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日本核泄漏事故步步升级,全球股市随之跌跌不休,与此同时,世界上最大的区域性碳市场欧盟EUETS却持续上涨。

  “今年年底到期的EUA价格在5天内上涨了将近2欧元,这在历史上极为少见。”气和通碳资产信息咨询(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何耀麟说。在过去大半年里,EUA价格一直在15欧元/吨的价格上下徘徊。

  原因是,由于交易者判断欧洲未来碳排放指标将出现短缺。

  “接下来10年,欧洲碳排放指标短缺数目将为3.7亿吨,如果德国关闭所有的17座核电站。”德意志银行分析师马克·刘易斯(Mark Lewis)分析称。

  这意味着,以目前17欧元/吨的EUA价格计算,欧洲或会因为停止使用核电站,在未来10年起码要花费60亿欧元购买碳排放指标。

  “这种情况可能存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说。

  但姜同时指出,当然还有别的情况存在,如果日本因为此次事故出现经济衰退,从而导致欧洲经济下滑,能源需求上不去,有可能就不需要购买这么多碳排放指标。

  另外,日本核泄漏事故,是否会改变发达国家的减排目标,还有待观察。

  与此同时,胶着的全球气候谈判,将会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

  欧洲碳价创纪录上升

  沉闷多时的欧洲碳排放指标价格,因日本核泄漏事故出现创纪录上涨。

  欧洲EUETS现货EUA价格,在5天内,由15.41欧元/吨上涨到16.82欧元/吨,上一次超过16欧元要追溯到近一年前;

  2011年底到期的EUA价格,在5天内,由15.76欧元/吨上涨到17.32欧元/吨,上一次超过17欧元要追溯到近两年前。

  至于欧洲碳价未来走势如何,“要看德国、法国等欧洲主要核电生产国家,对今后核电生产检修和生产的政策变化。”能源贸易公司摩科瑞亚洲区碳减排业务主管黎兴说。

  伴随碳价的上涨,交易量也创出历史新高。

  “ICE期货交易所的EUA日交易量在3月15日创历史新高,合约数达到了51,638手,每手合约标的物为1,000吨二氧化碳排放权。超过去年12月16日的单日43,885手合约的历史纪录。”美国洲际交易所(ICE)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黄杰夫在微博上说。

  价格以及交易量的上涨,是由于交易者判断欧洲未来碳排放指标将出现短缺。

  短缺,或许首先从德国开始。

  日本的核泄漏事故,在德国引爆了对核能使用的激烈辩论。

  德国3月12日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约6万名示威者,强烈要求立即关闭德国全部17座核电站。

  迫于压力,德国总理默克尔宣布,将暂时关闭1980年以前投入运营的7座核电站3个月。

  分析师认为,3个月的关闭将引起碳排放的增加,“德国将多排放800万吨二氧化碳。”BDEW(德国能源与水经济协会)分析称。

  以17欧元/吨价格计算,800万吨碳排放指标将花费1.4亿欧元。

  关闭时间若超过3个月,“买碳”的成本将更高。

  “如果德国永久关闭目前暂时关闭的7座核电站,接下来10年,欧洲将短缺2.5亿吨碳排放指标;如果德国同时关闭余下的10座核电站,短缺数目将为3.7亿吨。”德意志银行的马克·刘易斯说。

  这意味着,欧洲或会因为停止使用核电站,在未来10年起码要花费60亿欧元购买碳排放指标。

  这只是德国一国带来的影响,“如果OECD的34个成员国,决定关闭核电站,改用燃气发电,而碳捕捉的技术没有得到发展的话,OECD的碳排放额将每年至少增加10亿吨。”法国兴业银行的报告称。

  但是,姜克隽指出,当然还有别的情况存在,如果日本因为此次事故出现经济衰退,从而导致欧洲经济下滑,能源需求上不去,有可能就不需要购买这么多碳排放指标。

  对于中国来说,最近碳价的上涨,航空业界要尤其关注,“从明年1月1日开始,所有在欧盟境内机场起飞或降落的航班,都将纳入EUETS,碳价马上要影响到中国了。”一位资深行业人士说。

  减排目标是否改变有待观察

  “停核”带来的碳排放增加可能性客观存在,发达国家是否会就此改变其减排目标?目前还有待观察。

  日本无疑最受关注,其减排目标为,到2020年在1990年排放基础上减排25%。该目标由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制定,但在日本国内遭到大肆抨击,被认为是“无脑的理想主义”。

  去年12月,坎昆国际气候大会进入第三天,日本公开反对延续《京都议定书》,认为只有发达国家有减排目标不公平。

  但是,日本至今并未推翻其国内减排目标。

  这次,福岛的泄漏危机,使日本改变其减排目标存在可能性。

  其实,福岛第一核电站占全日总发电量的份额并不算大。

  福岛第一核电站6个机组的装机容量,约占日本54座核电站总装机容量的10%,而日本核电发电量占全日发电量的30%。因此,粗略估算,福岛第一核电站的发电量仅为全日的3%。

  “核泄漏的事情,对于日本2020年的减排目标,没有重大影响。”世界资源研究所中国区首席代表、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邹骥说。

  姜克隽也同样认为,事故不会对日本2020年的减排目标有很大的影响。

  邹骥指出,能源结构不会在一夜之间发生变化,是一个被锁定的基础设施。“当然,新增核电项目有可能放缓,但是,核电站建设的周期很长,而现在已经2011年了。”邹骥说。

  不过,市场人士认为,存在一定的变数,“肯定会增加完成目标的难度,因要使用更多化石能源的发电形式来保证供应,这样会增加碳排放。”黎兴说。

  事实上,日本一直对核电发展寄予厚望。

  日本原子力研究开发机构(Japan Atomic EnergyAgency)曾经开发过一个模型,到2050年在2000年排放基础上减排54%、到2100年减排90%,这样,在2100年,日本 60%的基础能源将来自核能。这意味着,日本核能将贡献51%的碳减排量。

  “如果核泄漏事件,导致核电发展停顿,甚至被取消,那么会影响2020年以后的减排安排。”邹骥说。

  与此同时,胶着的全球气候谈判,将会面临更多不确定因素。

  “会增加谈判难度,因为核电发电会减少,排放会增加,减排的成本和压力会增加。”黎兴说。

  光伏行业将获更多发展空间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全球核电站的建设和发展受到影响,将会给其他电力供应方式带来更多空间。

  据统计,2003年全球核电总装机为3.61亿千瓦,如果2020年核电占比不变,依据全球能源2.5%左右的年平均增速,2020年全球核电装机将达到5.5亿千瓦。

  大通证券研究员蔡文彬表示,如果此次日本核泄漏危机使全球核电总装机容量较基准数据5.5亿千瓦下降30%,那将会出现1.65亿千瓦电力缺口,这么大的空间只能通过火电、水电、风电以及太阳能发电来弥补。这对光伏行业来说,空间非常大。

  责任编辑:NN028(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