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2010年4月27日,迪纳利国家公园“滑雪穿过这无名的垭口,让我很紧张,”极限穿越者安德鲁· 斯库尔卡说,“我担心春天这阳光明媚的暖和天气会带来雪崩。”此行,他已经走过了1802公里,还有5728公里要走。

  4月17日,迪林杰河“我尽了最大努力,滑雪靴里还是被雪水浸透了。”斯库尔卡努力地跳过几条小河,“夜间,所有的东西都冻得硬邦邦的,早晨我只好逼着自己把脚塞进冰靴子里。”

  8月19日,阿拉特纳河谷“我划着自己的小橡皮艇,渡过这条水深但流速缓慢的河,”斯库尔卡说,“我一到对岸就在沙洲上生了一大堆火,取暖做饭。”阿拉特纳河从北极之门国家公园蜿蜒向南流去。

  4月17日,迪林杰河,斯库尔卡解释突如其来的眼泪,他严格的进食计划并未打乱

  撰文:丹 · 科佩尔 DAN KOEPPEL

  摄影:迈克尔 · 克里斯托弗 · 布朗 MICHAEL CHRISTOPHER BROWN

  翻译:闾佳

  安德鲁 · 斯库尔卡感到灰心丧气,这对他来说是稀罕事儿。自2002年以来,他只靠双脚完成了4万多公里的行程,在29岁之年就已经跻身世界上走得最快、经验最丰富的徒步探险家之列。但这一刻,他坐在阿卡斯加的小村庄斯莱纳的邮局门口,撕开补给包裹——里面塞满各种物品:跟滑雪杖交替使用的登山杖,精确分配份量的脱水意大利面,为了节省空间而压碎的薯片,仔细称过重量的巧克力豆;还有地图,上面标着他几个月之前收集整理的情报和攻略——努力想要振作起来。此时是5月,总长7530公里的阿拉斯加徒步环行计划才进行了不到三分之一。还有几个月的路程在等着他,绝不能在这时候就没了信心。

  问题出在半融化的雪上,一大团一大团挂着冰碴的烂雪块撑不起滑雪者的体重。在阿拉斯加山脉,斯库尔卡费尽力气,却深陷冰雪之中。他试着往山坡上走,以为海拔更高处的春雪会更冷,更硬实。不是这样的。于是斯库尔卡只有步行,每一步都踏进齐膝深的雪里。有一天他只走了不到19公里路,这可不是斯库尔卡惯常的速度。2007年他在美国西部走了一大圈,行程11064公里,平均每天走53公里;再早两年,他还顺着所谓的“海洋大串联”路线,从魁北克的大西洋海岸徒步12517公里,到达华盛顿的太平洋海岸。要完成这样的壮举,虽说强大的体能和意志力功不可没,但斯库尔卡能成为超级徒步圈子的传奇人物,靠的还是事前的准备工作,是对途中每一公里、每一小时的精确管理。

  可惜阿拉斯加不愿意被“管理”。

  在离斯莱纳不远的地方,他用路边的公用电话给马萨诸塞州的家人打电话报平安。旅程中漫长的步行路段才刚刚开始,异于往常的压力浮出了水面,突然,他哭了起来。

  在一般人印象中,阿拉斯加的偏远地区只属于那些身披灰毛大氅的“山地人”——早期西部猎户和探索者,兴许再加上几个抛弃文明投奔蛮荒、靠糖果零食过活的嬉皮。斯库尔卡两者都不是,哪怕连续承受了好几个星期的孤独、泥泞和折磨,他也是一副典型美国好小伙的样子,举止友善,胡子常刮得干干净净。斯库尔卡身上带着一种强烈的“前途远大”的气场,他说那气质来自青少年时期的家教,父母给他灌输的是绝对传统的美国梦:受高等教育,在华尔街工作,过舒服日子。1999年他进入杜克大学的时候,也正是朝这个方向努力的。之后,他却变卦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促成了他的改变,斯库尔卡却说不出个究竟。他谈到当年对户外运动日益强烈的热爱——跟自己未来规划中的办公室生活比起来,户外让他感到自由畅快。这种感觉在他一口气走完3506公里的阿巴拉契亚小径后达到顶峰。“我的‘金领前途’就此终结了”。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176天徒步环游阿拉斯加:7530公里的苦旅(图) 1 2010年4月27日,迪纳利国家公园“滑雪穿过这无名的垭口,让我很紧张,”极限穿越者安德鲁· 斯库尔卡说,“我担心春天这阳光明媚的暖和天气会带来雪崩。”此行,他已经走过了1802公里,还有5728公里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