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7月底增发,9月底大股东即减持,彩虹股份(600707.SH)的举动让市场颇为讶异。

  10月18日,彩虹集团总经理兼彩虹电子(0438.HK)、彩虹股份董事长邢道钦通过媒体向市场喊话,称彩虹股份的控股股东彩虹电子的减持只是一个单纯的财务行为,也是一次短期行为, 彩虹电子会根据发展需要,在适当时机增持彩虹股份A股股份。

  7月30日,以11.25元成功定向增发3.16亿股,斥资35亿元在合肥、张家港建设高世代TFT-LCD玻璃基板项目,被资本市场视为彩虹股份历经行业变局风雨后的华丽转型。

  尽管在金融危机和液晶电视双重冲击下,公司原有主营业务(CRT显示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于2009年急剧衰退,但彩虹股份定位于TFT-LCD玻璃基板业务转型的定向增发依然受到了市场的热烈追捧,11.25元的增发定价整整较6.6元发行底价高出了70.5%。

  定向增发方案正式获批后,彩虹股份股价迅即凌厉上攻并一度创出20.59元的历史高位。

  然而,彩虹股份股价飙升动力和市场为之欢呼雀跃的激情很快被大股东减持股份公告冲击得烟消云散,自减持公告发布以来,彩虹股份股价逆势大跌近20%。

  大股东玩起“左右互搏”

  对定向增发及公司未来业务转型抱有无限憧憬的投资者而言,控股股东彩虹集团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彩虹电子)在二级市场公开减持彩虹股份股票无异于晴空霹雳,尤其是在公司刚刚成功完成定向增发的敏感时间窗口。

  9月29日,彩虹股份发布《关于股东减持股份》的公告,称第一大股东彩虹电子自2010年8月19日至9月29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竞价交易系统减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7310970股,减持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

  彩虹集团和彩虹电子为何学习起金庸小说《神雕侠侣》中的“周伯通”,玩起了“双手互搏”的游戏呢?须知周伯通创下这门武功,那是因为穷极无聊所致,难道彩虹集团和彩虹电子也同样“穷极无聊”?

  深圳某私募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大股东减持对市场而言始终是一个负面信息,对彩虹股份来说更是如此。上市公司刚刚完成增发,大股东随即在市场上减持套现,这不能不让人多想。”

  在这位私募基金经理看来,彩虹股份大股东减持是在敏感时刻干了一件不受市场欢迎的事情。

  事实上,彩虹股份大股东减持股份的时机敏感并不仅在于上市公司刚刚完成定向增发后不久,而在于其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实施减持的时机选择非常微妙。

  7月26日,彩虹股份定向增发完成,以每股11.25元的价格定向发行3.16亿股,其中彩虹股份、彩虹电子实际控制人彩虹集团以10亿元现金认购8888.89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2.06%。

  8月25日,彩虹股份发布信息披露义务人为彩虹集团的《彩虹显示器件股份有限公司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下称报告书),称彩虹集团认购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是基于对上市公司经营理念、发展战略的认同及对上市公司未来发展前景的看好,在未来12个月内,仍将可能根据资本市场以及上市公司的情况择机继续增持彩虹股份的股份。

  大股东的实际控制人以现金认购一定比例的股份,是上市公司定向增发约定俗成的惯例。尤其是大股东承诺未来增持,更是增强资本市场信心的重要保障。

  然而耐人寻味的是,彩虹集团签署的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墨迹未干,彩虹电子便开始在二级市场公然减持彩虹股份,甚至在彩虹集团正式对外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前,彩虹电子就已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而彩虹集团未来12个月择机增持的郑重承诺,也就成了彩虹电子得以较高股价减持的绝好烟幕布弹。

  需要说明的是,彩虹电子、彩虹股份同属于同一控制人彩虹集团,如彩虹集团承诺增持为其真实的意思表示,那么这一战略意图对彩虹电子的行为应该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和约束力。

  但令人遗憾的是,彩虹电子减持彩虹股份的行为与彩虹集团的意志却是背道而驰的,难道彩虹集团择机增持的承诺只是简单地表明一种姿态吗?

  据市场研究人士透露,彩虹集团和彩虹电子之所以玩起“左右互搏”,主要是因为彩虹电子缺钱,彩虹电子的光伏生产线今年形势很好,接到很多订单,但是缺乏资金,为了解决资金问题,不得不抛售彩虹股份来筹集资金。

  “订单危机”困扰彩虹

  在第一大股东彩虹电子减持公之于世之前,业内的行业研究员几乎一致看好彩虹股份的转型前景。

  然而时至今日,公司的全部业务收入来源依然为彩色显像管,彩虹股份年初制定的2010年经营目标为全年实现彩管、玻璃基板销售收入13.57亿元,现如今看来,期望玻璃基板业务年内对公司业绩形成贡献正在显得越来越不现实。

  实际上,除了大股东抛售造成的恶劣影响之外,彩虹股份已经开始遭遇困难,由于迟迟拿不到订单,一些持有彩虹股份的机构投资者开始动摇。

  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中航光电方面原计划在9月份向彩虹股份下订单,采购其玻璃基板,但是在检测过程中发现玻璃基板表面灰尘超标,导致中航光电等买家不敢下单,彩虹股份的产品认证可谓是一波三折。

  “由于国内的液晶面板生产商没有清洗设备,所以他们不敢下订单,但是台湾方面的生产商则有清洗设备,理论上可以购买彩虹的产品。”

  实际上,台湾方面的奇美也与彩虹进行过接洽,但由于彩虹的产品线不全,只有TFT-LCD的5代线,没有8.5代线,台湾厂商担心,万一采购了彩虹的产品,康宁(目前占据全球玻璃基板60%市场份额的巨头)不卖8.5代线的产品给他们,这将直接卡断他们的货源。

  “所以,彩虹目前最大的困境是拿不到订单。拿不到订单,一切的承诺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根据记者调查,由于订单问题,一些机构投资者已经在抛售彩虹股份的股票。据了解,截至2010年7月13日,持有彩虹股份905万股的华夏优势增长基金,已经在上周抛售了大约200万股,而其他基金公司的一些基金经理也开始动摇,“主要是投资总监压着没动”。看来,彩虹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此外,从产业层面上看,彩虹股份的玻璃基板技术壁垒正在被打破。打破这个壁垒的,正是彩虹股份旗下陕西彩虹电子玻璃的股东——河北东旭。

  河北东旭在显像管时期就已经参与彩虹电子玻璃的相关采购事务,而且随后也参与了电子玻璃玻璃基板的一些工作,很有可能接触到其核心技术。

  增发前占陕西彩虹电子玻璃有限公司5%股权的河北东旭投资集团,已经成为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宝石A(000413.SZ)控股股东宝石集团的第二大股东。

  2009年10月31日,河北东旭以其拥有的石家庄旭新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旭新公司”)的股权或货币对宝石集团公司进行增资,增资后占宝石集团公司注册资本的47.06%。

  根据报道,河北东旭在石家庄总投资107亿元,主要建设液晶玻璃基板生产线和液晶面板成套设备生产线,无疑将与彩虹股份的TFT-LCD项目形成正面竞争。

  除此之外,彩虹股份在国内还有另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昆山龙腾光电有限公司。

  据了解,龙腾光电于2005年7月12日由昆山经济技术开发区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龙腾控股有限公司共同出资成立,是国内第三家第五代TFT-LCD生产厂商。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