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秋天的深夜到罗马,入住罗马火车总站旁边的黄色旅馆,领到一张邮票大小的“欢迎”酒券。我收拾停当,去吧台换酒喝:“杰克加冰。”左右立刻围拢来手持各种酒的各色游客。大家按照游客们交谈的经典套路打开话题:你从哪里来,计划待多久,去了哪里,还要去哪里,天气怎么样,小伙子怎么样,姑娘怎么样。套路话题很自然转为文化、情感和生活,酒杯和酒瓶子渐渐探底。“为人人都去翡冷翠干杯!”“为人人都去罗马干杯!”“为人人都去意大利干杯!”旅游唯一提示:谦虚使人进步,请给意大利多留些时间。


罗马----威尼斯广场

  台伯河边亲近帝都

  罗马,万城之城。

  圣彼得大教堂和西斯廷小教堂当中,有我们奉为一切审美标准之源泉的数不尽的杰作,比如万众敬仰的米开朗基罗雕塑《哀悼基督》和天顶画《创世纪》。城中还有很多花四天时间都不一定能看完的古迹,比如最有名的斗兽场和最受欢迎的许愿泉。


“许愿池”,是罗马境内最大的也是知名度最高的喷泉。喷泉的装饰花了三十年时间在1762年完成。

  但我对自己的奖赏是,除了向先贤致敬,一定要浪费一点时间,从圣波波罗广场上品巧山。圣波波罗广场,也许是“当下”所有大城市中“双球一柱”景观的鼻祖,是东施的偶像西施。品巧山上有贝佳斯博物馆,内藏教科书级的巴洛克时期艺术珍品。在品巧山的观景台,远眺圣彼得大教堂的穹顶和“上帝的怀抱”广场。

  既是休假,就再浪费点时间,去古赛车场和台伯河边跑步。台伯河两岸有宽阔的河滨大道,一侧修了自行车道,一侧完全荒着。只有最基础的市政维护,没有任何装饰,甚至不那么光鲜。走出辉煌的、繁复的、吵闹的、文明的街道和广场,沿着涂鸦遍布的石阶下到河岸边,罗马城突然和你一起躺倒,变成了你的“身边人”。


花之圣母大教堂

  大卫之城就叫翡冷翠

  翡冷翠,意大利语就这么念,Firenze。一些会说英语的意大利人,有时也忍不住告诉你,英语中这个美丽的古城叫佛罗伦萨。但我愿意学这个意大利词语。

  翡冷翠城中最有名的景点之一是圣母百花大教堂,就像伦敦的大本钟,是不可能躲过去的美景。城中必拜的还有乌菲齐美术馆。简言之,文艺复兴杰作之大成的宝库。


佛罗伦萨的街头,不论何处,总是画。

  我们翻过的各种画册中列为珍品的雕塑,在美术馆的走廊里积尘;达·芬奇、卡拉瓦乔、拉斐尔、米开朗基罗、提香、波提切利等让我们小时候第一次知道大师这个词的大师们,在这里像开派对一样面对面。


意大利第一美男雕像

  患上“大卫综合症”

  真正称得上翡冷翠第一名人的,当然是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大卫。有名到什么程度?翡冷翠专门为大卫搞了两尊复制品,一尊摆在城中西格诺里亚广场边上,大卫本尊原立在这里;一尊安置于阿诺河边山坡上的米开朗基罗广场,俯瞰翡冷翠全城。

  大卫本尊有多美?值得排队两小时和10欧元票价。美到让你觉得,违反学院美术馆的规定对着他拍照,确实是大不敬,不如将爱意转变为尊重。但实际上,美术馆中并无明显的“禁止拍照”标识,我找了半天没找到,门票上也没有。我主动问工作人员能否拍照,工作人员凑近了低声说“不能”。

  经典的艺术作品总是有征服人心的力量。在佛罗伦萨,就有不少游客“拜倒”在艺术品的“魔力”下,只不过他们的表现不仅是激动、兴奋,而且还会颤抖、抽搐甚至意识错乱。精神学家将这种奇怪而独特的病症称为“大卫综合症”。据称,佛罗伦萨的圣玛丽亚医院在过去4年中已经接受了100多名出现这种症状的病人,他们都是在欣赏了艺术品之后突然发病的。轻者头晕眼花,重者辨不清方向,意识模糊。美得令人眩晕就听说过,美得令人意识错乱。


