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水黾

肥皂果虫

萤火虫

蜜蜂

  床虱

  昆虫交配一般采用气味诱惑、展示色彩等方式,但传统方式未必是最有效的,最近昆虫学家们发现有些昆虫堪称“暴力强奸犯”,它们通过暴力恐吓,威胁雌性昆虫同意交配。这只是古怪昆虫交配仪式的上榜者之一。

  水黾———有性无命

  电影中,甚至真实生活中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坏人以对方性命为要挟,要求女子提供性服务,这种败类毕竟是少数。可是在水黾的世界中,所有雄性都是“败类”。它们也会以类似“肮脏”手段要挟雌性完成交配。根据一项最新研究,雄性水黾在交配前会在水面上制造出微小波纹,它们用脚轻轻在水面敲击,人类肉眼难以看见的小波纹对这种昆虫通常是致命的,因为有可能引来掠食性鱼类。在雌性同意交配之前,“败类”们不会停止拍腿。雌性就范后,两者的交配姿势更显出雄性的残忍无情,它们爬到雌性身上,导致雌性面临更大威胁,因为它们留在水面,更容易成为掠食者攻击的目标。研究指出,这种胁迫策略可能是在雌性水黾进化出“生殖盾” 之后开始的。“生殖盾”存在于雌性水黾腹部,是一种可以控制开合的护瓣,只有在雌性愿意打开护瓣的情况下,雄性才能完成交配,这“生殖盾”就好像古代妇女的“贞操带”,意味着交配只能在雌性允许的情况下进行。面对“生殖盾”,雄性水黾只能不择手段,雌性显然没有太多选择,它们只有及早就范才能降低被捕食的风险。

  螳螂———谋杀亲夫

  雌性螳螂虽然举止优雅,却终身背负“谋杀亲夫”的罪名。它们靠信息素吸引雄性靠近,雄性靠近时会表演一段“求爱舞”,如果这大胆的求爱者被认可,它就有机会爬到雌性背上,通常来说,雌性螳螂比雄性要大得多。交配过程惊心动魄,雌性会残忍地咬下雄性的脑袋,传统理论认为被咬掉脑袋的雄性螳螂没有什么用处,因此难以理解雌性为何要这么做;也有部分理论认为,雌性螳螂在交配过程中饿过头,所以才会这么做,但是这种理论显然站不住脚,如果饥饿难忍,在整个过程中占据完全主动的雌性完全可以选择先“吃饭再亲热”。一项细致的实验观察显示,交配过程中被吃掉脑袋的雄性螳螂不仅没有死,交配过程也不会中断,雌性的残杀反而会刺激雄性性欲,性能力更旺盛和持久。

  约有30种动物交配时会吃掉性伙伴,包括大部分蜘蛛和蝎子,一种蟋蟀、一些片脚类动物以及一种海参。研究发现“性食同类”其实是提高交配成功率和持续时间的一种方式。因此有些“性食同类”的物种,交配过程堪称“持久战”,需要几个小时才能结束战斗。

  交配结束后,很多雌性螳螂开始慢条斯理地把雄性吃掉,从躯干开始,这回是真饿了。成功受精后,她就会专心致志养育下一代,捕食能力大大下降,这是为了保证有足够营养。

  床虱———直接暴力

  床虱是非常恐怖的小虫,它们躲在我们认为是最私密的空间———床上,在半夜熟睡的时候偷偷爬出来吸我们的血。最近床虱在北美大有卷土重来的架势,令很多人神经崩溃。此外这种恶心虫子恶劣而暴力的交配方式也让人反感,雄虫腹部有一根尖锐似针的生殖器,它会把锋利的生殖器刺入雌性腹部,而后直接在其体腔射精。床虱也是一群极其愚蠢的家伙,经常将同性误认为交配对象并在其腹部刺出一个洞。应对这种暴力的交配方式,雌性臭虫进化出大量与防御有关的细胞,雄虫却不拥有这种防御手段,在被同性“强奸”后,它们往往一命呜呼。整个过程中唯一的亮点是,床虱的精液是一种抗菌剂,能够减少暴力交配方式带入的病原体。

  蝎蝇———口水彩礼

  雌性蝎蝇选择配偶时候既不关心异性是否肌肉发达,也不在乎它是否头脑发达,它们只关心异性分泌唾液的能力。也就是说,雄蝇的求爱之旅就是一个不停吐口水的过程。为了取悦心仪对象,雄蝇会借助强大的唾腺让富含营养物的唾液从嘴里滴下。这种滴下的“彩礼”既能取悦异性,同时也能转移它们的注意力,防止其冷漠地飞走或者在交配后将自己吃掉。雌雄蝎蝇的性观念均混乱异常,彼此来者不拒。雌蝇一生中最多与9只雄蝇交配。雄蝇的尾巴长而卷曲,尾尖上的一对抱握器与蝎子类似,但没有刺,帮助它们在交配中抱住雌性。雌性的典型行为是:一旦不再接受口水就意味着要马上终止交配,雄性的典型行为是:将残留的口水收集在一起,就好像在饭店打包吃剩的菜,然后利用它们开始一段新的罗曼史。

