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人们常说世界发展得太快。

  曾经有过和WM操作系统口舌论战的Palm 玩家,一定曾对PalmOS上那3 万多的软件选择自豪过,那曾是一个多么有力的论战武器。现在,Palm已经成为昨日黄花,面对着App Store 在3年时间迅速生长出来的30万应用程序,Palmer 一定会黯然神伤。

  然而,这些海量的软件应用中,有多少有真正的价值呢?也许他们会和WM用家一样诉诸于类似的疑问。

  很多人也在问同样的问题。一方面,你很难想象我们的现实应用会涵盖 30 万种。哪怕是它们的各种组合,它们真的是我们需要的东西吗?另一方面,即便是恰如你所需要的,排除掉很多诸如主题,内容类的应用,在如此海量的应用中去选择出符合需要的应用也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这让应用的价值闪光很容易模糊在数量的迷雾中。

  不过我们的想当然很容易被一些新闻所击溃。无数的智慧和洞察,总会容易产生一些特别吸引特别能找到一个应用点的程序。总有一些软件脱颖而出,它们风行的速度会让人瞠目结舌。

  7 月 22 日,Flipboard登录 App Store,蜂拥而至的用户挤爆了公司的服务器,随后他们不得不用“邀请”的手段来限制新用户。Flipboard 在第一轮的融资就获得了105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11 月 4 日,收费版iPhone 游戏《愤怒的小鸟》在 App Store 中的下载量已经突破 1000 万次。

  《植物大战僵尸》9 天下载量就突破 30 万份,是 App Store 历史上获得 100 万美元收入最快的付费软件。

  而Kik messenger发布的15 天内,注册用户就到了100 万,“用户量的增长速度是史无前例的”。

  我们很快会熟悉这一类“突破历史”,“最快”的新闻,它们会我们的生活中此起彼伏,就和我们已经习惯的那些在传统媒体上不断冒出的新地块标王消息,那些艺术品国际市场价格不断不断地冲高的新闻一样。App Store 不光变身为数量巨人,它还成为创造神话的平台。

  而诸如kik messenger 这样应用其实非常简单,很多用户甚至都根本找不到它让人激动的意义。为什么功能如此简单,看似也没有多少实用价值的 app 却会如何风行?

  用户基数与分发渠道

  在众多可能的原因中,App Store 显然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

  苹果公司通过平台打造了一个超级应用服务平台,覆盖了iPhone 和 iPod touch以及 iPad,通过硬件终端与平台的结合,积累了达到 7000 万以上的海量的用户,他们都是潜在的 app 消费者。海量的用户基数,显然是一个软件迅速成功的物质基础。

  不光是消费者,在更为简便可行的 7:3 收入分配和支付方式的刺激中,大量的开发者成为这市场最积极的参与者。他们无需担心支付问题,所需要做的,只是把自己的创意开发成为程序,然后定价,上传。无数的创意,带来的是无数潜在的引爆点。它只是等待着与真正消费用户的结合。

  小额支付

  便利的小额支付手段也为良好的 app store 生态贡献良多。在我使用 Palm,Symbian,Android,iOS 包括一些桌面系统的经历中,iOS 是我支付最为频繁和随意的一个平台。粗略算来,我为 iPhone4 已经购买了不下 20 个软件。有些仍然在使用,有些刚在尝鲜后卸载。

  而我只是众多 app store 普通消费者的典型一员。根据 AdMob 的调查报告,每位 iPhone 用户从苹果 App Store 在线商店平均每月下载 10.2 个应用程序,iPod Touch 甚至达到 18.4 个。而大多数苹果用户会从免费版升级到收费版本软件,平均每位 iPhone 用户每月在 App Store 上会花费 9.49 美元。

  社交媒体

  其次是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facebook 有 5 亿用户,而另外一个热门的社交媒体 Twitter 也有海量的用户。它的创始人埃文威廉姆斯透露,Twitter 注册用户数已从今年 9 月份的 1.45 亿增长至 11 月份的 1.75 亿,这个数字在三年前仅仅只有 50.3 万,三年前,也正是 iPhone 开始颠覆手机业界的时间。

  社交媒体本身就建立在关系和沟通的基础上,具有同样品味和喜好的人们把他们所喜欢的产品和服务,通过口碑和推荐机制无限放大,各类信息和推荐在这个庞大的关系网中激荡,任何一个消息都可能成为一个有导向性的声音——如果它本身足够有价值。

  一个有效,迅速的传播机制,让一个更好的应用更容易进入人们的视野。

  社会图景的变化

  无疑,一个现实的平台和渠道,一个小额支付方式,一个更新的媒体和传播力量,足以改变和颠覆一个以个体共享软件为基础的旧体系。

  但是,在我看来,这种颠覆的真正的本质却可能是由于社会图景的变化:科技与时代的发展投射到人们现实生活,让人们的行为和消费方式进行了彻底的改变。

  一是科技介入了所有人的生活,智能终端成为人们获取信息和沟通的主要工具。也不过就是几年时间,无论在机场,车站,还是会议室,餐厅,人们在驻足,停顿,沉默的间隙,都被低头查看手机的动作所占用,替代。很久以前,那是人们阅读报纸,杂志,书籍的场景。

  智能终端不再只是一个工具,而成为人们的生活触角。进入人们手心的,不再是朋友的来电,朋友的短信,它甚至已经扩展到了整个互联网世界——我们另一个在信息空间的世界。由此衍生的各类程序,网络应用围绕着这个世界,去除了工具性,也实现了消遣化,我们象消费换季的衣服一样消费各种不同类别,甚至相似的应用。

  二是虚拟的网络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交织影响。信息爆炸的时代带来更多的选择,让人们比以往更依赖于一个良好的过滤机制。而互联网深入介入我们的生活,它也带来更频繁、更低成本的交流互动,它也让我们更容易实现过滤机制。社交媒体代替传统的传媒,形成更可信的消费向导,社交关系替代权威的声音,成为了话语权的最佳载体。

  在探索未知的时候,朋友说的,就是真理。你说“新的”它比“旧的”它更好,ok,那我试试吧。大不了,卸载就是。喔,收费的,可不就是几块钱吗?

  于是消费方式也随之改变。

  当点击“马上购买”那个按钮的时候,注视着拇指终端的你,也许正在成为一个传奇的打造者。事实上,每一个人也都在用自己的拇指打造着这个传奇的世界,用我们最密切的智能终端,用我们最直接的社交关系,用我们最平凡的现实生活。

  世界会发展得更快。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