圣乔凡尼礼拜堂

  北京原本比路加还美

  古城路加(Lucca)在翡冷翠的西北方。城墙厚度超过20米,可以驻军,架炮。总长约4.2公里,周边共有十个宏大的凸碉,城外有壕沟。如今墙面爬满绿植,墙头绿树成荫,以栗子树和梧桐树为主,秋天变出多种好看的颜色。游客们在城墙上骑自行车,本地人跑步、遛狗。路加古城历史十分悠久,城墙至今完好。有说法认为,除了意大利人注重保护,主要原因是这个古城长期和平无战乱,先后被比萨城和拿破仑等占领,曾经靠金钱赎回自治,所以这厚重美丽的城墙实际上没怎么经过战火洗礼。

  整座路加城就是古迹。入城免费,但天公不作美,下起雨来。总要做一件留下些记忆的事情。有多久没在雨中骑过自行车了?至少15年吧。雨水很快淋透了我的裤子,但我骑得飞快,还时不时停下来拍照,身上反而觉得热。游人稀少,多数打着伞,只有我淋雨玩儿。城墙有的地方较高,下有拱门,可双向通车。看到这里,我压制了很久的比较思维再也耐不住:老祖宗留下来的北京城,假如,城墙没有拆,还有好些不该拆的没有拆,此路加小城不及万一啊。如今我只有艳羡的份儿——路加的冷雨浇出些心头的寒意来。


广场的大片草坪上散布着一组宗教建筑,它们是大教堂(建造于1063年—13世纪)、洗礼堂(建造于1153年—14世纪)、钟楼(即比萨斜塔)和墓园(建造于1174年),它们的外墙面均为乳白色大理石砌成,各自相对独立但又形成统一罗马式建筑风格。

  比萨还能再小点儿吗

  “从火车站出来,直行,过桥,到加里波第广场,本客栈就在广场边上,总共步行10分钟。”我预订的旅馆这样介绍路线。凭经验我相信有这么近,可真到了比萨,发现近得超过我对欧洲小城的经验。

  比萨是多么有名的小古城,自由落体实验的传说,斜塔不倒的传奇,怎能不去眼见为实。从路加坐长途汽车到比萨火车站,已近傍晚。拖着行李从火车站走到旅馆,因为问路耽误些时间,否则真的只要10分钟。在小饭馆美餐一顿,邂逅友好的当地人,画画儿、喝酒、唱歌、散步,不亦乐乎。


比萨斜塔

  第二天一早去斜塔“到此一游”,从旅馆步行过去不到10分钟。日未上三竿,游客已然云集。斜塔即使不斜,仅凭其精致、标致之美,也值得观赏。现在这样病歪歪的,其实很遗憾。


比萨斜塔门前的售货摊别具特

  走回旅馆,拽上行李,赶忙拖拖拉拉地奔火车站赶火车去机场。跑到月台,跳上火车,同车的意大利旅客安慰我:“别急,5分钟到机场。”虽然看过资料,还是有点不太相信。火车开了,5分钟后真的到了机场,简直就像从骑河楼坐车到东华门,而且不堵车,下了车步行进机场大厅的距离比从车站到东华门还要近十分之九。


维琪奥桥:建于1345年,为佛罗伦萨最古老的桥梁。

  这不会是最后的晚餐

  回到罗马城,再次入住黄色旅馆。一位在撒丁岛首府卡利亚里结识的朋友请我吃晚饭。饭菜是博洛尼亚风味,食客们都很安静地挤着,文明地吃着,体面地聊着。我们去晚了,虽然有预约,也要排队,眼看着那张挨着费里尼墨宝的桌子被安排给了其他人。

  饭后去一间小酒吧听爵士乐。萨克斯、贝司、键盘和鼓都很严肃地表达着。音乐非常好,够得上卖钱的水平。

  我们在黄色旅馆的酒吧门前告别,无心地说着“再相见”。

  又领到旅馆赠送的“欢迎”酒券,去吧台要了一杯“黄色马提尼”。和酒保闲扯:“很遗憾,爬酒吧(结队泡吧,一般一晚上喝三四家,有专门的导游)在罗马变成违法的节目了。”酒保笑道:“不过,在罗马总能找到好玩儿的,不是吗?”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