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这也许是个一个晨雪初霁的秋天,峡谷里那些生灵在这天的活动,一如过往的万年。

  在树木不能生长的“树线”以上,地面还堆积着晶莹的碎雪,当清晨的阳光刚刚照到这里时,血雉开始呼朋引伴,准备去树线附近觅食。

  【血雉 Ithaginis cruentus ,分布海拔 3200-4700米(吴秀山/大峡谷/IBE)。】

  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一对白眉朱雀在紫红色的小檗枝条上,叽叽喳喳地说着甜言蜜语。

  【白眉朱雀 Carpodacus thura ,分布海拔 3000-4600米(董磊/大峡谷/IBE)。】

  清晨的薄雾褪去,高原的阳光,照进了稀疏的林芝云杉林里。雪线以下,开始活跃起来——毕竟夏末的热闹,还没有远去。

  【林芝云杉 Picea likiangensis var. lizhiensis ,分布海拔2900-3700米(徐健/大峡谷/IBE)。】

  河边向阳的灌木丛中,结满浆果的沙棘枝上,一只尺蠖懒洋洋地爬,它想趁着为数不多的温暖日子好好吃几顿,却也不担心成为鸟儿的食物。它时刻准备着挺直身体,假装树枝。

  【尺蠖,尺蠖蛾科 Geometridae 幼虫,此科世界广布(董磊/大峡谷/IBE)】

  而河岸另一侧,喜马拉雅大黑蜜蜂——世界上体型最大的一种蜜蜂——正从岩壁上的巢里出动,开始一天的忙碌。

  【喜马拉雅大黑蜜蜂 Apis dorsata laboriosa ,分布海拔2500-3000米(董磊/大峡谷/IBE)。】

  与此同时,黄腰响蜜鴷正在遗弃的蜂巢上取食蜂蜡。它看上去满眼无辜,其实也许蜂巢原来的主人就是被它害得弃巢而去:黄腰响蜜鴷挑起胡蜂群和蜜蜂群的战争,然后坐收渔利。

  响蜜鴷在非洲的亲戚就是我们在自然纪录片中常看到的把蜜獾引到蜂巢的小鸟。以往,人们认为黄腰响蜜鴷只能在巴基斯坦、印度北部和缅甸东北部见到,它们出现在雅鲁藏布大峡谷中的身影,是一个让人兴奋的意外。

  【黄腰响蜜鴷 Indicator xanthonotus ,分布海拔1450-3500米(吴秀山/大峡谷/IBE)。】

  河谷也是大型动物活动的园地,一身狐狸颜色的小羚羊——红斑羚来到河岸陡峭的岩石上,它机警地注意着周遭的动静。

  【红斑羚 Naemorhedus baileyi ,分布海拔2000-4000米(吴秀山/大峡谷/IBE)。 】

  另一处,羚牛在傍晚河谷柔和的光线中出现——它们在山坡上游荡了一圈后,成群来到河边喝水。羚牛和红斑羚都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随着天气渐渐变冷,它们更频繁地来到低处的河谷活动。

  【羚牛(藏南亚种) Budorcas taxicolor whitei ,分布海拔1000-4000米(董磊/大峡谷/IBE)。】

  这些缤纷、惬意、慵懒、忙碌、诡诈、羞涩、敦厚……这些让人们赞叹的种种,每天都在默默上演。从雅鲁藏布江边到高耸的雪峰顶上,不同的高度,也总有不同的风景,不同的故事。我们希望用影像见证它们,保护它们,让这些故事不被打扰。

视频集>>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