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在搁置了近30年之后,中国有关专家重新建立起对中部原始林区神农架进行“野人”考察的研究组织,并正筹划对神农架“野人”进行一次大规模科学考察。

  75岁的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考古人类学家王善才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希望通过这一次的科考“给长久以来的争论一个交代”。

  身高2米以上、全身红棕毛发、直立行走、抓住人会大笑不止……自上个世纪以来,神农架就一直流传着神秘的“野人”传说。

  长久以来,“野人”这种许多目击者口中的“人形动物”,与北美洲的“大脚怪”、中国西藏地区的“雪人”一样,成为世界未解之谜,吸引着世界各地的科学家、探险家和游客深入丛林寻找。

  “与以往的考察不同,这一次我们希望采取更为先进的技术手段进行探索,加快解开‘野人’之谜的步伐。”王善才说。

  目前,他们正与三峡大学共同研究,如何在野外能够长时间保持能源的视频设施,以对“野人”可能出没的重点线路、洞穴进行全天候监控。

  2009年11月,在王善才等专家的努力下,“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恢复成立,并于今年4月正式启动,目前已有会员一百多人,王善才目前担任研究会副会长。

  王善才表示,此前的考察以搜山为主,没有足够重视栖息地、洞穴的搜索考察,走了很多曲折线路,今后的考察重点将是洞穴。“现在神农架还有几百公里的广袤丛林没有人进入过,搜寻‘野人’有很大空间。”

  “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的另一位组织者、现任神农架林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罗宝生也对新华社记者表示,经过多年的考察研究,专家们已基本锁定了“野人”活动频繁的三个重点区域,所以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将组织三支考察队同时进山考察。

  神农架自然保护区位于中国中部的湖北省境内,是全球中纬度地区唯一一块保存完好的原始林区,这里因为拥有大量第四季冰川留下的植物“活化石”,而被称为中国冰川时代的“诺亚方舟”。同时,这里还拥有金丝猴等大量珍稀动物,是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永久性示范地。

  两千多年来,中国许多典籍如《山海经》《淮南子》《本草纲目》等,均有关于这一地区“毛人”“山精”“野人”的记载。当地的清代志书中也有这样的记录:“房县城南(即神农架),高险幽远,四面石洞如房,多毛人,修丈余,遍体生毛。”这与近年来目击者描述的“野人”遍体生毛、身材高大、直立行走的形态非常相似。

  搜集“野人”资料已有30多年的王善才说,自上世纪以来,有400多人声称见到过“野人”。这些目击者既有当地的农民、工人、军人、公务员,也有来自外地的新闻记者、探险家、旅游者。最近几年里,“野人目击事件”仍然不断被报道出来。

  “湖北省野人考察研究会”的另一位组织者陈连生,也是一次著名的“野人”目击事件当事人。1976年5月14日凌晨,陈等一行六人驱车经过一个叫椿树垭的地方时,遭遇了一个“人形怪物”。

  “通身红毛,前肢短,后肢又粗又长,眼睛像人,嘴巴突出,耳朵竖着,估计是女性,因为乳房很大”,陈连生这样描述当年所见,“六个人都下了车,准备包围它,有人还拣了块石头砸它的屁股,它跑进丛林里就不见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神农架报告多起目击“野人”的事件,引起了中国科学界的关注。从1974年到1981年,科学家们先后三次组织对神农架进行大规钠学考察,并获取了奇异毛发、脚印、粪便和睡窝等间接材料,但没有找到更有力的直接证据证明“野人”的存在。

  此后,有组织的考察活动基本停止。但是,一些科学家、探险家仍然热衷于对神农架“野人”的探究。

  王善才主持过多个历史时期古遗址、古墓葬的考古发掘,也是神农架“野人”考察的发起者和组织者。尽管30年前的考察没有获取足以令人信服的“野人”资料,但王善才一直没有放弃,并努力推动新的有组织的考察活动。

  罗宝生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正向社会广泛募集资金,寻求技术支持,之后将向全球招募探险人员,并适时启动这次大规钠学考察活动。

  据王善才介绍,经北京、上海和武汉三地多家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分别对神农架以前发现的奇异毛发所作的鉴定,得出的结论基本一致:它们既不属于猩猩、大猩猩、黑猩猩和长臂猿四种大猿的毛发,也不同于人类的毛发,但更接近于人类。

  不过,也有科学家对“野人”考察持不同意见,认为“野人”只是一个传说,不值得去考察,而一年前的华南虎照片造假事件等也让许多中国专家及公众对此事持谨慎态度。

  对此,王善才研究员认为,“‘野人’是个重大学术问题,野人考察是科学、严肃的事,既不可轻易肯定,也不可轻易否定,重在实地考察。不能不做考察就下否定的结论。”

  已经从新闻记者岗位上退休的陈连生则表示:“不管能不能发现‘野人’,我认为这种探索精神是值得肯定的。”但他强调,野人考察,不能道听途说,更不能弄虚作假。

  “如果证实了‘野人’的存在,对揭示人类的进化历史意义重大。”王善才说,“即使发现的直接证据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而是一种从未发现过的奇异动物,那同样很有价值,对中国历史文献记载及人们所看到的也是一次澄清。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