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9月27日下午,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与当地政府和相关部门召开疏散协调会,部署“嫦娥二号”发射时居民疏散应急方案。记者了解到,卫星发射当天,以2号发射塔为圆心、6公里范围内,约2000名户籍村民将在发射前两小时内,必须被紧急转移。

  有毛毛雨也不影响发射

  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气象室高级工程师郭学文介绍说,10月份的发射窗口期,就在1日、2日、3日3天,如果当月不发射,就需要推迟到下个月了。”这几天,西昌一直是阴天。郭学文说,发射前8个小时的准备阶段,发射后火箭飞行的半个小时,都是关键阶段。他们预计,在9月28日左右,西昌依然可能下雨。但10月1日前后天气应该不错,发射没有问题。“万一发射当天有毛毛雨,也不会受影响。”

  6公里以内群众将被疏散

  西昌卫星发射基地坐落在冕宁县泽远乡境内,每次卫星发射前几天,当地政府都会应基地要求,对6公里以内的群众进行紧急疏散。

  “下午5点,基地召开‘嫦娥二号’发射前的村民疏散大会,会上公布疏散方案。”昨天下午,参加村民疏散大会的泽远乡乡长许俊洪告诉记者。

  在泽远乡政府大厅内,挂有一幅卫星发射时转移范围地图,该地图上标注了每次卫星发射时,所涉及需要转移的具体村庄。

  许俊洪说,参加此次疏散大会的部门很多,既有基地内各相关部门,也有凉山州政府、西昌市政府、武装部和当地公安部门。“我们泽远乡政府是这次疏散方案的具体执行单位,要负责发射基地6公里范围内的群众转移。”

  此次“嫦娥二号”卫星发射前两个小时,乡政府将负责转移5000余名群众。“离发射2号台2.5公里范围内,麻叶林、那基和东方3个村,2000多名户籍群众必须转移。”许俊洪说,“嫦娥二号”卫星飞行轨道确定后,飞行方向6公里范围内,约有数百名村民也将“就地疏散”,“整个撤离过程将在半个小时内完成,会很迅速。”

  泽远乡党委书记沈建国说,自从2001年担任乡负责人以来,先后十多次组织当地村民进行疏散转移,至今尚未发生一起因转移不及时,出现安全事故。

  村民不看发射看大片

  自1970年西昌卫星发射中心选择在泽远乡建立基地后,先后发射了59次卫星。

  “刚开始,老百姓还很好奇,发射时都会集中观看,但现在卫星发射很频繁,大家都已经适应了,我们现在即使组织他们看,都不会有人看啦。”沈建国说。

  在当地,不少群众都知道“嫦娥二号”即将在基地发射,但大多表示不会去观看,但会配合政府进行安全转移。

  “我们事先两天会按照疏散方案要求,逐户通知被疏散的群众,在发射前两小时内,将他们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并组织他们去看电影。”沈建国说,以前转移时,只要老百姓听说有电影看,会很乐意转移,“我们放映的都是国内大片,像《叶问》、《黄河之恋》等,战争片比较多一点,大家也都很爱看。”

  沈建国也坦承,作为此次“嫦娥二号”发射任务的疏散组织者,最近压力很大。“我们既要确保发射范围内群众全部被安全转移,还要防止转移后的村庄不出现火灾和盗窃。”为此,当地政府会组织200多名民兵和公安干警,在基地军方的配合下,对空置村庄进行巡逻,直到发射前半小时,才最后撤离。

  进展

  火箭待命冲天

  “经过4次总检查,目前各项技术参数显示正常,现在发射前的各项技术状态已经固化,处于待命状态。”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党委书记孙保卫接受央视采访时说,与担任“嫦娥一号”运载火箭不同的是,此次长征三号丙运载火箭高达97米,重达4600多吨“多增加了两个助推器,多了150吨燃料,飞行时间更长和飞行距离更远,技术要求也更高。”

  人物

  众“卫星”,护卫星

  发射测试站卫星空调组成员片刻不离把守“嫦娥二号”

  当“嫦娥二号”卫星安静地躺在测试间里,有一群航天人片刻不离地守在身旁。为了给她提供舒适、洁净、安全的环境,他们钻地沟不嫌脏、日夜守护不嫌累,如同老鹰般敏锐地观察“敌情”。

