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减肥手术(Weight Loss Surgery,或Bariatric Surgery)的本质就是限制胃的容量或是人为地造成消化不良,来达到减肥的目的。比较常见的减肥手术有四种:可调节胃束带手术(Adjustable Gastric Band,简称AGB)、胃绕道旁路手术(Roux-e-Y Gastric Bypass,简称RYGB)、袖状胃切除手术(Vertical Sleeve Gastrectomy,简称VSG)及胆胰分流十二指肠开关术(Biliopancreatic Diversion With a Duodenal Switch,简称BPD-DS)。其中可调节胃束带手术与胃绕道旁路手术是美国最常使用的两种减肥手术。

  可调节胃束带术,用可置入人体的绷带样器械,扼住胃的“喉咙”,让饱胀的感觉提前出现,吃得自然就少了。

  胃绕道旁路手术,把胃分成大小两部分,小胃用来装食物并与小肠的后部接头,绕过了吸收营养的主战场——大胃与小肠的前部,想不瘦也挺难。因手术后小肠的形状像个“Y”,所以英文名字里特别加进了Y字母。

  袖状胃切除术,看图就明白了,切除胃的主要部分,想多吃?没地方了。因手术后胃的形状有点像袖子而得名。

  胆胰十二指肠开关术,除了像袖状胃切除术那样切除胃的大部分外,还要断开胃与十二指肠,让胃跟小肠远端连接,十二指肠与小肠的上半部分则跑去跟结肠连接。以这手术的复杂劲,瘦是必须的。

  前面两种手术还有把胃恢复正常的可能,后面两种则是完全不可逆的。现在还有种减肥手术是在胃内放置气球或水球,同样是缩小用来容纳食物的胃的空间,也能达到减肥的目的。只是这个气球或水球目前还没有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U.S.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的认可。

  减肥手术在我国还算是个“新鲜手术”。在美国已经是治疗病态肥胖的一个安全、有效的手术。上个世界90年代,美国每年有1万6千人做减肥手术。到了2003年,仅在2003年这一年,美国就有10万3千人接受减肥手术。这当中自然有肥胖人口增加的因素,腹腔镜的发明也让人们更容易接受减肥手术。有了腹腔镜,做减肥手术不用再开腹了,只要在肚子上打几个小洞就行,而且手术后恢复得也很快。上面提到的减肥手术如果使用腹腔镜操作的话,名字前面就要加上Laparoscopic(腹腔镜),它们的缩写也就变成LAGB、LRYGB、LVSG了。

不是比标准体重多点肉就能做减肥手术

  1998年世界卫生组织将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BMI),即体重除以身高(米)的平方所得数值大于等于30、大于等于35分别定义为肥胖、重度肥胖。减肥手术只是帮助那些严重肥胖的人减轻体重并控制体重的。如果只是有点小丰满或是正常体重追求骨感美,是不符合减肥手术的手术标准的。减肥手术的标准以什么为准呢?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的推荐标准来说,就是你严格地遵循了饮食控制加运动的疗法或是其他的医学治疗,可你的身体质量指数(BMI)依然维持在高位40或之上(即男性要比标准体重高45.4Kg,女性则高出36.4Kg),或者BMI虽然在35与40之间,但有严重的肥胖相关的并发症,比如肥胖导致的心脏疾病、糖尿病、睡眠呼吸暂停等,而且还要年满18,未超65,才能进入减肥手术的名单。

  BMI标准把一大批人卡在了减肥手术室的门外,不过2011年2月16日之后,他们中的很大部分都能接受减肥手术了。因为FDA在2011年2月16号扩大了可调节胃束带术的手术范围:BMI指数在30到34之间,并且有严重的肥胖并发症,也进入了可调节胃束带手术的手术范围。

  以上是西方人减肥手术的标准,以前我国香港、台湾等地区一直使用这一标准。但东西方人的体质毕竟还是有差异的,这个减肥手术的标准真的适合东方人吗?2000年及2001年两项针对香港肥胖患者的研究表明,相同BMI指数,中国人的体脂肪是高于白种人的。这也就是说,即使中国肥胖者的BMI指数达不到WHO严重肥胖的标准、够不上NIH的减肥手术标准,但其患有肥胖相关的疾病的风险仍然是很高的。因此,2004年亚太地区将BMI大于等于25、大于等于30分别定义为肥胖、重度肥胖。而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在对我国肥胖人数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建议我国肥胖的临界值应为BMI大于等于28。

  2005年亚太减肥手术组(Asia-Pacific Bariatric Surgery Group)召开共识会议,推荐亚太地区人群的减肥手术标准为:BMI大于37,或是大于32但患有糖尿病或其他两种肥胖相关的并发症。但我国现有的开展减肥手术的医疗机构,大部分采取的是BMI大于等于32或低于32但有肥胖并发症即可手术的标准。这个标准跟亚太地区减肥手术标准相比,门槛有些偏低。对此,最早引入腹腔镜治疗肥胖的第二军医大学长海医院微创外科主任郑成竹教授认为,我国的肥胖人群多是腹型肥胖(也称苹果型肥胖,脂肪都聚集在腹部而四肢并不胖),腹型肥胖导致的脂质过度堆积又是引发心脑血管疾病的危险因素,而且腹型肥胖的人BMI指数可能并不高,因此,对我国的肥胖人群来说,BMI指数与肥胖并发病高危性并不完全对应。手术标准也就需要做相应的调整,不能一味跟国际接轨。腰围应成为我国的个性化肥胖指标。

