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卫报》近日刊发文章称,全球金融体系面临着深刻、不透明且具系统性的风险,威胁着现行的经济状况,包括养老金。姑且不论担保债务凭证和次级抵押贷款,经济规模下化石燃料投资过热的影响可能比最近的金融危机更为严重。

  流入清洁技术领域的资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去年的投资更是高达1500亿英镑,但与此同时,资金投入到煤炭、石油、天然气、矿业和其他高碳行业的势头不减,严重破坏了解决气候变化和其他环境挑战的努力。

  以矿业和商业巨头嘉能可国际公司为例,该公司上个月估值达到370亿英镑,成为一个国际公司在伦敦筹集到的有史以来最大的资本;再比如,壳牌公司未来4年的投资高达620亿英镑,从而使2014年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日增370万桶。(1英镑约合10.45元人民币)

  但锁定高碳领域作为投资对象,其影响是巨大和长期的。“碳追踪倡议”日前公布报告显示,如果想使超出联合国认同的2摄氏度升温幅度限制的可能性低于20%,那么从现在到2050年,允许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应低于5.650万亿吨。但能源和矿业公司宣布的化石燃料已知储量相当于2.8万亿吨。这意味着,如果全世界要兑现遏制气候变化的承诺,储备中有80%永远不能燃烧,成为无法带来经济效益的搁置资产。

  随着时间的推移,政策和技术将使来自高碳领域的回报显著减少,而低碳领域的回报却在增多,那么在高碳行业投下长期赌注似乎就不合理了。同时,这些赌注自身也将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导致在气候和环境风险的负面影响下,增大整个投资组合的赔率。

  鉴于以上因素,投资高碳领域看来适得其反。但机构投资者以及银行、共同基金和散户投资者却全都在继续,他们没有了解或者无法管理与投资相关的风险,如气候变化、地区性污染、化石燃料价格波动、政治风险和类似于墨西哥湾石油钻井台爆炸引发的灾难。

  《卫报》表示,旧的高碳经济不属于未来,而我们的长期储蓄和养老金的投资决策却假设高碳经济前景光明。

  克服结构性失衡并非易事,但有三点人们必须从现在开始。首先,我们需要为投资者创建可持续、长期风险报酬系数稳定的低碳替代品。例如,紧随经营性低碳基础设施发行绿色债券,能够帮助机构投资者戒除对高碳投资产品的依赖。

  第二,人们应该更清楚地把握高碳企业转变的时间。决策者可以根据大气中的碳含量限制建立短暂的过渡期,给企业提供一个迈向低碳道路的机会。

  第三,人们需要从接近系统性风险开始,方式与金融体系中其他风险相同。通过国际合作来管理高碳投资带来的风险,并用类似于在全球金融体系采用的宏观审慎风险管理方式来进行,这有助于降低从高碳投资转型的难度。文章最后称,只有在发生重大危机之后,国家和国际层面才会对经济和金融体系中的系统性风险作出响应。但人们不能等到过度投资高碳和污染行业导致全球经济以及环境崩溃后,再有所作为。当市场认识到高碳资产的实际价值,造成的混乱局面和价值的损失可能是灾难性的。国际金融机构、中央银行和金融监管机构以及政策制定者和政治家们必须警觉,并立即采取行动来管理这个泡沫。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高碳投资或将成为下一个次贷危机 1 全球金融体系面临着深刻、不透明且具系统性的风险,威胁着现行的经济状况,包括养老金。姑且不论担保债务凭证和次级抵押贷款,经济规模下化石燃料投资过热的影响可能比最近的金融危机更为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