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资料图片:喜马拉雅山脉(于2005年6月拍摄)。新华社记者 索朗罗布 摄

  作为世界之巅,喜马拉雅山脉千百万年的平静似乎正在被打破。当欧美媒体不断预测,喜马拉雅冰川融化将让亚洲国家的冲突风险猛增时,联合国权威机构却在为把“冰川2350年面临消失危险”错写成“2035年”而认错;在大谈世界末日的美国灾难片《2012》中,印度洋海啸越过喜马拉雅山的场景只是让人看了惊心动魄的特技,但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确实有过63年没有下雪的记录、巴基斯坦也遭遇了81年未见的洪灾。各种不利的预测和现实始终笼罩在喜马拉雅地区的中国、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家头上。热炒“喜马拉雅危机”的同时,印度大诗人泰戈尔的一首诗让人感到意味深远,他描述“静默的喜马拉雅山”捧着历书和古圣梵典,多少年来专注着一个个国家的兴衰,一个个王朝的变迁,而它的“批阅从未停止”。

  冰川融化正成为热炒话题

  在本月举行的坎昆气候会议期间,联合国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随着气候变暖,全球多个地区的冰川正加速融化,而喜马拉雅地区是受影响较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将长期受到洪水袭击。有联合国官员还说,“喜马拉雅山脉部分冰川可能会在21世纪末完全融化,而其他冰川未来几个世纪也会逐渐消失”,喜马拉雅山成为洪水的高危地区,附近的城市及居民将面对“艰难而难以预料的未来”。

  有关喜马拉雅危机的说法大约10年前开始出现,最近几年被炒得很热。2002年4月,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专家在对尼泊尔和不丹境内数千个冰川和冰川湖进行长达3年的航测、卫星观测和实地考察后得出结论,这些地区的气温比20世纪70年代增加了1℃,由此推断喜马拉雅山地区冰川融化加快。

  2007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发表报告说,由于全球变暖,喜马拉雅山脉的冰川到2035年将面临消失的危险。受这份报告的影响,很多媒体都报道说,“西藏高原高海拔的冰川在消退,这对于依靠冰川供水的中国、印度以及东南亚数十亿居民来说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一些研究人员还列举了喜马拉雅冰川消失带来的各种恶果,比如,极端天气会使干旱和洪水泛滥这两种看上去完全矛盾的灾难频繁发生。更危言耸听的说法有,几万年前埋藏于冰盖中的远古微生物、寄生虫等会因冰川消融而暴露出来,它们会对人类健康产生影响。但今年1月,IPCC正式承认得出这一结论是严重“失误”,按照一位加拿大学者的说法,那份报告把“2350年”误写为“2035年”。

  尽管如此,有关“喜马拉雅危机”的各种警告始终没有停止过。西班牙“欧亚评论”网12月14日刊登文章说,全球变暖正使有“亚洲水塔”之称的喜马拉雅山区的冰川融化,进而导致该地区各大河流干旱或者断流,将使处于下游的国家的民众被迫迁徙,如大量孟加拉国人将移民印度。实际上,印度已经开始修建边界隔离设施,以防止“气候难民”进入。

  相关国家都有所警觉

  最希望探明“喜马拉雅危机”真相的莫过于置身喜马拉雅地区的国家。喜马拉雅山脉耸立在青藏高原南缘,分布在我国西藏和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国境内。全长约2500公里、宽两三百公里的喜马拉雅山是世界上最高最雄伟的山脉,全球最高的15座山峰中,有2/3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喜马拉雅山区冰川还孕育了黄河、长江、恒河、印度河、湄公河等大河,为流经国家提供了淡水资源。

  数千年来,喜马拉雅山脉对中国和其他南亚国家的宗教、文学、神话以及政治、经济都产生了深远影响。古代印度朝圣者到冰川覆盖山峰膜拜,并用梵语词hima(雪)和alaya(域)为雄伟的喜马拉雅山命名。在印度教的神话传说中,大神湿婆终年在喜马拉雅山的冈仁波钦神山苦行修炼,湿婆的妻子还转世成为喜马拉雅山的女儿。印度大诗人泰戈尔就写过这样一首诗:“啊,静默的喜马拉雅山,我见你捧着历书和古圣梵典,坐在不可摇动的石座上,翻着岩石的书页,一张,一张,研读那样专注——一个个国家兴衰、荣枯。一个个王朝化为历史。你的批阅从未停止。”

  对印度来说,喜马拉雅山脉犹如一面巨大的气候屏障,冬季阻挡来自北方的大陆冷空气侵入,夏季留下亚洲西南季风带来的丰润降水。印度政府为摸清楚气候变化的影响,组织全国120多个科研单位的220多名科学家在印度4个气候敏感地区(即喜马拉雅地区、西高止山脉地区、海岸地区、东北地区)进行科考,并于今年11月16日公布了评估报告。报告表述,印度的温度预计到2030年就会上升2摄氏度,这与IPCC报告说南亚的温度到2050年才会上升2摄氏度提前了20年。这种气候变化将导致印度降雨日期缩短而降雨量增加,云团在喜马拉雅山地区形成,但漂移到印度中部和北部之外的地方降雨。这意味着印度主要产粮区将面临干旱的威胁,给印度造成粮食安全问题。

