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埃里森如今却不敢面对死亡

  美国加州伍德塞得市,是南加州著名的富人区,红杉树随处可见,道路蜿蜒向前, 尽头是日本风亭,旁边大字警示:“请别走太快,以免打搅猫咪嬉戏。”抬眼望去,这个私人领地有10公顷,风景如画、空气清新,能够听到邻居纯种马的欢快嘶鸣。随着“咔嚓”一声,身着制服的警卫突然出现了,“你的车子被拍下来了。这是存档用的,放心,没事的。”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单反相机放进口袋。“从你进入到离开,你的车牌、你的面目,全部都在镜头之下。”

  曾经的世界首富拉里·埃里森就住在这里。要想见他不是那么容易,一般最好的办法是在演讲台上与他打个照面,并亲自和他寒暄,约他在9月底举行的甲骨文开放世界的大会上来讨论他的各种爱好。这种大会自1997年以来,甲骨文公司每年都要召开,而且每次这位大胡子的花甲老板都要来致词。除了召开大会,甲骨文还会在旧金山市中心漂亮的耶尔巴·布伊娜花园里举行烧烤晚会。在这个嬉皮士的圣地,埃里森也坐上了宝座,这位仁兄不愧是昔日的瘾君子,还曾放言:“大麻光吸有什么意思,吞食才过瘾呢!”

  这位继微软之后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的老大,在面对来自全球的4万名企业精英的甲骨文大会上,秀的是他有关“云计算”的理念和那些令人鼓舞的数字,但是台上的视频却放出了2010年初,埃里森头顶白帽,捧得美洲杯帆船大奖赛冠军奖杯的场面。此时与会者发出会心的笑声,夹杂着阵阵掌声。场内的气氛和不时冒出的赞美之词,把这位绝无仅有的甲骨文占卜手吹上了天。“当你搞创新时,你应该对此有所准备:所有的人都会以为你是疯子。”“狂妄自大吗? 埃里森和上帝的区别在于,上帝不会把自己当成拉里·埃里森。”坐在我身旁的传记作家马克·威尔森不无讥讽地说。

  和马克在茶歇时聊天,他告诉我,眼前这位扭转乾坤的主儿还真不是含着银勺子降生的。在家里,拉里可乖了,直到48岁才第一次见到了生母斯柏尔曼。生母在19岁生下拉里后,认为自己负担不起独自抚养孩子的责任,就把拉里交给了哥哥路易斯·埃里森。他们住在芝加哥南部的两室公寓里,养母热情奔放,当公务员的养父却保守而虔诚。埃里森这个名字取自养父祖上被迫登上新大陆时所经过的艾利斯岛,养父总是认为自己很难从原罪中解脱出来。

  当时冷战犹酣,拉里·埃里森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属下的一个电子公司Ampex工作,而该公司的主要任务是利用开发业务的机会在客户中开展情报工作。当埃里森看到了一篇出自英国信息专家埃德加·库德之手、讲述SQL概念的文章时,他可是时来运转了。简单讲,那是一种更为简单的方法,可以将企业泉涌般的信息流有机地组织起来,无论会计、付款、还是采购等。对于拉里来说,一场新的信息革命即将到来,是进入的时候了。埃里森怀揣4000美元,发布了Oracle2 ——不曾有过Oracle1, 之所以叫做Oracle2, 目的是想让市场放心,我们做的版本不是雏鸭。

  拉里对选择第一批合作伙伴煞费苦心。为了知道申请者肚子里卖的什么药,他要和对手谈上一个小时,话题不是别的,而是他最喜欢的13世纪的意大利。拿破仑是埃里森的崇拜对象,而GE的杰克·威尔士,更让他顶礼膜拜,因为杰克在GE创建的万众一心的精神足够指挥庞大军团,使其达到步调一致。埃里森很早就有一种“要做就做老大”的抱负。“一定要快,要占据全球软件业的头把交椅,要增加销售额。”“整合是铁路工业成功的法宝。没有理由不认为,软件业也一样。”1997年他对记者说。结果呢?拥有10万多员工的甲骨文2009财年销售额达到260亿美元,仅利润就是60亿美元,而且它还马不停蹄地收购了数个美国的企业:2005的仁科,2009的SUN。这让比甲骨文规模小了一半的SAP忙于招架,绝无还手之力。

  久盛不衰的甲骨文对它的创始人感恩有加,埃里森2008年收入8000万美元(其中1000万美元奖金),使他在2010年7月被华尔街报评为美国近10年来收入最优的老板,而同时,他的股票收益也暴涨到20亿美元。被绿票子淹没了的埃里森在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得了个罕见的毛病,他不知道这么多的钱该怎么花。他的一艘船“罗宾号”有小型足球场那么大,但却比不上他的天敌、微软创始人保罗·艾伦的“章鱼号”大。

