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外滩画报11月12日报道 已经在上海消失100多年的濒危哺乳动物獐回家了。11月4日,8 雌4 雄12 头獐落户滨江森林公园,开始野化训练。据“放獐归林”活动发起者、华东师范大学生态学教授张恩迪介绍,獐原本是上海最古老的“原住民”。到二十世纪初,上海再难觅獐的身影。

  “獐到了!”“那就是獐!”

  正嚷嚷着,12 只木条钉成的箱子整齐地排放在草地上,每一只箱子里都躺着一只熟睡的獐。透过木条间的缝隙,好奇的围观者难以窥见獐的全貌;隐约可见獐那片深褐色的、油光水滑的后背,伴随着熟睡中的呼吸,微微起伏。

  11月4 日下午,深秋的浦东滨江森林公园游客不多,围观的大多是记者。为了记录这种已经在上海地区消失100多年的濒危哺乳动物重回森林,20 多家媒体记者专程赶赴现场,见证“放獐归林”。

  带记者们来看獐之前,“放獐归林”活动发起者、华东师范大学生态学教授张恩迪一再重申:“千万不要太靠近獐,大家都往一个方向站,不要围住獐,不要挡在它前面,要留出空地给这些獐。”但是一看到獐,记者们还是忍不住围拢起来。

  獐是一种极其胆小的草食动物。它极敏感,即使在丛林里,也是一听见任何响动就惊惶失措,立刻逃窜。如果它感觉到危险临近,又无法逃脱,就会乱蹦乱撞,常常先于“危险”把自己弄伤。“现在要给獐注射‘解药’了吧。”一位男记者问。此前,为了把獐安全运到滨江森林公园,12 只獐都被注射了麻醉剂。

  张恩迪还是决定再等等。按照程序,接下来工作人员要把熟睡的獐抬出木箱,平放在草地上;然后给它们戴上无线电项圈,做好标记;一切准备完毕,就可以给它们注射一剂“苏醒针”,等它们醒过来,自行钻进林子深处。

  “我们都往后站一点。”张恩迪一边示意正好挡在林子前的记者往外走,一边用手势比划着,哪一片是可以围观、拍照的,哪一片地必须留出来。然后他才示意工作人员把12 只獐抬出木箱,平放在草地上;接着用空出的木箱子排成一道“障碍”,所有的人都被挡在了这道“障碍”之外。

  再三确定獐可以安全地回到林子之后,张恩迪才开始为这些獐注入“苏醒剂”。

  上海最古老的居民

  占地126 公顷的滨江森林公园,地处黄浦江、长江和东海“三水并流”处,园内有大片适宜野獐栖居的滩涂和自然森林。“这些菊科植物,就是獐最爱吃的食物。”公园园长徐忠指着满地碧绿的小圆叶子说。野獐已经从这片土地上消失了100 多年。

  据张恩迪介绍,獐原本是上海最古老的“原住民”。一些化石挖掘和文献记载显示,早在新石器时代,上海地区就有獐出没。直到19 世纪80 年代,上海市郊青浦、奉贤等地獐的数量还很多,人们很容易看到獐。到20 世纪初,上海再难觅獐的身影,獐最后完全绝迹。

  獐是一种敏感、羞涩的哺乳动物。

  和大多数草食动物一样,獐有自己的群落;但它们比较喜欢独自活动,最多成双结伴。獐的体形不大,比麝略大,通常体重约15-20 公斤( 雄15、雌20),体长约1 米。《本草纲目》有注:“獐无香,有香者麝也,俗称土麝,呼为香獐”。

  獐看起来像一只小鹿,但獐却是最古老的鹿科动物之一,是其他鹿类的起源。原本产于中国长江沿岸和朝鲜半岛的獐,19 世纪70 年代被引入英国。1992 年,张恩迪前往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研究方向就是“獐”。

  和鹿不同,獐没有角。雄性的獐,长着两根长长的獠牙,却没什么实际用处,撇在嘴边,像两根胡子。此外,獐喜欢游泳,《本草纲目》说它们“秋冬居深山、春夏居泽”。在古代,这些地方往往也是人选择聚居的地方。獐的世界和人的世界向来相去不远。人很容易在城市的近郊看到这种动物。

  《诗经·国风·召南》里有一首《野有死》,开篇就讲“野有死,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这里的“ ”,即为獐。也许在《诗经》描述的那个年代,人和自然还维持着共存不悖的关系,野地里死了的獐可以作为求婚礼物,出现在人类的生活里。但是很久以来,在人和獐的关系中,人的角色是捕猎者。

  大约100 多年前,已是繁华商埠的上海,见证了其本土最后一只獐的死亡。在獐繁盛的沿海海滨平原,其数量也不断剧减。1989 年,獐被定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此后,世界自然联盟也认定獐为渐危物种。

  在英国研究“中国水鹿”

  保护现有的獐并让獐重新回到上海,这是张恩迪多年的梦想,“獐的重新引入项目”也是他正在努力推进的项目之一。除了教授,张恩迪现在的身份还包括浦东新区的副区长。在成为官员之前,张恩迪还曾是一位野生动物保护专家,是中国最早呼吁保护藏羚羊的人之一。

  在英国留学期间,有一次,张恩迪的导师对他说:“这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你是中国人,却在英国研究中国水鹿(theChinese water deer)。”导师所说的“中国水鹿”,指的就是獐。这些被引入英国的獐,故乡便是上海。

  19 世纪70 年代,上海市郊随处可见獐。那时,造访中国的英国公爵贝德福德(Duke Bedford)在青浦的集市上发现一只被猎杀的獐,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动物。公爵对这种动物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决定买下獐,并运回英国,委托英国的研究机构来确认,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物种。

  结果,英国的研究机构发现,这是一种最古老的野生鹿科动物,是其他各种鹿科动物的起源。因为獐喜欢游泳,英国学界便为獐起了个英文名字,即为“中国水鹿”。此后,贝德福德公爵又陆续从上海带回去几只活的獐,试着在英国圈养。这些獐在英国形成自己的种群,其中大多数都集中生活在英国贝德福德郡的Whipsnade野生动物园里。

  在英国研究獐,却偶然得知这样一段曲折的往事。张恩迪开始琢磨,獐的原产地之一本来就是中国,为什么不能在中国研究獐?在上海研究獐?那时,张恩迪想从英国引入獐,因为那些獐是从上海迁徙过去的,和以前生活在上海的獐在亚种上是一致的。亚种是次于种的一个分类等级,同种生物不同亚种之间可以交配繁殖后代。据张恩迪介绍,獐有两大亚种。

  面对张恩迪的要求,英国野生动物园的态度却很迟疑。此后,张恩迪的导师告诉他:“过几年再给吧,等中国的生态环境好一点,我再把‘中国水鹿’给你。”

  从那以后,张恩迪决定,要用自己的力量,让上海的野生獐种群恢复起来。

  (本文来源:外滩画报 )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