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 CEO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

Foursquare CEO丹尼斯·克罗利(Dennis Crowley)

  导语: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 CEO安德鲁·梅森(Andrew Mason)和美国社交定位网站Foursquare CEO丹尼斯·克罗利(Dennis Crowley)周二在德国出席数字生活设计大会(DLD Conference)的“本地化市场”专题小组时,接受了主持人的采访,并对本地化业务进行了探讨。

  以下为采访概要:

  问:你们的公司是何时创办的?

  丹尼斯:2009年3月。

  安德鲁:2008年11月。

  问:在我看来,本地化的概念是你们两家公司的核心——社交也是,但本地化更重要。你们能否他谈谈这方面的内容?

  丹尼斯:我们在Foursquare开发产品时所想的是:如何简化城市功能?我们的软件可以将一些人引荐给另一些人,可以让你发现新地方,体会新事物。还有一些游戏元素来鼓励人们走出去尝试新事物,然后我们便开始看到本地商家参与进来。

  安德鲁:Groupon的前身是ThePoint.com,这是一个平台。在这里,不同群组的人可以尝试着通过在线协作来解决同样的问题。我们没有什么进展,然后便引入了本地化团购。

  问:能否给出几个ThePoint的例子?

  安德鲁:早期的内容包括:我们想要“建一个本地公园”、“让选举日成为法定假日”以及“组织80个人进行小组讨论”等。后来,我们发现有些人在我们的平台上组团购买东西,便开始关注。

  我们实际上是帮助消费者发现有趣的商家。但是与Foursquare不同,我不得不说,从大的层面来讲,我们的业务还是与钱有关,与打折有关。所以从创新角度来看,我们远不如他们。

  问:要找到本地商家,总是很困难。你们认为,两家公司在解决这一问题时存在哪些差异?

  丹尼斯:我们更看重忠诚度,帮助那些希望回馈常客的商家;我认为Groupon更看重吸引新客户。Foursquare的核心是用户之间彼此帮助,而且更看重“发现事物”这一功能。

  问:Foursquare是社交公司吗?

  丹尼斯:我认为是社交加定位。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般现在时”,但是最棒的是,假以时日,你可以拥有优秀而丰富的用户资料,并了解这些用户的特性。

  问:Groupon更像是一个简单的打折服务?

  安德鲁:我们并不是打折服务,我甚至不知道“社交商务”是什么意思。本地化电子商务听起来更加贴切。我们将继续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将线下商务带到线上,为本地化企业创造更有效率的市场。

  问:你认为你们两家公司为何能够快速崛起?

  安德鲁:我们解决了本地化电子商务这个棘手的问题,这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互联网诞生前,本地化企业甚至没有一种获取用户的好办法。我的意思是说,广播广告和本地报纸上的广告都是预付费,然后就只能祈祷了。

  如果你搞糟了,就没有太多余地再次尝试。而有了Groupon,本地化企业可以为重要的事情付费,并获取新用户。

  问:那为什么以前没有出现过这种服务?

  安德鲁:这并非我们的直觉所在,所以我也不清楚。我认为团购是来自消费者立场的一个理念,但是我们并未完全意识到,这样的服务对于一个城市中的小商家而言会有多么重要。或许它原本10年前就应该诞生,但是未必会增长的如此之快。

  问:你们都经历了高速增长,获得了很多关注。感觉如何?在此之前,要创办企业并获得关注需要一些时间,但现在却快了很多。

  丹尼斯:我们现在有50个人,所以对我而言,已经很大,Dodgeball其实也是这样。但是我们与商家进行对话后发现,我们已经可以使用更多人。曝光率很高,这很好,但在此之后,我们需要保持专注,而且要明白,路还很长。

  问:对Foursquare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丹尼斯:首先是公司规模,其次是有些人似乎认为Foursquare是为纽约和旧金山的潮人准备的。我们的确是借此起步的,但是我们已经拥有了很多国际用户,遍及全球。这给了我们很大的惊喜。

  问:对于Groupon增速这么快的企业而言,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安德鲁:我们的增长或许很快,但这是累积效应。我们在芝加哥创业,拓展到第二个城市用了5个月,之后的间隔便开始缩短。所以我们花了一些时间来开发最初的模式,我们试图在国际化扩张的过程中复制这种战略:创办强有力的文化基础,并聘请优秀的人和企业家。也就是说,我们提供模式,他们来执行。

  问:Foursqure的文化是什么?

