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南方农村报讯:被告认缴,书记员开票,电信撤诉,司法追缴程序即告终结。

  12月22日,在广东湛江廉江市塘蓬镇法庭,手持传票的李太章有些颓唐。跟大多数安份的村里人一样,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被诉诸公堂,而原告无一例外都是当地的电信公司。

  法官罗水说,仅今年第四季度,因话费欠缴而发生的电信服务合同纠纷,其所在法庭就已立案400多宗,而其中八成多案件都不用开庭、不需调解,且能顺利执行。

  不过,对于电信公司来说,却应了句“有得必有失”:一边是拉开架势通过司法途径追缴欠费,另一边罗水却难挽用户纷纷离网的态势。对此,法官认为,这正是受累于电信自身不当的营销政策。

  暗绑套餐

  农民普遍被蒙鼓里

  李太章是长山镇那凌村的一名养殖户,使用固话已近10年。

  “谁会想到,他们居然骗上门来了!”李太章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那是在今年4月底的一天,村支书钟某带着两名电信工作人员上门,说是免费送手机,“要求每家送到,且一定要收,否则公司还以为是他们贪污”。

  尽管心存疑虑,但毕竟是村官带上门,不看僧面看佛面,于是他所在的山心村小组20余户村民就都收下了手机,“没做任何说明,更别提签名”,直到次月底交费时,他们才发现这个“馅饼”原来竟藏着个“陷阱”。

  “套餐、套餐,还真被套住了!”被电信“拉郎配”的是新版E6套餐,每月36元,这比他们平时的21元固定月租已足足多出15元,“根本用不了那么多,凭什么让我们多花冤枉钱?这不是欺诈又是什么?”

  急于“解套”的李太章们,首先找到了村干部,说要退手机,但来自电信的答复却是:必须使用满18个月。

  气急之下,有村民索性扯断电话线,表示从此弃用。李太章则直接拒交话费,即使10月13日《欠费通知书》上门,他仍旧置之不理,而就在11月17日,法院传票就送上门了。

  让他疑惑的是,同样是白纸黑字,两次注明的欠费金额却截然不同:第一次说是欠费220元,滞纳金30元;而起诉状中却是欠费131.65元,滞纳金为30.23元。

  对此,塘蓬镇人民法庭的罗水法官认为,电信在农村市场开展营销宣传时工作的不到位,确实容易让用户产生上当受骗的感觉,“一般农民哪懂得什么叫套餐!”他在办案过程中也发现,多数用户惯常的想法就是:“不打电话就不收钱,不用电话就算自动停机”,这就造成欠费进一步扩大化。

  塘蓬镇电信营业厅经理许维础解释说,E6套餐包括有36元/月、47元/月、66元/月、96元/月等四种,其中的36元套餐是捆绑的“固话+手机”互打免费,并赠送50分钟的通话时长,此外还能免费参加从今年6月开始启动的“一镇一网”,即本镇内所有入网的电信固话、CDMA手机本地互打免费。

  “对于用户来说,其实这已经是非常划算的了,但有些人就是不理解!”塘蓬镇有5800个固话用户,许维础坦承要维持这些用户不流失,并不是件轻松的事。

  在圩镇边上居住的王泽林(化名)老人,对新的资费标准提出了自己的质疑:“现在主要还是接听多。像以前就分本地通话和长途,倒也简单。不像现在,加了个什么网内通话,又跟手机绑定,话费就很难控制了!”

  欠费频发

  固话用户流失严重

  一边是通过套餐捆绑希望挽留更多用户,一边却是与用户关系破裂以致失去他们,在这场农村电信市场的“三国大战”中,已有20多年工作经历的许维础显得有些疲于奔命。

  “业务量是上去了,占据了更多市场份额,但收益并不明显。”2008年10月,联通CDMA初并入电信时,廉江全市的CDMA手机用户仅3000多户,两年过去,目前电信天翼旗下手机用户已有8万多户,在全市60多万手机用户中占据份额超过12%。这也让廉江电信一举成为省内先进,“在整个湛江地区也是做的最好的!”

  当然,这一切得益于电信的新套餐政策,尤其是推广“固话+手机”捆绑模式后,更是一日千里。其中仅2010年,廉江电信就扩展了5万多名CDMA用户。

  不过,一个尴尬的事实也近在眼前:“固话流失最快的,也是这两三年”。他统计的最新数据显示,在塘蓬全镇近20000户家庭中,目前仍在使用固话的仅有5800多户,而最高峰时这个数据是接近9000户,也就是说,“最近每年离网都超过10%”。

  其实,还有个数据也像是“定时炸弹”,或将随时引爆。那就是欠费却尚未拆机的那部分用户,比如李太章们。

  “以后决不再用电信了!”从法庭出来,李太章对南方农村报记者说,电信“欺诈式营销”在先,不仅未做任何说明或补偿,却还强势通过法院追缴欠费,“谁还会再信它?”

  面对众怒,电信终究还是无力改变。“这都是国有资产呢,不追不行!”许维础透露说,仅塘蓬镇今年的欠费就已高达15万多元,“压力实在太大了!”

  司法追缴,其实也是个无奈之举。按法院的诉讼费标准,此类财产案件的受理费为50元/件,“有的欠费甚至还不够50元”,当然欠费最多的用户也有两三千元的,“但毕竟是极少数,还是欠一两百块的居多”。

  这就成为基层法庭承揽下的重要业务。也就是今年,廉江市法院发文指定要求,包括塘蓬镇在内的临近4个乡镇,类似纠纷都将由塘蓬镇人民法庭受理。

  “不开庭、不调解、不裁定”,这很是出乎李文章意料,“就是劝我交钱算了,反正也没多少钱”,于是,就在收完钱后,法官还很细心地劝了他几句:“家里有个电话,还是方便些,欠费交钱天经地义,你又何必停机呢?”

  编后:

  从《套餐下套 电信捆绑业务引发投诉潮》到《电信套餐解套难 律师函催缴急坏用户》,再到本期推出电信公司起诉套餐用户,2010年南方农村报一直在持续关注电信套餐侵害用户权益问题,并鼓励用户积极运用法律武器维权。尽管其中有些个案也取得了顺利的进展,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实,却至今没能有任何改观,那就是“维权难”。这不仅体现在维权成本高,还体现在维权取证难。

  所以,在此我们提醒读者,要预防掉入套餐陷阱,首先还是要理性看待形形色色的各种优惠“馅饼”。而一旦发生纠纷,无论是想报停或是索赔,也都应该依据法律程序、有理有据地先向电信运营商提出自己的诉求,从而避免损失的进一步扩大。南方农村报也将继续以实际行动为用户维权鼓与呼!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