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活在林中的鸟儿,要是能吃树叶的话,那不就不用为食物发愁了?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啊,请问你为啥不吃叶?杂食或食肉动物改行吃素,并不是史无前例,大熊猫就是一个。离我们更近的例子也有,1971年,以色列科学家内沃(Eviatar Nevo)在南斯拉夫的一个小岛抓了五对意大利壁蜥(Podarcis sicula),把它们放到另一个小岛上去。2004年,科学家们光顾小岛时,发现这些蜥蜴发生了令人吃惊的变化。原先它们的食物90%都是虫子,现在它们夏天的食谱中,61%都是植物。它们的小肠和大肠之间,出现了一个特殊的器官,称为“盲肠瓣”,里面寄居着可以分解植物纤维的线虫。短短33年,蜥蜴就从非肉不饱转化为荤素兼收。

  这世界到处都是花草树木,一张口就有得吃,看来吃叶子真是件好事啊,既然蜥蜴可以改口,为什么小麻雀不吃叶子呢?说起来,植物叶子一点都不好吃。它们含有大量水分和纤维素,既坚韧又没营养。吃植物的动物必须进化出一系列的特征来攻克难关。

  以牛为例,它有磨盘状的牙齿以利咀嚼,还有极端巨大且复杂的消化器官,它的胃有四个胃室,其中最大的瘤胃可容纳40升草料,肠子长达57米!除此以外,牛还让细菌及原生生物进驻瘤胃内,让它们协助分解纤维素。

  即使有这么强劲的消化系统,奶牛一天还是要花6小时来进食,靠多吃来弥补食物缺乏营养的缺陷,为了帮助消化,吃下去的东西还要吐出来再次咀嚼,称为“反刍”。

  吃叶子的利益巨大,但是,为吃叶子付出的代价同样巨大……

  虽然叶子是蛰于口而惨于腹,小麻雀不吃,还是有鸟攻破了这一难关,亚马逊雨林里的麝雉(Opisthocomus hoazin)就是代表作。

  麝雉的食物81%都是树叶,它的嗉囊容积巨大,内含分解纤维素的细菌,并有强壮的肌肉供磨碎树叶之用。一般飞鸟都有可观的“胸襟”——高高凸起的胸骨(称为“龙骨突”)和大量强健肌肉,作为飞行的有力“发动机”。麝雉庞大沉重的嗉囊,占据了龙骨突和胸肌的空间,再加上装满食物的嗉囊本身就是重负,这种鸟相当不善飞行,跟身姿矫健的麻雀燕子老鹰截然两判。

  吃虫子谷子肉类花蜜的鸟儿,因为食物更易消化和富于营养,胃肠的结构远比麝雉简单,飞行的负担减轻,消化速度也大大提高——蜂鸟从进食到排泄,只需一个多小时。一方面进的快出的也快,鸟儿可以随时“卸货”以减轻负担,另一方面,营养食物和快速消化提供的大量能量,也更能满足消耗极大的飞行要求。

  吃虫子的鸟要比吃树叶的鸟更适合于飞行。不过,对麝雉来说飞得快没多大意义,它们的食物就在嘴边,吃虫子的鸟才必须“上下而求索”。

  当我们说起“鸟”这个词,大多数人眼前浮现出的是身姿轻盈,飞行矫健,爱吃虫子的形象,实际上,善飞和吃虫子是相辅相成的。营养丰富的虫子满足了飞行的能量所需,飞行又为寻找虫子提供了可能,小小鸟要飞得更高,吃虫子就是比叶子更好的选择。(对原文有改动)

  

视频集>>

热词: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