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据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新的研究披露,在那些善于内省并会对其所做决定进行反思的人的脑中的某个特别区域会显得较大。

这种内省行为(或曰“对自我思想进行思索”)是人类意识的一个关键方面,尽管科学家们注意到,人的内省能力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这项新的研究将发表在9月17日刊的《科学》杂志上。《科学》杂志是由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这一非营利性科学协会出版的。

根据他们的发现,这个由伦敦大学学院的Geraint Rees教授所领导的研究团队指出,脑子的前额皮层前部(该部位正好位于我们眼睛的后方)的灰质容量是一个人内省能力的一个突出的指示器。此外,他们还说,与这一部位相连的白质结构也与这一内省过程有关。但是,人们仍然不清楚的是,在内省能力与这2种不同类型脑质之间的关系究竟是如何运作的。

这些发现并不一定意味着在该脑区域中具有较大灰质容量的人会比其他人体验过,或将体验更多的内省思索。但是,他们确实建立了在前额皮层的灰质和白质结构与个体可能体验的不同水平的内省思维之间的相互关系。将来,这一发现可能会帮助科学家们理解某些脑损伤究竟会如何影响一个人对其自身思想和行动的反思能力。

如果了解到这一点,人们最终有可能为诸如中风患者或那些遭遇严重脑损伤而又对其自身病情不了解的病人量身打造恰当的治疗方法。伦敦大学学院的Stephen Fleming是本研究的作者之一,他说:“举2种罹患精神病的患者的例子:其中一个人知道其所患的疾病,而另外一人则不知道其所患的疾病。第一个人可能会服用药物,但第二个人则不太可能服用药物。如果我们能够在神经学的层面理解自我意识,那么我们也许能够改变治疗方法,研发针对这些病人的训练计策。”

这一新的研究诞生于Rees的研究小组(该小组所研究的是意识状态)与伦敦大学学院的另外一个由Ray Dolan教授领导的小组(其所研究的是决策过程)之间的合作。Fleming与共同作者Rimona Weil一起设计了一个实验来测定某个人在完成一项作业时的表现以及其对他或她在进行该项作业时所做决定感到的自信程度。通过记录该研究的参与者能够如何精确地对其自身的决策做出判断,研究人员因而能够洞悉这些参与者的内省能力。开始的时候,Fleming和Weil招募了32名健康的实验参与者,并向他们显示了2个屏幕,每个屏幕含有6种有图案的斑块。然而,这些屏幕中的一个含有一个单一的比所有其它斑块都要明亮的斑块。研究人员让这些参与者找出哪一个屏幕含有较亮的斑块,并接着对他们的最终回答所感到的自信程度进行评分。

在实验之后,这些参与者的脑部会接受核磁共振成像(或称MRI)的扫描。Fleming和其他的研究人员所设计的这项作业是很困难的,因此实验的参与者永远无法完全肯定他们的回答是否正确。他们推断,那些善于内省的参与者会在对斑块做出正确的决定之后感到自信,而在对斑块做出不正确的决定之后他们会感到不甚自信。

通过对该作业进行调整,研究人员确保所有参与者的决策能力都与其他人不相上下,而仅有的差别是参与者对他们自己的决策能力的了解。Weil说:“这就像是那个“谁想成为百万富翁”的秀一样。那些会内省的竞争者在其对答案相当肯定的时候,他们会顺着他们的最终答案进行,而当他们不肯定的时候,他们也许会给一位朋友打电话。但是,那些不太能够内省的竞争者在判断他们的回答有多大的可能性为正确时,其功效性会较差。”因此,研究人员证实,尽管每一位的参与者能够同样好地完成作业,但他们的内省能力却是有相当大的差异。

通过比较每一位参与者的脑部核磁共振成像扫描,研究人员能够找到在内省能力与前额皮层的一个小区域的结构之间的一种相互关联。一个人的元认知或“更高层的思维”能力与一个人的右前额皮层前部的灰质量以及其邻近白质的结构有着相当大的关联性。然而,这些发现可能反映了我们的解剖存在着先天的差异,或另外一种可能性是,它反映了经验和学习对脑子的实体影响。后一种可能性提出了一个令人兴奋的前景,即可能会有一种通过开发这些前额皮层区域的可塑性的方法来“训练”人的元认知能力。

但是,人们还需要做更多的研究来探索内省能力背后的思维计算,然后才能将这些计算与实际的生物学过程联系在一起。Fleming说:“我们想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知晓某些思维过程,而另外一些思维过程却是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进行的。也许意识有从简单地拥有一个经验到对该经验进行反思等不同的层面。内省能力处在这一系列范围中的较高端。通过测定这一过程并将其与脑子进行关联,我们希望深入了解有意识思维的生物学。”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