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6月29日,韩国国会投票通过一项法案,自此韩国成为亚洲首个法官可强制对侵犯未成年人的成人性犯罪者实施“化学阉割”的国家。在欧洲,强制化学阉割的先行者则是波兰。2008年,一个类似奥地利兽父的案子震动波兰社会。次年九月,在波兰总理唐纳·图斯克(Donald TUSK)的努力推动下,波兰成为欧洲第一个立法允许强制化学阉割那些对幼女以及近亲施行性犯罪者的国家。这条法律自今年六月起正式生效。

男性体内的雄激素主要来源于睾丸和肾上腺的分泌,女性则来自卵巢和肾上腺。除了帮助雄性特征发育,雄激素在体内还有着其他重要的生理作用,例如增加肌肉量,减少脂肪积贮。此外,由于脑内部分神经元对雄激素敏感,研究显示雄激素对人类的好斗性和欲望都有显著影响。

雄性激素与雌性激素的分泌同受下丘脑与脑垂体调节,甚至连使用的信号分子都是同一套。大部分抗雄激素药物的作用机理在于让大脑认为体内雄激素水平已经足够,于是就会阻止身体制造更多的雄激素。美国广泛使用的药物是长效醋酸甲羟孕酮(Depot Medroxyprogesterone acetate ,DMPA),商品名得普乐(Depo-Provera),而加拿大和欧洲更常用醋酸环丙氯地孕酮(CyproteroneAcetate, CPA),商品名色普龙(Androcur),这些药物常被普通人群小剂量使用,用来治疗粉刺、油脂分泌过多,以及雄性激素过多造成的脱发。

由于雄激素还调节了欲望之外的其他生理机能,因此抗雄激素可能的副作用包括体脂肪含量升高、肌肉减少、体毛减少、体重增加、乳房发育——幸好,就像药物本身的抑欲作用会在停药后渐渐消退,这些副作用在停药后也是可逆的。但也有人出现了一些较少但更为严重的副作用,例如结石、冠心病、骨质疏松、抑郁倾向等等,正因如此,一部分人权团体依然反对化学阉割。

施用抗雄激素的一个难点在于这种药物的个体反映差异较大。以色普龙为例,有人每周10毫克已可令他变得有心无力,有人每天200毫克的剂量还不能让他无欲无求。因此,需要严密监测抗雄激素在每个人身上的具体效果,以确定剂量在适当范围内,既有效增强了使用者的自制能力,同时又不至于带来太过严重的副作用。

正是考虑到这类药物对每个人的帮助差异很大,有专家建议化学阉割的实施与否应该基于该罪犯个体能否因此类药物获益,而不是基于该罪犯的罪行恶劣程度。或许我们应当把化学阉割当成一个医学问题,而非法律问题来讨论。如果严刑峻法也不能完全制止罪恶,何妨让科学来试着帮帮小忙。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