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过去我们沼泽很多,牧场的草很也厚、很高,早上骑马,草上的露水都能把马靴打湿。现在草连地皮都盖不上。”

  从2005年6月至2008年10月,中国政府启动了一项“长江源区生态环境地质调查项目”,该项目显示,在全球气候变暖的大趋势下,地处青藏高原腹地的长江源区生态地质环境对该变化显得尤为敏感,冰川退缩、多年冻土萎缩、植被退化、沼泽湿地减少以及水资源减少……

  “已经到了触目惊心的地步。”长江源区生态环境地质调查项目负责人、青海省水文地质工程勘察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辛元红说。

  消失的“固体水库”

  长江在这里失踪了。

  和沱沱河、楚玛尔河一起被称作“长江三源”的当曲(曲在藏语即是河)源头,已经没有冰川了。

  2006年9月10日,辛元红和他的同事们来到这里时发现,资料记录中冰川所在之处、海拔5000多米的山上,只剩下冰块溶解后留下的冰碛物,以及大块的冰岩从高处滑落冲击地面所形成的终碛垄,形似土丘。

  这里是1978年中国长江源考察队确定的当曲源头多朝仁。当年曾随队考察的长江水利委员会老专家夏鹏章回忆,30年前的8月28日,他们到达多朝仁 时,海拔5395米的霞舍日阿巴山坡面上流出来一股小水,初始流量仅为0.1升/秒,“差不多也就是二两酒多的样子”,这里被定为长江的源点。

  但因为冰川的退化,当年那个二两酒的流量,长江的源点,辛远红已经找不到了。

  在寒冷的冬季,低温和足够的湿度使冰川变得丰满,到天气转暖,冰川开始融化并滋补自己脚下的河流。“冰川被称为高原河流的固体水库,一旦冰川彻底退化,那些主要由冰川补给的河流便会由永久性河流变为季节性河流,直至干涸。”辛元红神情忧郁。

  1969年到1970年间,中国军方通过航拍,标绘了彼时长江源冰川的位置。这竟成了此次辛元红唯一可以参考的数据。当曲流域的冰川本最不应该消失。长江源区冰川主要分布在北部的昆仑山、南部的唐古拉山及西部的祖尔肯乌拉山,以当曲流域冰川覆盖面积最大。

  冰川退缩已是长江源区的普遍现象,昆仑山脉玉珠峰南坡的冰川2005年与1971年相比,冰舌(在冰川的融化区,自山上往山下流出的舌头状冰体)退缩了1500米,每年要退缩40米,唐古拉山口东侧冰川侧向最大退缩量为125米,冰舌正面退缩265米。

  “从长远角度考虑,一旦号称‘固体水库’的冰川面积持续减小,其消融量也随之减少,长江下游来水量也将相应减少,湖泊将大面积萎缩,甚至干涸,导致源区荒漠化加剧。”据辛元红介绍,他们已经着手将此次的调查结果送抵总理的案头。

  辛元红的忧心还来自于黄河源的前车之鉴。2000年,他参与了国家对黄河源的考察。“1969年的时候,黄河源还有冰川,但2000年的时候,我们在整个流域已经找不到冰川的影子了。”辛元红说。

  长江源的井不出水了

  黄河源区曾经出现的一些生态灾难,已经在长江源区出现。

  2007年5月,辛元红在长江源区治多—曲麻莱一带考察沼泽湿地时,碰到一家当地牧民搬家,要去投靠亲戚。辛元红很奇怪,牧民解释说,这里的草场以前所生长的藏蒿草已经很少了,只生长牛羊都不吃的蒿草了。

  辛元红后来查资料才弄明白藏蒿草退化而蒿草却疯长的原因正是水环境的变化。

  藏蒿草属短根茎地下芽植物,而蒿草却属于长根茎的植物。因为地下水位的下降,两者在对水分竞争中,前者败下阵来。

  调查队发现,地下水位的下降,影响的并不只是草原上的植物。位于长江源区的曲麻莱县,原有的108眼水井近年来干枯了98眼,玛多县原有大小湖泊4077个,目前已有近50%的湖泊干涸,其余湖泊水位下降2米至3米。

  这背后,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多年冻土层的变化。“多年冻土层其实就是一个防渗层,它被学术界称作沼泽湿地的保护神。”辛元红解释说,“冻土层变薄,冻土层上面的地表水就会随之下降;而冻土层彻底消失,地表水就会渗漏,导致地表荒漠化。”