  今年9月,在巴基斯坦举行的一次灾害治理国际研讨会上,巴基斯坦研究冰川问题的马利克教授用图表分析说,巴基斯坦是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和兴都库什山脉的交汇处,受全球变暖影响,三大山脉许多地段出现山体滑坡、形成堰塞湖,并使巴今年遭遇81年来未遇的洪水灾害,他提醒政府要对“喜马拉雅危机”有足够警觉。

  《环球时报》记者今年4月到不丹采访南亚区域合作联盟首脑会议。会议期间,不丹首相廷里强调,“全球气候变暖将导致喜马拉雅山冰雪融化,造成农作物减产,让处于布拉马普特拉河下游的印度和孟加拉国洪水泛滥。”廷里甚至半开玩笑地说,“希望若干年后不丹还能举行峰会,只要这个国家继续存在而不被喜马拉雅山的次生灾害所吞没”。

  为引起世界对喜马拉雅山地区气候变化的关注,去年12月4日,在联合国哥本哈根气候大会召开前,尼泊尔政府在珠穆朗玛峰海拔5242米的一处营地举行了内阁会议。据《加德满都邮报》报道,包括尼帕尔总理在内的20多名内阁成员乘直升机抵达开会地点,他们身着防风防寒服装,携带氧气罐完成了这次非同寻常的“世界最高”内阁会议。

  尼泊尔对于气候变化的关注不是没有缘由的。2007年2月14日,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突降持续45分钟的大雪,并导致至少1人冻死。这个消息成了尼泊尔全国特大新闻,因为加德满都上次降雪的时间还是1944年1月。很多当地人说,“这辈子从没在加德满都看到过下雪。”

  “喜马拉雅危机”有夸大之嫌

  印度环境与森林部长拉梅什说过:“在气候变化面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像印度这样在这么多方面显得如此脆弱。这迫使我们必须对气候变化的影响做出清晰的评估。”据《印度教徒报》去年11月19日报道,由印度环境与森林部公布的一份有关喜马拉雅山冰川状况的研究报告引起了激烈争议,原因是该报告说孕育了几条大河的喜马拉雅山冰川并没有异常消退的迹象,同时还对冰川消融与气候变化之间的联系提出质疑。拉梅什说,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明冰川消融的责任应该归于全球变暖。

  有印度学者表示,毕竟人类对世界和自然的认识还比较肤浅,开展研究的时间还不太长,掌握的资料还很有限,有时候会犯一些人为的错误。还有学者认为,现在针对气候变暖所做的观察、采集的资料、分析的数据只有几年、几十年或者几百年,从地质纪年或大自然演变的意义上讲,据此就推断出判定命运的结论显得有些片面和主观。

  就喜马拉雅山脉冰川消融问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气候问题学者对《环球时报》说,冰川融化是一个自然现象,有的冰川出现融化迹象,有的冰川也会出现加厚情况,所以不要用单一的融化数据制造莫名恐慌。比如,位于喜马拉雅山脉西段的南迦帕尔巴特峰,据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大学的研究,那里的冰川近30年来还在持续增长。约翰·谢罗德领导的研究小组对照查看了这个地区自1960年以来的冰川卫星图像,结果表明,“至少自1980年以来,那里的冰川愈来愈大”。

  大喜马拉雅地区看重合作

  西方媒体最近对“喜马拉雅危机”的议论还有很多。据《悉尼先驱晨报》12月16日报道,“维基解密”披露,澳大利亚高级情报组织“国家评估办公室”副主任在与美国驻澳使馆官员的密电中预测说,随着印度河水流量减少,印巴两国在克什米尔地区发生冲突的可能性上升。该机构认为,在2030年之前,东南亚将成为受气候变化影响最为严重的地区,喜马拉雅山冰川融化将引发一场“经济、社会、政治冲突的大灾难”。

  英国《金融时报》11月25日在题为“资本主义或许能拯救地球”的文章中说,喜马拉雅山脉冰川融化威胁着中印这两个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的生态和经济,而中印的减排问题又与冰川融化有关。对此,有专家表示,是否因为冰川融化而导致洪水或干旱需要更确切的数据支持,否则就有夸大和炒作的嫌疑。至于说把冰川融化归罪于个别国家的发展,这更是一种不具有科学理论的论调,是将自然现象政治化。

  实际上,与“喜马拉雅危机”沾边的国家都十分在意通过共同合作来应对危机。在不丹采访期间,接近王室的不丹官员策愣对记者说,如果洪水来袭,不丹人只能逃到印度,这会造成国际问题和印度国内的社会问题,“我们不知道如何制止冰川融化,但单靠不丹政府一家很显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据西班牙“欧亚评论”报道,在印度智库“印度战略预测集团”的组织下,印度、中国、尼泊尔和孟加拉国4个国家的官员和学者本月初在新加坡举行了研讨会。该集团在会后发表名为《喜马拉雅山——崛起中的亚洲水危机》的报告说,“亚洲经济前景取决于喜马拉雅地区,这是由印中两国经济地位决定的”。印度总理辛格去年10月在主持“喜马拉雅山可持续生态系统国家计划会议”时说,喜马拉雅山是一个极其脆弱的地区,所有分享喜马拉雅山的邻国都需要进行更多的参与和协调,在这方面印度正在与中国和不丹进行合作。(本报驻巴基斯坦、印度、尼泊尔、美国特约记者 周戎 郭西山 陈岩 丁雨晴 本报记者 杜天琦)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