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外滩画报10月14日报道 内蒙古克什克腾是个名人辈出的地方。如果按照蒙古语的译音,克什克腾又可以译为“怯薛丹”,意思就是禁卫军,指离部落首领最近的那些军人;这片土地之所以能被称为克什克腾,就是因为,这里曾产生过无数蒙古最优秀的军人。成吉思汗的元妃孛儿帖,也诞生在这一带,她的父亲是当年弘吉剌惕部的首领。

  铁蹄马,就是出产在那里的一种蒙古马,它与著名的乌珠穆沁马、上都河马,并列为蒙古马的三大名马,传说曾是成吉思汗禁卫军的专用马匹。

  禁卫军专用马的式微

  在《克什克腾旗志》中,记载着这样一段关于铁蹄马的传说:“千里疾风万里霞,追不上白岔的铁蹄马!”而当它参加比赛,“马身一纵,颈一伸,四蹄甩开飞也似的向前追去。乍看如闪电,再瞧似旋风,后蹄踢起的山石有碗大,在半空飞舞,看的人都惊呆了。同呼:‘真是铁蹄一般!’”

  铁蹄马最初出现在内蒙白岔沟。在一篇专门介绍铁蹄马的资料里,曾有着这样的记载:“内蒙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有一条白岔沟,沟长300余里,沟内小山环抱,乱石遍布,道路崎岖。但白岔沟里水草丰美,气候宜人,正是这样得天独厚的环境培育出了白岔铁蹄马。

  白岔铁蹄马的绝活是蹄质坚硬,不易裂缝,在乱石遍布的崎岖山路上也如履平地,而且不但可以供人骑乘,拉车用挽也是一把好手,因此得了‘白岔铁蹄马’的美称。”

  白岔铁蹄马因蹄质坚硬而得名。铁蹄马又称踔蹄马,蹄小而立,敦厚而圆,色如墨玉,无论在什么道路上行走都无须装蹄铁(挂掌),特别适应在石头较多的山道上行走,爬坡下梁不纵不跳,行走之平稳,是其他马所不及的。铁蹄马身材短小,耳尖颈曲,鹿腹斜尻,后腿奇长,是典型的蒙古走马型。据记载,1948年白岔区一匹铁蹄马从当时区政府吕家沟门出发,当天到了巴林左旗林东镇,一日行程300公里。

  然而,这种传奇般的动物现在面临绝种的危险。铁蹄马不是野生动物,怎么会在宽广无垠的大草原上消失,甚至绝种呢?一开始,听北京天下溪咨询中心的吕妍和周维讲起内蒙克什克腾旗“铁蹄马”故事的人,都不敢相信她们说的话。

  然而,这种“蓝血”蒙古马真的有可能濒临灭绝,不管它是不是长着“铁蹄”。因为草原觉得它没有用了。那些蒙古马最开始从农区消失,现在除了极少数的地方有人用马拉车、耕地之外,几乎没有地方需要马。

  本来牧民养马,是不在乎它们有用无用的。马、牛、绵羊、山羊、骆驼,五畜,他们想养多少就养多少。因此,马即使无用,他们也会养着,因为马是草原精神的象征,是草原自由宽广博爱的表现。但现在马的新政策首先要求将马全年圈养起来,接着又要求一家最多只能养一匹,而且必须是骟过的公马。等这匹马老了,死了,自然不会繁殖出下一代来。这样,马就像穷困潦倒的男人一样,由于娶不了媳妇,自然难以繁衍。

  两个牧民要顶风保护铁蹄马

  克什克腾旗牧民宝音达来与阿拉腾,开始只是凭直觉要保护铁蹄马,只是没资金支持理想。

  春天是买马最好的时候,这时候的马,由于一个冬天都吃得不太好,身体虚弱,性情也相对懦弱,比较好调养,比较容易换新主人。然而,他们没有钱,等他们下了决心,借高利贷去买马来保护的时候,已到了夏末秋初。

  宝音达来和阿拉腾在2008年就想要保护铁蹄马。他们自以为很聪明地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在当地成立马文化协会。马文化协会在2009年8月初成立了,成立时还举办了那达慕大会,有240多个牧民成了会员。

  然而他们很快就发现,马文化协会根本无法阻挡限制养马的政策。

  出自克什克腾旗政府的政策说,马会破坏草原,因此必须全年圈养。而且马也已经没什么放牧的用处了,因此一家一户最多只能养一匹马。如果发现马没有圈养,其他人有举报的权利。“旗生态办公室”、旗草原站一旦发现谁在养马,就可以对其实施罚款。一匹马发现一次,罚款300元。

  宝音达来和阿拉腾家里都养着几十匹马。但这些马都不是铁蹄马。他们因为养这些马,经常被罚款,有时候,一年要被罚一两万元。

  成立马文化协会没用,政策很快下达到所有的地方。

  克什克腾分为林区、农区和牧区,相对来说,农区和林区的政策执行起来要严格,而铁蹄马的主产区恰恰是在克什区腾南部的一个白岔沟里,这个地方主要是农区。当地人为避罚款,开始大量出让铁蹄马。

  其实这个地方的铁蹄马过去也不是由农区的人们养着,当年这里有北京军区红山军马场,但现在这个军马场也消失了,所养的马改在农户家里寄养。而限制养马的浪潮,正从南向北,从农区向牧区,不紧不慢、不依不饶地推进着。

  按照宝音达来和阿拉腾的估计,最多到2011年,克什克腾旗所有的地方,都将很严格地执行限制养马的政策。而铁蹄马的数量本来就在逐年下降,最多几百匹,如果没有人去及时把其收留,很可能在一夜之间从克什克腾草原上绝根。

  “就像草原上的狼似的,不经意间,就从你眼前消失了。”宝音达来和阿拉腾说。他们,一起高利息借了6万元高利贷,买了16匹马,放养在自家牧场上,这是他们能力的极限。

  他们很清楚在这个时候冒险买马的风险,因此决定所有的一切都由二人共同承担。他们想好了,哪怕把自家的马群卖掉,也要留住这些铁蹄马。16匹太少,要正常繁衍下去,有30匹左右是比较理想的,如果有钱,他们准备去收购更多铁蹄马。

  宝音达来和阿拉腾德努力吸引更多人关注铁蹄马,其中也包括像“北京天下溪咨询中心”这样的环保组织。吕妍和周维都在这一组织中的“人与草原网络”项目里工作,宝音达来的家是他们观察草原变化的一个重要“哨位”。

  今年8月,吕妍来到宝音达来家时,意外看到门口停着一辆车,车上装着7匹铁蹄马。宝音达来和阿拉腾正在蒙古包里休息,那是他们刚刚从南部农区收来的第二批马。

  细心的吕妍很快就知道了他们借钱保护铁蹄马的故事。一回到北京,她就开始写文章,并在另外一个环保组织“达尔文自然求知社”里作了一次讲座。听到这个故事的人无不感动,觉得都应当一起来做些什么。

  他们准备为宝音达来募捐10万元左右,一是帮他们再购买一些铁蹄马,以便形成可繁衍的种群;二是想帮他们争取特殊政策,允许他们自由养育这些马,因为马是一定要自由地生活在草原上的。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