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上周六(7月17日),良好的天气情况使喀喇昆仑山脉诸峰迎来了一次冲顶好时机。布洛阿特峰上的大量新雪虽迫使很多登山者下撤,那些坚守的在那的登山者却迎来了最终的胜利:两名斯洛伐克登山者沿常规路线成功抵达海拔8047米的峰顶;西班牙的BAT队沿新路线登顶布洛阿特峰中央峰;南非登山者Mike Horn和瑞士登山向导携手沿常规路线登顶。

  而与此同时在迦舒布鲁姆峰的一些登山者们也取得了登顶胜利:Radek、Peter和 Libor联手登顶II峰,哥伦比亚人Lucho Ossa拿下I峰;不过同在I峰的登山者Bowie和 Bolotov的遭遇却有很大不同,齐胸的积雪致使他们前进的步伐再次受阻。

  布洛阿特峰巴斯克新路线&连攀

  “这真是创造了历史,”巴斯克BAT登山队留守队员18日报告说,17日,在历经17个小时的艰难攀登后,Alberto Inurrategi、Mikel Zabalza和Juan Vallejo三人终于沿新路线抵达海拔8013米的布洛阿特峰中央峰,并在8000米山峰上成功开辟了首条巴斯克(巴斯克是西班牙的一个自治州)路线。

  18日,14座完登者Alberto从他们的露营地(安置在海拔7100米常规路线上的3号营地)下撤回来,并开始向主峰攀登以完成布洛阿特峰连攀。“最后的路段我真是累极了,胃还抽搐的疼痛。”Alberto说道,“幸运的是今天的攀登是沿常规路线,所以我可以跟随其他登山者留下的踪迹。”

  对于中央峰的攀登,该队伍表示这挑战比主峰困难很多。“我们计算错了”, Juan Vallejo说道,“本以为6个小时便可以登顶中央峰,但最后我们花费了15多个小时,主要是因为糟糕的积雪环境-本以为那天他有希望攀登主峰,但事实证明那基本不可能,”Vallejo回忆这次攀登过程中讲到,“相比之下,我们只得在高海拔临时露营过夜,这过程消耗了我们最后的一点体力。我和Mikel筋疲力尽,没有一丝力气了,但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前进。Alberto的惊人体力给我们树立了榜样,第二天早上,令人惊叹地他再次出发了并顺利登顶了主峰!”

  布洛阿特峰常规路线:Mike Horn、 Kobi Reichen登顶,斯洛伐克人尚未返回大本营

  “南非人Mike Horn和瑞士登山向导Kobi Reichen于当地时间(?)凌晨2点无氧登顶布洛阿特峰顶,”Horn网站成员报告说,“他们两人在离开海拔5000米的大本营后快速向上攀登,冲顶前他们只在3号营地(海拔7100米)停留了6小时。”

  据悉布洛阿特峰是Mike Horn继迦舒布鲁姆双峰之后的第3座8000米极峰,Kobi之前则完成了4座8000米极峰:卓奥友、希夏邦马(南坡速攀)、马卡鲁及干城章嘉峰。

  “Tomas Rigoci (40)于7月17日下午登顶布洛阿特峰,”斯洛伐克Marmota在其官方网站发布的短消息称,“Tomas是继Peter Hamor and Pavol Luptak之后第3位登顶喀喇昆仑山脉8000米极峰的斯洛伐克人。”

  迦舒布鲁姆II峰:捷克人登顶

  当地时间17日下午2点钟,捷克登山者Radek Jaros、 Libor Uher 和 Petr Masek通过卫星电话发回了他们登顶的消息,并于当天晚上下撤回3号营地宿营,次日回到大本营。

  迦舒布鲁姆I峰:冲顶路上过多积雪

  “巴基斯坦时间下午2:45,Don在电话中跟我们说,即使那天看起来是一个登顶好日子-无风、无云、无雪崩,他和Alexey仍然无法抵达峰顶”, Don Bowie家乡团队在官网上公布说“他们距峰顶只有100米远,能清楚的看到那里,但就是无法抵达;积雪齐腰深。当时他们的身体已疲劳至极限,已没有能力再去完成他们的目标。很遗憾,他们只能下撤至3号营地。短暂休息后,他们会继续下撤回到大本营。”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