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2011年4月4日,英国情报机构军情五处(MI5)公布了一批二战时期的绝密档案。档案披露,纳粹特工曾试图使用各种毒剂杀害盟军将领和士兵。不过这其中有的毒剂跟纳粹的好多研究一样不靠谱,甚至连他们自己的特工都不相信:这东西也能杀人?

“过去下毒的方式弱爆了!”

  盟军从某支被俘的德军特工小分队那里获得的文档显示,德军情报部门“纳粹帝国中央保安总局”(Reichssicherheitshauptamt ,RSHA)曾计划利用暗杀、投毒等手段在盟国进行颠覆破坏活动。这支小队由四人组成,其中包括一名女性,他们是在二战结束前两个月,也即1945年3月被空投到法国圣昆廷(St Quentin)附近的安永(Ayon)执行任务的。不过,他们还没有见到目标,就被盟军捕获了。

  经过审问和调查,盟军发现他们持有形形色色的毒药。一般的情报人员都会携带装在安瓿里的少量氰酸类毒剂,用以在被捕后自杀用。而这些人的毒药则显然不是为自己准备的,这些毒药都是纳粹研究出的“新品”,使用方法多样,可以说是“多重保险”。

  不同的投毒方式适用于不同的场景。如果想在火车上下手,那么可以使用这样的毒剂:特工会随身携带装在小玻璃管里的阿司匹林片,它看起来和正常的药品并无差异,但其中掺有1-2片剧毒的药品。服用后十分钟,死亡就将如期而至。不过,同为间谍,对方凭什么要吃你给的小药丸?

  纳粹的情报部门给出了这样的解决办法:当特工与目标在车厢内共处时,他会先劝说目标抽特制的雪茄,这种雪茄烟会引起剧烈的头痛;然后再递上阿司匹林,让目标服一片以缓解症状。当然特工本人也会抽烟并服药,以免引起怀疑。

  尽管听起来不错,但要对方在火车上消除戒心、乖乖接过陌生人的烟草和药片,似乎还是很有难度。就连被捕间谍之一,也承认这方法实在是异想天开。

  如果目标逃过一劫,顺利下榻酒店该怎么办?纳粹设计的死亡陷阱仍然会在房间里等着他。情报人员将毒粉裹在磨碎的玻璃粉末上,撒在门把手、书本、案几上;此外还可以由伪装成服务员的情报人员将毒粉撒入。当室内遍布这种毒粉时,目标单纯吸入并不会致死。但如果不小心呛咳,通过喉咙吞进去,比如在喝茶,吃饭时吸入的话,目标也就活不长了。

  如果在酒店房间里发现摆放得整整齐齐、十分诱人的雀巢咖啡、砂糖、卷烟和德国著名品牌Sarotti牌巧克力,不用怀疑,它们也可能是陷阱的一部分。既然这样,那我吃自己的糖,抽自己的烟总行了吧?还真不一定!当目标悠闲地躺在扶手椅中点燃一支自带的、无害的雪茄时,危险也并没有离他而去。纳粹发明了一种特制的杀人打火机,火芯附近有一片光滑平面,专供放置毒药用;这种直径1mm的棕色丸状毒药不但可以放在火机里,还可置于烟灰缸中,一旦未燃尽的雪茄或烟灰使药丸受热挥发,附近的人都难逃一死。

纳粹曾试图将毒剂藏在咖啡和香肠里,毒害盟军官兵。

  比起毒剂,细菌武器则是女性特工的最爱。她们可以将装有细菌的容器藏在对折的化妆镜中间,再收进手包里,看起来就像略微别致一点的化妆品。一名女特工就声称他曾经在“培训教程”上看见装着不同颜色的液状或粉末状毒药、细菌的试管。纳粹的技术专家甚至公开在特工面前讨论向他们提供细菌的计划,但当特工要求了解更多的细节时,却被告知“天机不可泄露”。

鸿门宴……还是造假酒?

