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如今,韩会浩已将“北京火流星”严密保管起来

  是否真是火流星?河南人韩会浩找到的石块引发纷争

  陨石是天外来客,它带着宇宙星体的珍贵标本,包含着太阳系天体丰富的演化信息,具有重要的科研价值。全世界的陨石样品仅有4万块左右,物以稀为贵,随着国外陨石收藏的盛行,国内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将其作为收藏投资项目。

  去年,名噪一时的“北京火流星”陨落在我省浑源县境内。北京火流星,是我国首次通过观测,推算流星陨落地点的一次尝试。

  今年3月26日,河南人韩会浩在媒体上发布自己找到了北京火流星的消息,引起舆论关注。但此后,事关火流星的信息销声匿迹,给人空留遐想。

  9月20日,韩会浩首次向本报披露了他寻找“北京火流星”的始末。

  烤罢肉串去“追星”

  2009年12月16日,北京、河北、山西等地数以万计的人目击了“北京火流星”的天文奇观,北京天文馆发动群众寻找火流星的踪迹,两月之后,媒体仍为之高烧不退。

  2009年12月16日22时23分,北京天文馆的摄像头拍下了一颗火流星陨落的视频。同时,北京、河北、山西等地数以万计的人目击了该流星划过天际的天文奇观。北京天文馆发动群众寻找该流星的踪迹。这颗流星因此被称为“北京火流星”。根据天文专家推测,该流星坠落于山西省浑源县唐庄村以南的三公里范围内。

  河南人韩会浩,长期以来在厦门市以卖烧烤为生,自封“厦门烤鸡爪一绝”。今年3月8日,他无意中看到了央视10套重播的“北京火流星坠落山西浑源境内”的新闻。有人曾对他说过,陨石的价值超过黄金。作为一个小买卖人,韩会浩一直梦想能过上更好的生活。他希望自己能找到这颗陨石。他用一个星期的时间,钻进网吧查阅资料。当他自信到了“看到陨石可以通过目测识别”的时候,他购买了帐篷、登山装、望远镜等野营设备,他带着一名徒弟乘车赶往山西浑源。一路上,他详细研究了浑源县地图,浑源县西南方3平方公里内无水源,这增加了他寻找火流星的决心。

  此前不久,浑源县经过大降温天气,到处白雪皑皑,积雪封山。北京天文馆专家两赴浑源寻觅火流星,最终都抱憾而归。

  3月16日,在浑源悬空寺之下的唐庄村,韩会浩扎了营。3月17日一早,他就带着徒弟上了山。这时,山上的积雪开始消融,大大小小的石头从积雪中露出头来。韩会浩说:“我来得时机好,如果早几天,漫山遍野的雪,什么也看不清;如果再晚段时间,雪都化掉了,还需要近距离查看,比较费劲。”机缘巧合,韩会浩每到一处,只需登上山顶,就能完成“搜索”目的。

  韩会浩说,他的这块“石头”是冒着生命危险找到的。3月18日,他们搜山时,爬上陡峭的山顶后,与两只野狼狭路相逢。随身带着的烟雾弹,救了两人的性命。“我多次失足滚落,一次,差几厘米就跌下了万丈深渊。还有一次,徒弟身体失去平衡,向下坠落,我立即出手拽住了他……几天来,我们睡在半山腰,渴了吃积雪,饿了啃方便面。因怕迷路,我们一边走一边还得插竹签路标,体力严重透支。”

  东遮西掩运“宝”归

  韩会浩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他对任何人都未透露此行的目的。在恒山主峰的一家道观里,当道士为他们端上一碗热腾腾的粥,询问他们为何而来时,韩会浩也忍住没说,只回答了句:“我们是来旅游迷路了。”

  3月21日,搜寻了一个星期后仍一无所获,韩会浩的信心越来越小。3月22日,他精疲力竭地爬下山,路过一片耕地时,看到白茫茫的雪地里有一块石头泛着绿莹莹的光。

  难道就是它?韩会浩欣喜地奔到石头前,细细观察。“它是浅蓝色的,表面上有火烧过的痕迹,有一个半篮球大小。旁边有一个撞击坑,中间深周围浅。”他用随身携带的尺子对坑进行了测量,长119×100厘米,深19×15厘米。