  他们———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发射测试站卫星空调组,被誉为卫星的“卫星”。

  地沟里蒸桑拿

  通往设备机房的通气管道是保证设备正常运行的枢纽。钻进地沟检查,确保管道状态良好是他们的日常工作。这是一项又脏又累的活,进去之前,都要用雨衣和雨靴把自己武装一番。地沟高半米,人得猫着腰行进,碰到有大片积水的地方,还得爬到管道上前行。

  黑乎乎的地沟有500多米,让初次进来的人很不适应。虽然有强光手电,但也只能看三四米远。最难耐的还是管道里的高温。为检查管道密闭性,之前要充上水蒸气,于是,在两头密闭的地沟里,他们得享受一天的高温桑拿。“感觉里面非常闷,一天下来,全身都汗湿了,内衣都能拧出水来。浑身也酸痛酸痛的。”参加多次管道排查的操作手马相羽深有体会。

  泡浓茶防瞌睡

  卫星空调组的主要工作是确保卫星测试大厅保持特定的温湿度。“卫星是宝贝疙瘩,对环境要求极高。尤其碰到恶劣天气,对温湿度影响很大,更得保持高度警惕。”组员周富强介绍说。他们一方面要时刻关注电脑屏幕数据变化,一方面要定时进行设备巡查,连一个螺丝也不放过。

  他们的岗位需要24小时坚守,3人3班倒。姚得欣轮班时间是凌晨1点到早晨8点。昼伏夜出的生活不仅辛苦,更要承受生物钟的颠倒带来的折磨。往往是用两周的时间适应了,又要进行轮岗值班。

  独自面对冰冷的机器长达8小时,对于值夜班的人来说,难免容易犯困。“给自己泡杯浓茶,不停地用冷水洗脸,不停地去设备间转转。”姚得欣用各种方法解乏。“晚上他从没打过瞌睡,因为每次我来检查时,就查看温湿度的历史曲线,都很平稳。假如他疏忽了的话,曲线就会起伏很大。”组长沈剑忍不住夸奖他。

  “老宁到,故障除”

  发射区地面技术勤务保障部助理宁群丁被誉为“活图纸“发明家”

  在托举“嫦娥”飞天的西昌航天城里,有一位航天人来自陕西铜川,从1984年西昌卫星发射场第一颗卫星发射升空起,就一直扎根在这大凉山腹地深处。转眼已过26年,参加卫星发射任务已达56次。获得各种荣誉20次,二等功1次,为航天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他就是宁群丁,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为“老宁”。

  都说“老宁”是个大忙人,白天想找他一定要去发射场区,肯定在塔架下;晚上找他一定要去办公室,肯定在加班。“嫦娥二号”发射在即,老宁也忙得跟陀螺一样,记者见到他时,连续熬了两个通宵,双眼通红。

  老宁的职务是保障部助理,负责发射区地面技术勤务保障工作。久经沙场,老宁能对工作原理、技术参数、性能状态做到“一口清,问不倒”,对塔架设备设施、管线布局甚至塔上数十万个螺栓的型号、分布情况了如指掌,被公认为是“活图纸”。

  “塔架上有啥疑难杂症就找老宁,包能解决!”大家都这么评价。

  记得某次任务中,临近发射,回转平台需要打开。节骨眼上,三联平台迟迟未动。所有参试人员的心一下揪起来了,专家连忙赶到现场,查看了电路、油路,一切良好。10分钟过去了,再不解决就错过“发射窗口期”了!

  老宁赶来了。只见他简单查看了一下后,立即查出故障所在——— 简单拨弄两下,平台立马又转动。大家夸他“火眼金睛”,老宁笑曰:“我熟悉这些设备跟自己身体一样,哪儿不舒服当然自个最清楚!”

  聪明“绝顶”的老宁刚40出头,头发掉了一大半。他自嘲说是用脑过度,因为他特爱琢磨,时间几乎全都给了发射场。这不,这几天西昌天气不好,十几层高的塔架上悬挂着数百条卷起的防雨布把塔架跟“嫦娥二号”严严实实地裹上一层外衣。

  此设计者正是老宁。虽看似简单,实则不然。为满足防雨布防水、防静电、阻燃等诸多要求,从设计到组材他都费了一大番功夫。光为准确测量塔身尺寸,他在塔架上来回爬了几十次。经七天奋战,他拿出了设计方案。防雨布现已接受多发任务的检验。工作26年的他很少回老家。他说,他离不开打了多年交道的塔架,离不开奉献了青春年华的深山沟。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