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乾陵石狮

献陵(唐高宗李渊陵)石犀

中国石牛多以卧姿出现

  天府广场钟楼下埋着成都千年瑞兽,经本报报道后,在成都文史界激起轩然大波。

  昨日,曾经独家勘探过瑞兽的 “关键先生”芶治平登场,他不仅是来证实瑞兽存在的,他还告诉记者:印象中的成都,迄今为止,仅此一只。

  而中国当代文博专家、成都永陵博物馆工会主席马文彬说:何止是成都仅此一只!全国的数量也能用一只手数完!

  这只瑞兽的身价既然如此不菲,当初它怎么就被因为搬不动这样的原因,当场回埋了?

  [瑞兽的价值]

  如是狮子当属全国第二

  “如果钟楼下的神兽被挖掘出来时,证实是石狮,那么可以推断其是头千年神兽。”马文彬说,王建当年是将狮子门改为神兽门的,也就是说,王建自称皇帝前,这2头神兽便已存在,而王建称帝属于五代,五代之前是隋唐,再往前是南北朝大乱世。“至于究竟是之前的唐朝,还是隋唐,还是更早,这个就无法推断了,但最晚也应该是在唐代。”马文彬认为,按照王建称帝时的前蜀公元907年开始算,这对石狮至少也已有1103年历史。

  而如果按照唐代石狮来衡量它的价值的话,这应该是中国目前发现的价值仅次于乾陵出土的石狮,可排名中国第二。

  乾陵是什么?那是武则天和唐高宗李冶的合葬之墓!

  [瑞兽的猜测]

  狮子说:狮子才能压台

  持论者:中国当代文博专家、成都永陵博物馆工会主席马文彬

  “钟楼下的瑞兽不是石象,因为象一般只放在墓陵,而石狮能压台!”马文彬对于钟楼工程师车凡英“石象”的说法给予了否定。

  马文彬说,北宋宰相张商英的胞兄张唐英所著的《蜀梼杌前蜀先主》有记述,在天复元年(公元907年)十月,也就是王建称帝时,他下令将当时皇城内唐代遗留下来的西川节度使衙门堂宇改为宫殿……同时写明将叫狮子门的地方改叫神兽门。王建住进蜀王府后,其妃花蕊夫人留下的《宫词》中,有“亦从狮子门前入,旋见亭台绕岸边”一句。

  “综合这点史实和唐代‘狻猊镇角’之说,‘狻猊’指的就是形象为狮子的神兽,它们可以‘镇角’,即压台。”马文彬说。

  犀牛说:成都石牛最多

  持论者:四川省文史馆研究员冯广宏

  四川省文史馆研究员冯广宏,也有自己的看法,根据在成都考古界摸爬滚打的实践经验,他同时否定了石象和石狮的说法。“狮子、大象的说法,我对此持怀疑态度。 ‘青狮石象锁大江’是佛教的说法,而自五代至清朝,成都道教风行,而道教认为石犀牛、石牛能镇妖。”冯广宏随后说到:一直以来,成都的地下,最不缺的就是石牛!

  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从望江楼附近的府河就挖出了石牛,况且,现在成都的石牛河里面至少还能找出7头石牛。“所以我认为钟楼下的瑞兽应该是石牛或者石犀牛。”他说。

芶治平

  [勘探故事]

  芶治平是谁?他就是当年曾独家勘探过瑞兽的人。当年供职成都市文物管理处的他,知道为什么这只瑞兽会被发现后又“活埋”了。昨日下午1时,记者见到了已九十高龄的芶老,见到记者后,他开宗明义地说道:“钟楼下挖到的石兽嘛,就是我去看的。”

  没钱没机器只有埋回去

  它躺在好几米深的坑里

  1973年,芶治平先生刚过半百,被调到了新近成立不久的成都市文物管理处。在这里,他很快遇到了一件让自己后悔了半辈子的事。

  工地发现瑞兽那天,他就接到消息,赶到了施工现场。“我到时,地基已经挖开了,那个坑好几米深,人下不去,只能趴在坑边上勘查。”芶老回忆说,瑞兽只露出腹部,但还是能观测出兽形,“比牛还大”。“从表面看,有棱角,没有花纹,保留了石头的本色。”虽一直无法确认瑞兽为何物,但芶老表示,这种大型石刻装饰物,往往是皇宫的东西。钟楼片区在五代时期为皇城所在地,遗留下瑞兽,也并非不可能。

  那么是谁把这个在地下郁闷了千年的可怜家伙又埋了回去?

  3000元就难倒了千年瑞兽?

  芶老说,当年文物部门是非常希望能把瑞兽挖出来的,但建设单位表示“埋得太深,东西太重”,而且那时候没有大型机械设备助力,挖掘太困难,再加之钟楼修建又有工期,文管处于是做出了“就地回埋”的决定。

  对于这个挖掘困难的说法,记者随后采访到的中国当代文博专家、成都永陵博物馆工会主席马文彬,却有一个更精确的答案:3000元。

  马文彬说:“据说因为当时有关部门和施工单位面对3000多元钱的处理经费为难,也没有大型机械,没人愿意牵头把它清理出来。”

  于是,瑞兽只能再次回到大地母亲的怀抱里睡觉。“这确实是个遗憾。”芶老说。

  挖出瑞兽时请让我看看照片

  1986年,66岁的芶老从成都市博物馆离休,淡出考古界,在家编纂文史书籍,日子过得很恬淡。但37年前回埋的瑞兽,却成了芶老近30年考古生涯中的最大憾事。

  老人当年没把它弄出来,却也没让它就此销声匿迹。

  而引出这段瑞兽传奇的那本《成都城防古迹考》中,就有芶老的功能,“当年省文史馆编纂的人专程找到我,核实过这段情况。”正是芶老的那一番描述,让这只石兽纵使再次被埋,却没有再次被遗忘。

  芶老对记者说:“如果能挖出来,记得拍一张照片给我,我走不到现场去了,看看照片也高兴啊。”

  [文物部门]

  37年前,因种种原因限制,重见天日的石兽再次深埋土中;37年后,挖掘、保护在技术上已经不存在问题,石兽的命运,是否会因此出现转机?

  “有没有,都必须勘探”

  成都市博物院副院长江章华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和《成都市文物保护管理条例》,在本市行政区域内进行大型基本建设时,建设单位应事先会同市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在工程范围内有可能埋藏文物的地方进行文物调查或勘探工作。

  任何单位或者个人发现文物,应立即停止施工或局部停工,保护好现场,并及时报告当地文物行政主管部门,建设单位应积极配合考古发掘单位,及时进行清理发掘,“有没有,都必须勘探,如果发掘到石兽,将放到成都市博物馆里保存。”

  新闻回放

  《天府广场钟楼脚下埋着成都千年瑞兽》

  两位文人自发寻找当年天府广场钟楼下——传说中的成都千年瑞兽。几经周折,终于从当年工程师车凡英口中得知,这一说法完全属实。据车凡英说:那是一只石象,在1973年钟楼修建时,被发现后又遭就地回埋,并且当起了地基。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