  韩会浩认为,从高空坠落的陨石,撞击的坑应该很深才符合常理。看到坑里的一堆玉米秆,他仿佛找到了答案。他搬起石头,石头下的玉米秆很新鲜,玉米秆边缘有断裂的痕迹。由此,他推断:“2009年12月16日这天,天寒地冻,这处地面上覆盖着厚厚的玉米秆,玉米秆上有很厚的积雪,火流星落下反弹出去,又落到旁边的土埂里,这个坑离撞击坑70厘米远,由于它再次着力,第二次砸出的坑并不深。而且,火流星坠落中心距浑源中学1973米,距唐家庄2000多米,距恒山1500米左右,正囊括在三公里的范围圈。”

  韩会浩断定,这就是“北京火流星”。他环顾四周,空旷无人,他仍将这块石头藏到一田埂下的土沟内,然后,趴在沟里,用手机向他哥哥汇报了喜讯。韩会浩的哥哥惊喜地指示:“快弄走!别让人看见了!”

  整整一夜,韩会浩搂着石头不敢睡觉。3月23日天刚亮,韩会浩到县城叫了一辆三轮车。开车的师傅奇怪地问他:“拉个石头干吗?”韩会浩紧张地回答:“回去搞雕刻。”

  韩会浩就这样从浑源安全转车到达太原,又从太原登上了去往福建的列车。同车的一位乘客看到他的石头说:“哇!该不是网上说的宝贝吧?”韩会浩心惊肉跳地把话题岔了过去。

  质疑鉴定求援助

  早前,专家推测这颗火流星陨石,大小在拳头和柚子之间。韩会浩发现的这颗篮球大的火流星,要专家鉴定后才有说服力。

  3月25日,韩会浩拨通了国内享有“陨石亨特”之盛名的专家张宝林的电话。“我说找到了火流星,他让我把照片给他传过去。我就将照片传给了他。此后,我和他再无联系。”

  韩会浩说,随之,有一北京人频频给他打电话,催他拿着实物到北京做个鉴定。“我悄悄地去了以后,才联系了他。我们在地质大学做了一个探针数据,我拿了原始数据,那个北京人复印了一份。他不说真假,只说你的这个不是火流星,顶多值100万元。我很失望,我觉得这块石头最少也得上亿元。我专门到北京天文馆看了陨石厅里的陨石,经过对比,我的石头和其中的月球陨石很相似。”“对于他们的结论,我表示怀疑。”韩会浩说,“我的石头和所有的普通石头都不一样,它干裂多纹,金刚刀切片切不动,坚硬无比,表面看是浅绿色熔岩,切面是银白色金属状,有磁性,闻一下有烧臭味,比重比一般石头重,不到两个篮球大,就近60公斤。”

  于是,他在网上四处寻找帮助,并认识了其他收藏陨石的爱好者。

  实际上,任何一个地质部门都有分析岩石成分的仪器,均可以从事这样的鉴定工作。采访中,一位地质部门的专家称:“随着陨石收藏增温,很多人拿自己的陨石来鉴定。但一旦鉴定确为真的陨石,结论告知他们后,就再也联系不上这些人了。”“2005年,一块新疆戈壁铁陨石被走私出国,国外一家网站公开拍卖,1000多公斤要价1000万美元。被鉴定者有了官方认证后,陨石就会被高价贩卖,流失到国外。再者,一个严肃的专业的鉴定程序走下来,长则一年,短也得几个月。需要国际命名和编号,进入国际陨石数据库的,还需要申报到国际陨石协会。”专家这样解释。

