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我是一只蜘蛛,一只特别的蜘蛛。我的记忆跨越了1.6亿年——是的,我曾经生活在属于恐龙的侏罗纪中期。沉睡了这么久,我感觉有点寂寞。我变成了传说中的化石,在我千千万万的同类中,我幸运地得以重见天日。

与恐龙同行

  你看,我的样子依然那么清晰,瞧我8只纤长的脚,足有7厘米长,身子能达到15厘米。伸出你的手掌,我可以从你的掌根伸展到指尖。你无法将我握在手中——我是一只巨大的蜘蛛,即使今天看来也是这样。

  【在内蒙古发现的距今1.65亿年的侏罗络新妇蛛化石 Nephila jurassica,这是已发现的蜘蛛化石中体型最大的一种。】

  虽然在现代的地球上生活着比我更加巨大的捕鸟蛛和狼蛛,不过他们的祖先比起我来,都算晚辈——大部分古蜘蛛们,早已在漫长的进化史中灭绝了。而我的后代,络新妇属蜘蛛们(Nephila spp.),至今仍活跃在世界各地的热带和亚热带森林中,它们都是结圆网的优秀猎手。

  一觉醒来,我感到恍如隔世,周围都是稀疏的温带灌木和干燥的草原,这与当年的环境大相径庭。在那个年代,世界上所有大陆还紧紧地挤在一起。这片被地质学家称为泛古陆的地方,位于纬度很低的区域,雨量充沛,布满了郁郁葱葱的热带森林。高大的裸子植物,像是铁树和银杏们,长得遮天蔽日,满是苔藓的土地上,覆盖着各种蕨类。

  在这没有花朵、没有青草的森林中聚集着各种动物。昆虫们在低空盘旋,长得像水黾(mǐn)的古竹节虫在水面滑行捕食[1],两栖动物在泥地里扭动着身躯。各种各样的翼龙占据了天空,还有看起来很像始祖鸟的带毛的恐龙,比如著名的胡氏耀龙,甚至还有原始的哺乳动物。

【胡氏耀龙 Epidexipteryx hui 复原图,作者:邢立达,赵闯。】

前160万世纪杀人网络

  我就在高低错落的枝叶之间,架起金色的丝网。不会结网的蜘蛛不是好蜘蛛——虽然现代丛林里那些雄赳赳的浑身长毛的大蜘蛛们有着花样百出的捕食方式,可是我和我的后代们,依然在网路上摇曳(啊,网路,多么Geek范儿的一个词)。是的,在老老实实干本职工作的蜘蛛中,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我们络新妇家族都是个头最大的,织出的网也是最华丽的,大小能抵上一把撑开的雨伞,在阳光下反射着金碧辉煌的色泽,好似皇宫一般!

  【现生络新妇属的大型织网蜘蛛:南非的 Nephila inaurata ——脚张开可以长10厘米,能用金色的丝织出将近1米宽的大网。转自M. Kuntner / National Pictures。】

  在我生活的年代,昆虫的种类比你想象的丰富许多。当时,地球上2/3的物种都属于昆虫纲。从蜻蜓,到蝉、甲虫,还有花哨的看起来很像蝴蝶的脉翅目昆虫……大大小小的飞虫,只要胆敢侵入我的领空,便难逃俘虏。它们会狠狠地撞在网上,六足陷进富有黏性的汁液中动弹不得,惊慌失措。哈哈,别着急,我马上就赶来——享受午餐,要用一种优雅的方式。

  我会先给猎物体内注入毒液——一种麻醉剂,让它安然昏死过去;然后再在它体内注入特制的消化液。我们蜘蛛的消化系统并不发达,空间不足,所以要事先把食物烹饪处理一番,再美美地、享受地消灭掉。

  除了昆虫,甚至某些树栖攀龙幼仔,脚下一滑落进来,也有可能难逃这“天网恢恢”。而生活在现代的络新妇属蜘蛛,则时不时能够捕到小鸟或者蝙蝠之类的珍馐。

  【网友想象的侏罗络新妇蛛捕食攀龙类恐龙(擅攀鸟龙科 Scansoriopterygidae,胡氏耀龙也属于此科。)的情形。作者:HodariNundu / DeviantArt。】

  我和我的后代捕食几乎所有会飞的昆虫;而那些恐龙、飞鸟之类的庞然大物并不爱惹我们,因为我们有毒,并且平时栖息在不易发现的角落,只有食物上门的时候才会露面。所以,我们是食物链上高端的捕食者。很难找到像我们这样幸福而悠闲的生物了——网上订购各种各样、不同口味的食物,天天送货上门(包邮唷亲),更不用为谁送命。藏在某片银杏叶底,等待猎物的时候,偶尔思考一下天空和云彩的哲学关系,嗯,感觉不错。

亿年女王

  正因为不愁吃喝,所以我们的后代能够一直延续,甚至没有被自然选择改变多少。不过,穿越到现代、作为化石重见天日的我的同类并不多,目前一共只有2只——比起成千上万的其它节肢动物的化石,算是凤毛麟角了。另一只是早一些时候在我的附近发现的,体型比我要小一些,同样是一只雌性。

  我死于一场巨大的火山喷发。天崩地裂声中,有毒的喷发气体让我失去了知觉;炙热的火山灰层层掉落,把我掉落水底的尸体像和水泥一般凝结起来。时光停滞在了那一刻,在我微微张开前腿看向前方、思考着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切都停止了。

  还好,我是幸运的。许多我的同类自然死亡之后,没入泥土,不久便腐烂掉了;唯有在火山喷发中遭遇不测的我,落入水中并被沉积物所覆盖,才得以清晰地保存下完整的体态。

  即使已经变成了化石,我依然怀念那些结网而生的日子,我那三五年有限的、悠闲的生命。不过,我很欣慰,过了一亿多年,我依然是蜘蛛之王。我和我的后代们的巨大身形,让“络新妇”三个字依然有人敬畏。

  叫我女王吧!和大多数蜘蛛一样,我的体型比我雄性的同类大三到四倍。什么?你问我会不会吃掉我的伴侣?嘘……这可是一个秘密。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侏罗纪大蜘蛛:它吃过恐龙? 1 我是一只蜘蛛,一只特别的蜘蛛。我的记忆跨越了1.6亿年——是的,我曾经生活在属于恐龙的侏罗纪中期。沉睡了这么久,我感觉有点寂寞。我变成了传说中的化石,在我千千万万的同类中,我幸运地得以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