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新华网北京6月20日电题:关于太空飞行,那些美丽的误会

  新华社记者白瑞雪、赵薇、巩琳萌

  神舟九号遨游太空,激发了人们对太空飞行的兴趣。在关于这个话题的种种说法中,有期待、憧憬,也有传言、误解。针对一些不准确的“传说”,航天相关领域专家作出解释澄清。

  神九升空遭遇飞碟?

  (传言)在神舟九号发射升空的视频中,短暂出现过两个发光体。有网友惊呼,外星人的飞碟前来为神九“护航”!

  (专家观点)发光体或为大气光学现象或飞机。

  航天科工集团二院研究员杨宇光认为,发光体很可能是大气光学现象或者飞机等人造飞行器。他同时表示,如果只有个别相机捕捉到这些发光体,也不排除是设备部分像素发生故障造成的。

  女航天员必须无龋齿疤痕已生育?

  (传言)随着中国第一位飞向太空的女航天员刘洋进入公众视线,关于女航天员选拔的严格条件屡屡见诸媒体:“选拔好比鸡蛋里挑骨头,必须已经生育,不能有龋齿、疤痕,身体无异味……”

  (专家观点)是否生育、有没有龋齿疤痕等条件并没有纳入女航天员选拔标准。

  “事实证明,是否生育过对女航天员在执行太空任务及后续健康没有影响。”航天员系统副总设计师黄伟芬说,“国外的女航天员有生过孩子的,也有没生育过的。”

  33岁的刘洋还没有孩子。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杨利伟说,包括刘洋在内的进入最后一轮选拔的6名女航天员候选人中,有5人尚未生育。

  “我确实曾经提议‘生育过的优先’,但后来发现这个要求不现实,因为30多岁正是飞行员技能走向成熟的黄金时期,如果生了小孩,至少要停飞两三年,必然影响飞行事业。”杨利伟说,“这也是军人奉献精神的体现。”

  对于“不能有龋齿疤痕”“身体无异味”等说法,航天员选拔训练研究室主任吴斌表示“没有那么悬乎”。

  “我们的基本要求一是不影响任务,二是不影响外观。不是说一颗龋齿都不能有,一点疤痕都不能有。当然,如果龋齿太严重,在太空中出现牙疼会很难处理。”吴斌说。

  太空中能不能看到长城?

  (传言)“中国的万里长城是太空中能够看到的地球上唯一的人工建筑。”这是一个流传已久的说法。不过,自从中国第一个访问太空的航天员杨利伟表示“没有看到长城”,很多人又断言“太空中绝不可能看到长城”。究竟哪个说法更靠谱?

  (专家观点)太空中看到长城不是没有可能,但可能性非常小。

  “首先,太空中的目视范围是很大的。”清华大学航天航空学院副教授王兆魁说,航天员飞上太空,高度优势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辽阔的视野。“神舟飞船的轨道是椭圆形的,距离地面最近时200公里,距离地面最远的地方高度则可以达到340多公里。在200公里高的轨道上,航天员能看到地面1500公里半径的区域,目力所及区域面积可达780万平方公里,这对地球上的观察者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王兆魁说,距离的遥远、目视范围的拓展带来最大的问题在于,对远处物体细节的辨认能力会受到影响。

  “人眼角的分辨率大概在0.3角分左右,这意味着航天员在200公里高的轨道上,只能分辨出地面17米以上尺度的目标特征。长城宽和高平均不过七八米,比起航天员肉眼的分辨能力要小很多。况且,从太空看地面,还要受到日照、气象等条件影响,从太空看到长城恐怕是很难的。”

  王兆魁同时表示,能见度好的时候,从地面可以看到同样位于300多公里高度飞行的国际空间站的亮光。“因此,在所有条件都特别好的情况下,从飞船上看到长城也不是没有可能。”

  前苏联航天员被“抛弃”在太空?

  (传言)“有位苏联宇航员升空的时候还是苏联,到了空间站,就变成独联体了,结果没人管他,也没钱接他回来,后来是美国人花钱派飞船把他接了回来。”这个故事的来源,据说是一位曾经采访过苏联老航天员的记者。

  (专家观点)苏联解体时的确有一批宇航员正在太空飞行,但他们是乘坐独联体的飞船回到地球的。

  “苏联解体时,虽然航天开支遇到困难,但航天计划没有中止。”国防科学技术大学航天与材料工程学院教授闫野说。

  1991年12月苏联解体时,谢尔盖·克里卡廖夫和亚历山大·沃尔科夫正在和平号空间站驻留,由此成为从事太空飞行的最后两名苏联宇航员。

  1992年3月25日,两人乘坐联盟TM-13号飞船返回。“这艘飞船在苏联解体之前就发射升空了,以对接和平号的状态留在太空,根本不存在解体后才派飞船接的问题。”闫野说。

  至于美国上天接人的说法,闫野驳斥说,美国的航天飞机直到1995年才第一次与和平号空间站对接。“再说了,美国人虽然有钱也不是随便花的,没有预算或特殊批准恐怕无法成行。”

  上天转一圈就是“太空种子”?

  (传言)有人认为,曾经搭乘航天器上天飞过的种子就是“太空种子”。尽管目前太空育种的认可度仍然存在争议,仍有一些不法商家打着“太空种子”的旗号推销自己的产品。

  (专家观点)种子上天走一遭,只是“太空升级”第一步。

  “搭载上天只是培育太空种子的第一步,真正繁复的工作是随后进行的地面培育、筛选和验证。”国家航天育种工程首席科学家、中国农科院作物科学研究所航天育种中心主任刘录祥说。

  搭载回来的种子至少要经过三四代的筛选,然后到多个省份的试验点去试种;试种成功,再拿到品种审定委员会去审定。“品种委员会还要试种三年,如果三年的表现都超过对照品种,才能够得到审定证书。”刘录祥说,这时的种子才能叫“太空种子”,才能合法地推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