  知道了手术标准,算一算自己的BMI指数,如果不在此列,就不要到医院凑这个热闹了。因为只有对符合标准的人来说,手术的风险及术后并发症的危险是小于病理性肥胖导致的并发症的危险的,因此,给他们做减肥手术是趋利避害。可是如果你不在此范围内,却强行进行这手术,可能会变成自找麻烦。

减肥手术之后

  体重当然是减轻的。瑞典一项研究在对接受了减肥手术和未接受减肥手术的重度肥胖人群进行了2年的随访,发现在重度肥胖人群中,减肥手术是最行之有效的办法,其余方法对重度肥胖患者几乎没有作用。而在减肥手术中,胃绕道旁路手术的减重最明显,而可调节胃束带术则最小。

  胃绕道旁路手术除了在减轻体重方面有显著的优势外,对肥胖导致的2型糖尿病的治愈作用也十分显著。发表在年度外科学(Annals of Surgery)的胃绕道旁路手术对2型糖尿病的作用(Effect of Laparoscopic Roux-En-Y Gastric Bypass on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一文指出,在对1160名患有2型糖尿病或是糖耐量减低的超重者,接受胃绕道旁路手术后,长达5年的研究表明,胃绕道旁路手术后,83%的人空腹血糖及糖化血红蛋白浓度恢复正常,另外17%的人其糖尿病病情也有显著改善。更重要的是,80%的患者不再需要口服治疗糖尿病的药物,79%的人不再需要胰岛素治疗。而且研究还显示若因肥胖并发2型糖尿病,如果能尽早接受减肥手术,那术后2型糖尿病的治愈率也会相应提高。当然了,胃绕道旁路手术的风险也比可调节胃束带术要高。高风险,高收益!

  年度外科学上的另一篇文章(Surgery Decreases Long-term Mortality, Morbidity, and Health Care Use in Morbidly Obese Patients)在对1986-2002年间在麦吉尔大学健康中心(McGill University Health Centre)接受减肥手术的1035名超重人士与魁北克省健康保险数据库中未做减肥手术的5746名超重人士进行统计学上的对照研究后,得出结论:因为减肥手术对超重人士减重的作用极之有效,也将超重人士患上冠心病、癌症、内分泌疾病、感染及精神紊乱等肥胖相关疾病的机率显著降低,从而使接受减肥手术组的人死于肥胖相关疾病的机率明显低于未接受手术组。

  坏处,或者说手术后,你的人生将从此改变。做完手术,你依然需要控制饮食与锻炼。减肥手术后,尤其是胃绕道旁路手术让消化系统绕了太远的路,不仅需要对病人本身的情况密切关注,还需要患者自身用紧张的毅力在接下来的人生中小心饮食、适量运动。如果不是病理性肥胖,只要有了这样的毅力,何愁减肥不成功呢!

  维生素与矿物质缺乏。减肥手术后,吃得是少了。但营养也少了,尤其是胃绕道旁路术后,患者缺乏铁、维生素B12的机率较以前增加了30%,发生缺铁性贫血的机率也比以前增加了50%。还有骨质疏松也不可忽视。可调节胃束带术发生营养不良的程度虽然低,也不是完全不发生,维生素与矿物质的补充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想当妈妈?暂缓!有的医疗机构把未生育女性都写进到手术适应人群,因为重度肥胖也可能导致不孕,但减肥手术后,体重的减轻虽然明显但也是渐进的,不是一两个月就能降到一个稳定的范围内,而是需要半年至两年,甚至更长时间。在体重稳定之前,是不适宜要宝宝的。因为体重快速减轻再加上营养缺乏,很可能会伤害到肚子里的宝宝。

  不可小看的副作用。因减肥手术限制了胃的空间,或是手术所做的吻合口发生狭窄,那恶心、反胃、呕吐、大量出汗(胃部手术后交感神经兴奋导致)都不可避免。由于胃容量变小,胃里的食物非常快速地进入小肠还会引起倾倒综合征,通常是吃饭时或是饭后半小时内出现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及心悸、出汗、眩晕等症状。还有一些病人需要进行后续手术来纠正诸如疝气、感染、吻合口破裂这样的并发症。

  看出来了吧,这减肥手术在减轻体重上确实很靠谱,只是这么靠谱是针对超重人士而言的。手术过后,各种不适、各种营养缺乏,跟“安逸”可不沾边!

据说,整形会上瘾。做完减肥手术,小心控制就能安枕无忧了吗?错了,体重减轻后,之前撑得紧紧的皮肤现在松松垮垮地,再去做个什么手术好呢……

  参考文献:

  Nicolas V. Christou, MD, PhD, John S. Sampalis, PhD, Moishe Liberman, MD, Didier Look, MD, Stephane Auger, BSc, Alexander P.H. McLean, MD, and Lloyd D. MacLean, MD, PhD. Surgery Decreases Long-term Mortality, Morbidity, and Health Care Use in Morbidly Obese Patients. Ann Surg. 2004 September; 240(3): 416–424.

  Philip R Schauer, MD,* Bartolome Burguera, MD, Sayeed Ikramuddin, MD, Dan Cottam, MD,* William Gourash, CRNP,* Giselle Hamad, MD,* George M. Eid, MD,* Samer Mattar, MD,* Ramesh Ramanathan, MD,* Emma Barinas-Mitchel, PhD,§ R. Harsha Rao, MD, Lewis Kuller, MD DrPH,§ and David Kelley, MD .. Effect of Laparoscopic Roux-En Y

  Gastric Bypass on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nn Surg. 2003 October; 238(4): 467–485.

  Lee WJ, Wang W. Bariatric surgery: Asia-Pacific perspective. Obes Surg 2005;15:751-7.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