面过山口方便,我们没有走在峡谷底部。到了17点,忽然发现小溪都干涸无水,扎营成了问题。再走到18点30分,终于发现左侧的几个小水潭,有动物饮水的脚印,我们下去打水,决定扎营在这儿,海拔5548米。烧水,吃压缩饼干又烧紫菜汤,希望明天海拔能继续下降。

  今日骑行里程约18公里,徒步上山约1.8公里,下山约1.3公里。

  D3冰河推车

  9点半起来,折腾到12点出发。6月后藏的天气还是不错的,每天以晴天为主,但是雨季也开始来临。虽然只下雪,不下雨,在5000米左右“较低海拔”的地方下的是湿雪,但是总比下雨把衣服湿透好得多。

  在两山之间的峡谷下行,一路极其缓的下坡,不用地形图或者GPS几乎看不出。路上偶遇一条死的高原裸鲤,还有野鸭,麻雀,以及一只离群的牦牛。

  山谷越来越狭窄,于是我们下到河边,发现在河道的冰面上行走更容易些。冰面并不坚硬,表面一层像饼干一样松脆,已经被渐渐趋于直射的阳光融化成了一座座微小的冰塔林,冰下面是川流不息的河道,偶尔会有塌陷的冰池,可以看到冰面厚约20厘米。这一两年出来骑车,推车走冰河已经成为常规项目。

  好景不长,在一条支流汇合之后,河道的冰忽然全融化了。我们费劲地两次过河,踩进水面时竟然发现黑色的河底突然掀起一大片水花,然后迅速四散开去。这是一大群鱼啊!不过我们没带渔具,食物也还非常充足,也就没有特别强烈的捕鱼欲望。

  到了19点过的扎营时分,在路上发现了疑似熊的粪便和熊的脚印,流虻非常害怕,一整晚说的话几乎都是在问熊的各种生活细节。我们跨过一道冰桥到河对岸,择地扎营花了好久。

  扎营地海拔约5270米,晚饭我们煮了紫菜糌粑粥喝,今天的河水非常甘洌。晚上风大,刮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停止。正要睡去,忽然听到一阵群狗乱吠,我们很好奇狗来自何处,更莫名它们为何而吠。再之后下起小雪,我们在雪打帐篷声中入眠。今日里程23.3公里。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西藏人文地理》2012年3月期)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骑行!寻找世界上最高的公路山口 1 2011年6月,丁丁、孔雀、流虻三位骑行爱好者,从西藏措勤县桑木拉出发,最后到达萨嘎县如角乡,途中穿过海拔约5820米的拉琼拉公路山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