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奇特的木身陶头

仿西周青铜礼器的超级陶鼎

  从畅销小说《鬼吹灯全集》里的无头将军,到巫楚文化时期巴国无头将军巴蔓子,以及湖北枣阳九连墩无头将军的传说,让无头将军扑朔迷离,甚至演绎成志怪神话。万众期待的六安战国双墓南墓内棺4月20日打开后,也惊现无头将军,棺内除了一具无头骸骨,没有一件随葬物品。于是,无头将军被各家媒体在次日报道中推理成多种版本。记者自始至终是六安战国双墓考古发掘的全程亲历者,根据现场考古实况并结合相关史料,尽量给读者一个贴近历史真相的解析,也算凑上一个新版本。

  陶首木身,外藏室已发出暗示

  当4月12日六安战国墓南墓外藏室积水排完后,考古人员在外藏室南边厢发现一些陶头木身俑,其红陶烧制的陶头与木雕身材组合在一起,十分奇特。陶头五官分明,神态极似秦俑,从各地出土的战国玉人、陶俑、木俑头部看,虽然天南地北信息闭塞,但文字规范、文化相通,其人物形象基本一致。

  从战国时期开始,因大量的人殉造成劳动力的不足,遂取缔商周时期的活人殉,改为俑殉之制。于是,陶俑、木俑在战汉墓葬里屡见不鲜,但用陶头木身作俑极为罕见,难怪考古人员说“入行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俑”。那么,陶头木身是楚人别出心裁的创意吗?现在回过头来思考,这绝非楚人的标新立异,似是古人通过陶头向我们释放某种信息:棺内主人死得惨烈,是一位后人敬仰的无头将军!所以,古人用多个面容安详的陶头替棺内的将军补上缺憾,让卒者英灵在九泉之下安息。

  将军无头,并非获罪斩首

  六安战国双墓南墓内棺开棺惊现无头骸骨后,有报道说,墓主人触犯了楚国的某种法律,因此获罪掉了脑袋。这是对历史的误解,对无头将军的亵渎,让将军背上千古奇冤。

  史载,战国时期军事刑罚发展完善,在战场上逃亡或投敌的将领,“命曰国贼,身戮家残,去其籍,发其坟墓,男女公于官”。“身死家残”就是杀头抄家,“发其坟墓”就是掘墓暴尸,“男女公于官”,就是鬻卖家属为官奴。南墓内棺内的主人若是触犯了楚律处斩,他的家人都要遭殃,更谈不上高规格厚葬。

  战国晚期,在秦国军事压迫下,楚国都城步步东迁,直至迁于寿春〔今六安寿县〕,历经考烈王、幽王、哀王、负刍四世,历时19年。公元前223年,王翦、蒙武统率秦军向楚国纵深进攻,一举攻破楚都寿春(今寿县西南),俘楚王负刍,楚亡。那时代,作为楚国最后一个国都的“寿郢”及周边广大地区战事不断,六安作为楚属的战略要地,更是难免战争。作为一方守将,迎敌抗敌乃兵家常事,战死沙场被敌方割去项上首级回营邀功请赏很是自然。因为割首记功,是战国时代各诸侯国沿用的典制。楚幽王时,春申君黄歇因中奸人之计在寿春南门,被埋伏的死士砍下头颅,成为战国无头之相。

  六安战国双墓南墓里的无头将军,当年即属于这样的殉职,因为从安然无恙的夫人墓,从南墓一椁三重棺的从容葬制里,从外藏室出土的珍贵文物里,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他非正常死亡后的正常安葬。

  铜鼎陶鼎,乃将军身价铁证

  考古专家都知道,中国古代礼制规章有严格的等级制度。而在礼器中,最重要的标志性器物就是铜鼎,它的数量直接显示墓主人的身分等级。春秋战国时期,鼎一直是国家重器。因此墓葬出土的青铜鼎,是权势的象征。据文献记载,天子用九鼎八簋,诸侯七鼎六簋,大夫五鼎四簋,元士三鼎一簋。

  六安战国双墓南墓里出土青铜鼎4件、陶鼎11件,有柄青铜戈4件,错金嵌绿松石宝剑1件,皮质铠甲1件。据此,可以确定墓主人应是相当于大夫级的楚国贵族将军。从这些实战兵器里可以看到,有柄青铜戈为步战之器,因为车战铜戈木柄较步战戈柄长。青铜剑也非一般战国铜柄剑,其错金嵌绿松石装饰,充分佐证这是将军佩剑或指挥剑。那件皮质铠甲保存状态较好,有望修复,其用途也是高级将领的全身披挂,其价值堪与玉衣媲美。因为金缕、银缕、铜镂玉衣在国内多家博物馆都能看到,但全身铠甲实物却是凤毛麟角。还有南墓东南西北边厢的回廊葬制,亦代表着墓主人有一定的等级。连外椁算上,南墓可称为一墓四棺椁,而棺椁制也是战汉时代彰显死者身份和等级的葬制。从南墓井然有序的葬制和珍贵随葬品来看,毫无因获罪、因战乱而仓促下葬的乱象,将军得到了应有的礼制,与其身份完全相符。虽然,将军身首异处不知英名,仍然不失为国捐躯的一代战将,将军抛头颅洒热血的惨烈瞬间,永远定格在历史的天空。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