  肥皂果虫———连体11天

  如果你发现一只单独存在的雌性肥皂果虫,你就足够幸运可以买彩票了。单只雌性肥皂果虫绝对罕见,因为雄性恨不得无时无刻黏在“爱人”身边,展开疯狂性进攻。交配时,它们尾部相连,好似一对连体儿,这种交配姿势最长可持续11天。两个虫子的身体结合就好像恋人手拉手,给人浪漫的感觉,实际上,这种姿势也是雄虫的一种防护手段。一方面延长交配时间,另一方面如同塞子般的生殖器塞在雌虫身体里可以阻止“第三者插足”授精。很多时候,交配后的肥皂果虫还意犹未尽一直粘在一起,直到雌虫产卵。此时心存疑虑的雄虫会暂时将生殖器从雌虫体内拔出,但它永远不会远离对方。当雌虫用土将卵盖住的瞬间,它们又立即再次开始交配。雄性肥皂果虫堪称永不放手的痴心汉。

  萤火虫———破译密码

  萤火虫是最耀眼的昆虫之一。每种萤火虫都有一个独特的“闪亮密码”,吸引同一种群的异性。也就是利用尾部发光器产生类似信号灯“灯语”。但雄性萤火虫必须意识到,并非所有雌性都值得它们送上“闪亮礼物”,有一些是其他种群的“美女间谍”,自己随时会送命。原来一种萤火虫的雌性已学会模仿其他种群雌性的“灯语”,当轻信的雄性接近时,它便一下子将其抓住并吞下。一些昆虫学家认为,雄性萤火虫的精液里有一种神秘信息素,促使雌性去猎杀其他种群的雄性,算是种卑劣的竞争手段。对于雌虫来说,先享受性爱再饱餐一顿也是美事。

  蜉蝣———过把瘾就死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曾描述过一种“奇特的无血动物”,说它们从黑海附近地区冒出来,一天之后便死去,他将这种动物取名为“ephem eron”,意思是“只有一天生命”。今天我们为这种昆虫取了新名字———蜉蝣。这位伟大的哲学家认为蜉蝣只有24小时寿命,虽然不完全准确也比较接近。蜉蝣幼虫可在溪流或腐质中存活几个月到几年时间,但成年蜉蝣的生命却异常短暂,甚至谈不上朝生暮死———有些成年蜉蝣最短只能存活3个小时。如此短暂的生命历程,成年蜉蝣的目标只有一个:抓紧利用这短短的几小时繁育下一代,根本没时间“浪漫”。蜉蝣的雄性比雌性多得多,注定交配将是一次惨烈的竞争,成群雄性蜉蝣共同追求一只雌性,只有飞得最快、最持久的才能胜利。

  也有一些狡猾的雄性会在未成熟的雌性身上等待,对方一旦性成熟就“先下手为强”。成群的追逐交配规模非常庞大,蜉蝣群可以被多普勒雷达探测到,甚至还会阻断交通。

  蜜蜂———“众妃”争宠

  在蜜蜂世界里,雄蜂数量众多根本不稀罕,数千只雄蜂展开竞争与“处女”蜂王交配,当然只有极少成为幸运儿。在每次交配过程中,蜂王平均要与12只雄蜂交配,大家轮流爬在飞行的蜂王背部,每只雄性与蜂王的交配次数可达7到10次。蜂王会将空中交配时被注入体内的精液储存起来,以备后时之需,今后每次只用少量精液让卵受精。完成交配飞走时,雄蜂的带刺生殖器和腹部组织与身体撕裂,不久后便会死去。

  发声蟑螂———男扮女装

  凭借巨大的外形,抢眼的深橙色外壳,马达加斯加巨型发声蟑螂在宠物界名气越来越大,受欢迎程度越来越高,但它们却是一群粗鲁野蛮的家伙。这种蟑螂被惊扰时会发出低沉的“嘶嘶”声,因此得名。交配时体型更大的雄性发声蟑螂会将雌性赶到角落,雌性虽然用后腿猛踢进行反抗,但最终只能屈服于“淫威”。雄性发声蟑螂有一对相对大而突出的眼睛,喜欢追赶一切会动的东西,就连其他雄性也不放过。关于这一点,一种理论认为是为了提高自己成功与异性交配的机会,不管男女,追了再说。另一种不同的理论认为,有一些体型较小的雄性蟑螂会男扮女装,将自己伪装成活泼的雌性,避免遭到体型更大、身体更强壮的同性攻击,这样也能出奇制胜,转移竞争对手的注意力,争取交配机会。不管采取哪一种策略,这些家伙的交配行为都只能用“龌龊”形容。

  无花果小黄蜂———弃夫

  雄性无花果小黄蜂永远不能去到它们微小家园以外的地方冒险。这种黄蜂的卵产在无花果空心花托内。从卵中孵化之后,雄蜂开始它们短暂的一生,唯一目的就是生儿育女。有翼黑色雌蜂在雌花内发育成熟,为了交配,无翼琥珀色雄蜂只能拖着软弱无力的身体爬向雌蜂。花的子房成为将雄蜂与它们相中的雌蜂隔开的一道屏障。雄蜂会在这道屏障上咬出一个小洞而后穿过,谨慎地与没有疑心的雌蜂交配,最终完成授精大计。

  雄蜂会在尽可能多的雌蜂身上授精。完成交配后,雄蜂和雌蜂便分开,各忙各的。雌蜂忙着从花粉囊上刮花粉,雄蜂忙着在花的子房上挖一条逃跑通道,整个过程需要几个小时,所有雄蜂肩并肩共同努力。然后,心满意足的雌蜂会从这条逃跑通道飞离,展开丰富人生,在卵成熟后她们将寻找新的无花果树完成养育后代的过程,她们那不会飞的“夫君”却被留在辛苦挖出的通道里,很快会死去。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