  于是埃里森签署了一张3亿美元的支票,买下了“升阳号”,船身长138米,内有28个房间,1间桑拿室,1个电影院,1个酒窖。但是这玩意儿仅玩了几个月,因为停靠码头不顺,埃里森又订了一艘操控性更好的船。而对于空中飞行,埃里森颇有远见地相中了意大利的飞机Marchetti,买回来陪伴他的另一架价值300万美元的四座小飞机Cessna Skyhawk号。他还有一架同样大小的Piper Warrior号,专门用于探险。2001年,经过两年的官司,终于意随人愿了,埃里森成功地迫使加州圣何塞市附近的机场遵从他夜航的起降时间表,而在此前,夜航是被严格禁止的。

  在今年甲骨文大会上,埃里森(右一)秀的是“云计算”的理念,但台上视频却放出他获得帆船冠军的场面

  奥迪R8是他的代步工具,例如去罗伯特市场购买最高品质的螃蟹,拿回来做日本寿司,日本料理是他的最爱。他是在日本本土之外拥有最多武士衣服的主儿,特别是当你被他套进瞄准镜时,你不害怕才怪呢。他花360万美元买下的麦克米兰F1常年停放在车库里,只是喜欢,开的并不多。如果去旧金山,拉里只开讴歌NSX。妻子卡福特过去是家庭妇女,现在已成功转型成为小说家。伍德塞得是埃里森呆的时间最多的地方,2010年初,他又买下了德国富豪阿斯托建于1851年的海滨森林城堡。改造工程正在进行中,够他忙乎一阵的了,但这对埃里森来说司空见惯,他总是这样忙而不乱。

  好友乔布斯称他是“天才”,并把他弄进了苹果公司的管委会。其实说比尔·盖茨是美国最聪明的人很牵强,最有钱并不意味着你就最聪明。拉里在任何场合发表言论从不打腹稿——这就是盖茨比不了的。最近,当HP 刚刚选择了阿波瑟克做老板时,埃里森金口大开:“我真的搞不明白了,HP为什么要雇用一个搞毁了SAP的家伙。”而他本人,却把被HP开掉的马克·赫德聘为甲骨文的二号人物,坐在他多年的网球球友萨福拉·凯茨旁边。

  日常生活中,埃里森可谓魅力十足。在一间有着沙龙性质的啤酒屋贝克酒吧,柜台后方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牛头。这是硅谷最神秘的地方,谷歌的两个创始人在这里签下了他们的第一单生意。埃里森也是这里的常客,一位名叫安娜的服务员对埃里森印象极为深刻,她和我谈起埃里森,眼神中带着不加讳饰的崇拜和感激:“他一个账单付了两次,我提醒他时,他除了用言语感谢我外,还另多给我了一份不菲的小费。这爷们儿太棒了!”位于加州硅谷的卡布餐厅,人们对其评价也如出一辙。在那张著名的蔬菜面包餐桌上,埃里森的表现绅士有加。“他总是带着家人一起过来,并且对我穿的家乡服饰兴趣盎然。”饭店老板炫耀地对我说。

  但是这位优雅的男士感觉到自己“老之将至”了吗?1998年,当他参加悉尼奥巴特帆船竞赛时,埃里森差点命归黄泉。船上至少死了6个船员。“你会发现,当你面对滔天巨浪时,人的生命很短暂很脆弱,你会感觉到瞬间巨变。”埃里森和SUN的董事长司麦克尼利分享感受时说。埃里森对死亡有一种特别的理解。1994年,好友鲍勃·米耐尔不幸英年早逝,他难过至极,甚至不敢面对,以致于籍口生意太忙,没有去参加鲍勃的葬礼。

  他打造了这么一个庞大的软件帝国,自己的感情却如此不堪一击。在伍德塞得的豪宅里,他建造了一个全现代化的抗震棚。他还投资了一堆类似Quark Pharma那样的生化企业,目标是研发和生产能够将人的寿命延长到150岁的生化制品。埃里森最近加入了Giving Pledge俱乐部,俱乐部里全部是亿万富翁,他们聚在一起,表示将把自己生前的一半财富捐赠出去。

  无论何时,他都是完全的性情中人。2006年,他准备为哈佛大学捐款1.15亿美元。如果这笔捐款到帐了,那将是哈佛校史上最大的单笔捐赠。但是就在最后一刻,埃里森改了主意,原因很简单,他突然不相信那位继任校长拉里·萨迈尔有能力管理好这笔钱。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