  丹尼斯:我们有很多乐趣,招聘时,我们希望招到的人不仅是优秀的工程师,还得了解社会运行机制,并且对此有激情。我们聘请了很多我早先的好友,这也很好地转化成了文化。

  但是我们需要保持谦卑,尽管媒体报道铺天盖地。顺便说一句,曝光率越高,就越难做。我们目前拥有600万用户,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问:安德鲁,Groupon有着不同的文化。源于何处?

  安德鲁:作为一种商业模式,Groupon拥有一些惊喜的元素,部分乐趣在于每天都有新的优惠。这也让我们可以将这种疯狂拓展到其他业务部门,例如广告文案。

  我担心的是,由于我们被热炒,可能会让人们过度兴奋。我们必须要记住,我们刚刚创立两年,路还很长,现在还没有时间庆祝。即使是在全体大会上,我们也会花很多时间讨论所有可能做错的事情。

  问:作为一名企业家,你最担心什么?

  安德鲁:我关心的是不要自满,不要安于现状,要继续创新。经常会有这种情况:企业成长越快,失败也越快。他们并不是输给对手,而是输给自己。

  我们仍在成长,情况进展顺利,所以我认为如果我们集中精力让用户满意,就能不断找到新的方式来挑战自我。

  问:你们都拒绝了大企业的收购要约?对此有什么能说的吗?

  丹尼斯:当然,我有过Dodgeball(被谷歌收购)的经验,所以我能够很好地将创意保留在头脑中,从而开发出产品,并将它引荐给人们。我一直都这么说,但是我们的路走了还不到一成或两成,所以现在就停下来还为时尚早。

  我们希望继续前进。最困难的事情是让团队拥有足够的信心。有时候,这就像赌博,尤其是当你的规模较小时。从5个人发展到50个人显然不易。

  问:你曾经公开表示,后悔当初出售公司。这是否坚定了你拒绝收购要约的立场?

  丹尼斯:是的,我们的投资者也很支持,他们想让我们“奔月”。这不会有很大压力。有人曾经告诉过我,当你拒绝了这样的要约后,今后每天都会想到这份要约。这或许没错,但我却很平静。

  问:安德鲁,谷歌曾经想收购Groupon,能否谈谈?

  安德鲁:你能给我一些选择来回避你的问题吗?

  问:你到底在想什么?

  安德鲁:我不能对任何猜测发表评论,但我可以说,本地化电子商务是一个令人振奋的领域。这是另外一种回答方式,但这应该很不错,不是吗?

  问:没错,你根本什么都没说。你如何平衡你的团队以及投资者的权益?

  安德鲁:我们拥有优秀的创业伙伴和投资者,这一点很幸运,我们还会深入讨论各种决策。我还是住嘴吧……这不会是一个好的回答。

  问:之后呢?你们是否在跟投行谈上市问题?

  安德鲁:没错,的确在谈。我们在学习,因为我们不知道应该做什么。这都是事实,我们还没有决定。

  问:跟投行沟通是什么感觉?

  安德鲁:就像跟投资者沟通,完全一样。

  问:IPO(首次公开招股)对你们而言是正确的事情吗?

  安德鲁:这似乎是合理的事情。IPO可以为企业提供资金,但是我只将此视为我们前进过程中迈出的又一步。我们会思考长期问题。

  问:丹尼斯,Foursquare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丹尼斯:尽量有趣,很多人都在关注Foursquare,并且看到了“签到”(check-in)游戏。我们是靠这个起家的,但我们想向人们证明,我们现在已经不只提供这种服务了。我们从用户那里获得了有趣的数据,并且正在考虑通过这些数据丰富用户的生活,使之更有趣味。

  问:以Foursquare为平台的第三方应用怎么样?

  丹尼斯:除了我们开发的产品外,我们还允许开发者在我们的平台上创造其他产品。我们看到数以千计的开发者创造了很多不同的东西,从点评服务到约会服务。

  安德鲁:我能打断一下吗?我想说说我为什么不想回答你之前的问题。我不想变成“公司脑残”,我希望避免这一点。但是让我解释一下我为什么不回答这些问题。

  当我们首次收购一家公司时,我们不知道应该期待什么。这是一个非常私人的过程,你们逐渐彼此了解,变得亲密无间。然后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想让我们公开,但我们仍在考虑。

  问:所以这是出于尊重?不想有“绯闻”?

  安德鲁:(叹气)是的。

  问:你希望Groupon变成什么样子?

  安德鲁:我们希望成为本地化电子商务领域的亚马逊或eBay。我们希望,当人们谈起业务时就会想到我们。将线下商务引入线上有很大的机会,我们占据有利地位。(思远)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