  中国陨石文化的倡导者和研究者、陨石收藏家徐淑涛先生却另有说法:“火流星陨落之初,中科院和北京天文馆号召大家去找。韩会浩找到后,国家却没有经费收购。张宝林老师也说过‘作为事业单位的天文研究机构,无法斥巨资购买陨石用于科研,也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收藏者个人也无心将陨石捐献。”“当初,我几公斤几公斤地邮寄给科研机构要求鉴定,得到的答复多为:不是陨石!那样本为何不退?理由是作为疑似保存。大量的陨石收藏者不满意这种鉴定模式,于是寻求私人鉴定。另一方面,是国家相关部门不重视保护陨石资源。新疆橄榄铁陨石被盗,国家不重视。去年,湘潭铁牛埠6块陨石失踪,依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而一些民间的陨石经营者,通过各种手段往国外走私陨石,塞鼓了腰包。”

  徐淑涛认为:“陨石鉴定困局,资源流失让人痛心。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简单化透明化的鉴定程序,规范化权威化的鉴定机构。有关部门为收藏者鉴定陨石,出具证书。鉴定者可以提供样品供科研所用。”

  真假辩论起硝烟

  今年5月15日,中国(临沂)第二届陨石文化交流会开幕,陨石收藏界的80余人参加了会议。网友告知韩会浩这是一次陨石专家云集的会议,韩会浩满怀希望,赶往山东参加陨石交流会。

  会上,他讲述了自己发现“北京火流星”的过程,并展示了实物。

  石油大学教授周家顺和韩会浩就是在这次会议上认识的,会上,他抄录了韩的探针数据,返回学校分析后发现结果惊人。于是,他主动与韩联系,并承担起了鉴定工作。

  与此同时,网络上针对北京火流星的口水战也硝烟四起。

  “你的那块石头根本就不是陨石,谁说是陨石卖谁去,就这么简单!祝你和那些临沂的骗子合作愉快。”网友jimotaiyang这样说。

  双方骂声一片,最后演变为人身攻击。

  “北京火流星陨石外部没有融壳,切面蓝绿色,许多空洞,上面分布着许多熔融后凝结的金属颗粒,如同将熔化的锡洒落其上,从外部看如同火山熔岩,完全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陨石。该陨石主要由二硅化铁、鳞石英、碳化硅、单晶硅、和石墨组成。”这份鉴定报告被周家顺公布到了网络上,有着极高的点击率。

  “敢把所有的检测数据和检测结果公布在网上,就经得起任何人的质疑。那是货真价实的东西,如果流出国门,是中国的悲哀。如果当白菜捐了,那是韩会浩的悲哀。”周家顺这样对记者说。

  韩会浩手中的石头究竟是不是“北京火流星”?很多陨石爱好者表示:尚需更为权威的机构验证。

  陨石流失需重视

  资料显示,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陨石的国家。我省灵石县就是以陨石命名的县城。

  徐淑涛称,全国每年在沙漠里搜寻陨石的有3000余人,这些人是专业的“陨石猎人”,目前,国内的陨石价格是500克1000元到2000元不等,而国外的价格要高10倍。这些人出入于国际交易市场,以此养家糊口。而在内地寻找陨石的也有5000余人,他还透露,山西也潜伏着30多名陨石收藏者。

  5月16日,在北京科技周上,张宝林老师谈道:“既然陨石市场化已是无法回避的历史潮流,那么国家有关部门就可以效仿国际上管理陨石的经验,以及国土资源部的《古生物化石管理办法》,制订一套陨石管理办法。这套办法,应当既能鼓励人们去寻找陨石,又能保证天文机构正常的科学研究。具体来说,我建议每一块陨石被寻获之后,寻获人都必须将20%的陨石无偿捐献给学术机构进行研究;剩下的那部分陨石,则由有关部门登记,并分析罕见程度,然后拿到市场上出售。当然,一些较为罕见的陨石,虽然可以买卖,却不能带出国境。”

  张宝林老师的这个提议,被很多陨石收藏者看做若能实施,实是解决目前陨石收藏交易乱局的一剂良药。

  9月20日,韩会浩的陨石探险队已发展到了十余人。这天,韩会浩在海南“猎星”,又找到了一块小陨石。韩会浩在博客上提到:“如果国家要,我打八五折;如果美国要,我一分不少。”

  像韩会浩一样的陨石猎人们,寻找到的陨石最终会流向何处?如果流往国外,足以说明国内陨石交易市场存在的问题非常严重。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