  多年冻土是指在地表下一定的深度内地温持续两年以上处于0℃以下的土层(冰、土及岩石)。辛元红他们调查发现,青藏高原南北界早已出现了片状冻土退化、岛状冻土消失现象。

  “植被像被子一样保护冻土层;冻土层像防渗层一样保护地表水;地表水支撑植被的生长。”辛元红画了一个圆圈,来解释这三者的关系,“整个生态是一个完整而脆弱的链条。”但在长江源头,辛元红多次目击了这个生态链条不可逆转地被破坏。

  冻土被破坏的后患

  2005年因修建治多—索加乡级公路,工程队曾在公路边开挖排水沟,揭掉了冻土的保护层——沼泽草甸,地下冰层暴露地表,经过近一年的融化,在路边形成一条一里多长的融陷槽。2007年,辛元红他们到公路沿途调查时,发现这里的冻土仍在融化。

  “冻土层融化迫使刚修好的公路改道,然后再掀掉了新的植被,再次导致冻土层融化、再次改道。如是循环,造成相当大的经济损失和负面影响。”辛元红说。

  “在多年冻土区修建黑色高等级公路是难以解决的世界性难题。青藏公路的修建虽然经历了改建工程、整治工程以及科研研究,但因全球性气候的变化以及工程初期由于对冻土认识水平的限制而造成的冻土破坏以及由此而留下的隐患是不可逆转的。”

  此次的调查发现,青藏公路沿线因人为破坏冻土而造成的不良地质现象比比皆是:楚玛尔河高平原区、五道梁盆地、秀水河—北麓河、沱沱河盆地的多年冻土 层,都因为公路修建而发生破坏。“另外,公路一旦经过沼泽湿地发育区,势必将整块湿地人为分为两片,使地处下游的湿地因失去水体补给而退化。”辛元红说。 “多年冻土的退化还会造成地质灾害,青藏公路、青藏铁路以及沿线居民点等工程建筑因多年冻土的不均匀退化引起地基不均匀沉降而破坏,还会引发融冻泥流等地 质灾害。”辛元红说。

  因为交通便利,青藏公路沿线是辛元红他们此次首先考察的一条线路。在沿线他们发现已经出现多处民居因为冻土层的变化而引起地基下陷,成为危房。

  现在草连地皮都盖不上

  还没有调研数据可以显示,长江源区究竟有多大的人群因为环境变化而改变了生活。但辛元红说,他们的确多次碰到过当地居民向他们抱怨饮水、放牧等方面出现的新问题。

  长江上游通天河畔曲麻莱县因缺水,致使县城两次搬迁,出现了“守着源头无水喝”的窘境。

  当曲,在藏语里是“沼泽河”的意思。资料显示,长江源区有沼泽湿地大多集中于长江源区潮湿的东部和南部,尤以当曲流域最为发育,现在调查发现,当曲流域的许多沼泽都已出现干涸和退化。

  辛元红担心沼泽湿地退化会形成环境灾难。沼泽湿地是地球上拥有丰富自然资源的独特生态系统,由于具有涵养水源、蓄洪调洪、调节气候、净化环境等功能,被称为地球的“肾脏”。

  基于对长江源区的生态环境地质进行的实地考察,辛元红建立了一个恶性生态演变的模型:多年冻土退化→区域地下水位下降→沼泽湿地退化→“黑土滩”形成→荒漠化扩大。

  “沼泽和湿地退化后形成的黑土滩,是非常可怕的地质灾难,可以说是除了耗子,什么都不长,下一步会沦为扬沙区,出现风、水蚀荒漠化。”辛元红说。

  资料表明,自1970年代以来,伴随着全球变暖,高平原和宽谷地带的多年冻土厚度减薄3—5米。“土壤水分含量明显降低,沼泽草甸向高寒草甸演替,导致植被生长发育受阻,甚至走向死亡,土壤层失去保护伞,沙漠化加剧。”辛元红说。

  在当曲考察时,辛元红曾雇过一个当地藏族助手。藏族助手说,“过去我们沼泽很多,牧场的草也很厚、很高,早上骑马,草上的露水都能把马靴打湿。现在草连地皮都盖不上。”

  (本文来源:南方网 作者:杨继斌)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