  一场豪华的宴会,酒足饭饱之际往往也是夺人性命的最好时机。在这次公开的文件中还透露了纳粹的某份会议记录。会议上德军的技术专家们讨论了向饮料和食品中下毒的技术细节,包括向威士忌、杜松子酒、利口酒、葡萄酒等多种酒品中投毒的可能性,一名党卫军成员还在会上提出了具体的配方请求。在激烈的讨论之后,专家们得出结论,最简单可行的方法是在酒里混进甲醇……(好吧,这一点早已经被造假酒的想出来,纳粹专家也不过如此吗。)

  记录中还提到,也可以用毒性物质处理盘子,或者通过皮下注射器将毒物注到香肠一类食物之内缓慢积累;这些毒剂可能要数小时或数日才会发作。记录的备注大概可以解释如此做的原因:“尽量不要让尸体留在赴约现场,而要让目标在离开之后才死亡。”

防不胜防

  二战末期盟军占领德国领土后,纳粹特工仍然活跃在地下,以投毒等活动对盟军作战人员进行袭击与刺杀。

  1945年3月,一名警方信使受命前往赖恩斯贝格(Reinsberg),在那里和一名纳粹情报人员接头。后者交给他一个小包裹,并叮嘱他“千万不要离身,睡觉时也要搁在枕头下面”。

  接下来的发展十分俗套:这位信使没能控制强烈的好奇心,拆开了包裹,在里面发现了上百支约2.5英寸长,铅笔一般粗的金属小管。打开管子时,信使闻到一股令人反胃的气味并感到昏昏欲睡;更不凑巧的是,此时他左手恰好有个微小的伤口……不久伤口便开始肿胀变色,检查表明,毒素侵入了他的血液。

  一个月后,在魏森费尔斯(weissenfels)又发生一起饮品投毒事件,导致四名美军入院,一人死亡,两人有生命危险。经检查,投入饮料的液体毒药无色透明,闻起来酷似飞机涂布漆,也是一种不会当场发作的慢性毒药。其他医院也相继报告了类似的死亡事件。

  英国军情五处(MI5)反间谍部门的首脑罗斯柴尔德(Rothschild)勋爵将缴获的巧克力和咖啡送去检测毒性,并询问军队专家砒霜是否可用于面包和西点下毒。MI5对此的评论是:“要通过严厉的惩罚措施,禁止士兵食用任何德国制造食品或吸食德国烟草。”

  除了各种奇奇怪怪的下毒方式以外,我们还能从这次解密的文档中发现更多有趣的细节。

盟军在缴获品中发现一种伪装成皮带扣的手枪,表面刻有纳粹标志,展翅之鹰的纹章。按下按钮,皮带扣外壳随即翻开,露出直指前方的双管枪口;再按两下,这把枪就会双弹齐发,站在面前的人将瞬间被夺走性命。

盟军缴获的皮带扣手枪,情报人员可以用这样的手枪进行暗杀。

某份报告中称:“要特别在被俘间谍身上及居住处杂物堆中寻找打火机、药品、食物、烟草等显然不该出现在厨余垃圾中的东西。” 这份题为“德军恐怖活动手段”的报告被盟军最高统帅部反情报作战室列为保密级。不难看出,纳粹的“全方位投毒计划”确实让盟军吓的不轻。报告中还称,德军的反间谍机关Abwehr曾计划利用毒品的流通打击北非的美军士气,但这份计划最终宣告流产。这些毒剂听着挺玄乎,不过真正成功的其实也没多少:一个截获于1944年2月的德军文件显示,德国因为在波兰使用毒剂失败,而不得不慎重考虑继续使用毒剂。但是这也确实让盟军的情报机构惊出了一身冷汗,所以也算是比较成功吧!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用咖啡、假酒杀人,纳粹专家不过如此! 1 2011年4月4日,英国情报机构军情五处(MI5)公布了一批二战时期的绝密档案。档案披露,纳粹特工曾试图使用各种毒剂杀害盟军将领和士兵。不过这其中有的毒剂跟纳粹的好多研究一样不靠谱,甚至连他们自己的特工都不相信:这东西也能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