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6da5b78-701e-0106-2de6-6e8944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214044Z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63ffffb5-401e-0089-33e6-6e814d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254328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984dcac-401e-0028-43e6-6e4fd6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242118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5a08262-a01e-0083-16e6-6e98c4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520404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1e5dee10-201e-0092-59e6-6eafdf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539257Z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f2d27e31-d01e-008c-06e6-6e7532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535661Z

首播

重播

  埃本·亚历山大博士前往另一个世界的有意识的独自旅行。在另一个世界有着美妙的音乐和光芒。深蓝黑色的天空上映着大朵浮肿粉红白色的云朵。

  凤凰科技讯 北京时间10月12日消息, 英国每日电邮报道,近年来出现了越来越多有关濒死体验(NDEs)的报告,关于这种神奇的经历每个人略有不同,大多数包括温暖的下落感,黑暗的通道,播放着天堂的音乐,沿着乡村小道来回踱行,路的尽头有一个农家小院透着光,很多像电影《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兔子洞,没有重力的感觉等。

  而这一切并非虚构,据美国田纳西州查塔努加心脏外科医生莫里斯·S·罗林斯Jr(Maurice S Rawlings Jr)博士称,他有很多病人在手术台上苏醒过来后称经历过濒死体验。大多数濒死体验者描述的经历都有着惊人的相似性,而唯物主义者对此持怀疑态度。直到近日一名哈佛的博士、神经外科医生埃本·亚历山大(Eben Alexander)发表了一篇文章《天堂的证据》,详细精确的描述了自己的亲身濒死经历:天堂是存在的,而人类也有来生。

  2008年秋天,亚历山大博士患有了一种罕见的细菌性脑膜炎,据称他将自己的大脑“关闭”并将他“高阶的大脑功能完全下线。”他的大脑处于汤一样的状态,通过“CT扫描进行记载”以及进行“神经学检查”。

  尽管他的皮质神经元“完全的不活跃”,但他的自我意识却非常清醒,并且独自前往另一个世界。据他描述,另一个世界有着美妙的音乐和光芒,深蓝黑色的天空上映着大朵浮肿粉红白色的云朵。还有天使(也可能只是鸟)“成群的透明发着光的生命体。”

  但诡异的是,这场意识旅行似乎不仅仅只有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女人似乎也陪伴着我进行这趟旅行。”她有着可爱的面容和金棕色的秀发,穿着农民服装,就像塞西尔乙德米尔电影的人物。这个令人爱慕的尤物深情的凝望亚历山大博士,“放佛你只要能够看着她姣好的面容哪怕5秒,这一辈子也就值得了。”那样的深情一望和地球上可能的各种爱慕都不相同。

  我们可能在酒吧里会遇到这样一个让人倾心的女子,发生这样眉目传情的经历,但不同的是,亚历山大博士倾心的对象是长有一双蝴蝶翅膀的女人。但两者似乎“存在一些语言上的障碍”因此无法语言沟通。

  在经历了云朵、天使和这名农民女子后,亚历山大博士继续前进在“漆黑”的路上,前方一个“明亮的球体”“充满了光”,他解释称“整个宇宙本身仿佛就是一个巨大的宇宙子宫。” 亚历山大博士的许多其它的回忆,以及之前濒死体验者报告称自身发生过的濒死经验,第一次被透过科学的棱镜进行分析。这些令人震惊的经验是否真的会导致人类放弃关于大脑功能的唯物主义思想,而唯物主义论又是否能够解释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高级讲师、精神病学研究所顾问、国际濒死研究协会英国分会主席彼得·芬威克(Peter Fenwick)承认,关于解释在大脑活动停止后发生的第一人称回忆的经验存在很深刻的问题,那些拥有濒死体验的幸存者只能在事后描述当时的经历,我们无法确定这些经历是否是在大脑停止活动后感知的,还是随后编造的。

  对于梦境,甚至任何记忆,同样的问题都存在。认知心理学家伊丽莎白·洛夫特斯(Elizabeth Loftus)曾进行过一项出色的实验,实验结果表明,人们对真实体验的回忆可以轻松被扭曲或改变,变成人们认为应该发生的事,或者人们被告知的可能发生的事。

  在长达150年的感知科学的研究表明,我们对世界的看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我们的期望、经历和个人推理,而这些影响因素的分量不低于我们通过自己眼睛看到的图像和听到的声音等硬性的确凿证据。比如你可能在闪烁的火焰中看到一张人脸,或者夜晚独自行走时发现远处有一个人——结果却发现火焰下一秒人脸消失了,而暗处的人其实只是个邮政信箱。

  因此,那些濒死体验,就像正常的感知或者记忆一样,受到文化、个人的偏见和过去经验的影响。如果亚历山大博士是伊斯兰教信徒,那么他看到的可能是神话里长有蝴蝶翅膀的72个处女,而非一个田园妇女。如果他是佛教徒,他的濒死体验可能关于由一名佛教神引导进入极乐世界。

  亚历山大博士关于来生的描述似乎看起来更可信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他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但并没有证据证明科学家的描述就一定比别人更可靠。正因为有了挑战和分歧,科学才不断向前发展,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亚历山大博士绘声绘色的描述,而是确凿的证据。(编译/严炎刘星)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2604641-001e-0024-60e6-6ea127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255372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34ae88a8-f01e-0031-05e6-6e63be000000 Time:2019-09-19T12:32:30.5248665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