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一处秦汉遗址居然藏在村民的庄稼地里。昨日,记者来到周至一处玉米地,这里已经通过市文物保护考古所等专家确认,确定是一处秦汉建筑遗址。当地的学者和村民进一步推测,这有可能是汉武帝五柞宫遗址。这与此前认定的五柞宫遗址不在同一地点。

  拨开草丛露出汉瓦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周至县集贤镇集贤东村。走入一条狭窄的田间小路,路两边洼地上下都是玉米地,随风摆动。

  经过村民赵文朝的指点,记者看到洼地土层断层,颜色分层,白黄相间。这就是古遗址的夯土所在。弯腰就能看到一处土层断层里隐约夹杂着陶下水管,随便扒拉小路上的草丛,就能捡到一两个云纹瓦当。

  54岁的村支书任训民告诉记者,他小时候经常在这里玩,原来这里有两个大土包,占地五六亩,足有十几米高,后来到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成为集体用地,村民取土劳作,慢慢土包就一点点降低。现在这里已经成为村民的自留地,把一部分挖成了洼地,都种了玉米。

  今年4月中旬,考古人员来到这里,研究了夯土、陶下水管、云纹瓦,确认此处为秦汉遗址。记者获悉,周至县文管所为了保护这处遗址,已经聘请村支书任训民和原村支书担任文管员,建议暂停一切危害文物保护的建筑用地用土工程。任训民告诉记者:“现在不允许村民在这里取土了,不能破坏现在的状况。”

  这可能是五柞宫遗址

  “这可能就是五柞宫遗址,当年汉武帝就是在这里去世的。”周至县原人大常委会主任、作家、周至地方文化学者张长怀推断,五柞宫遗址应该就在集贤东村,这是依据清乾隆年间、民国时期的周至县志,以及唐朝的《周至六朝石墨录》,明朝的《广两曲至》等史料推断的。

  记者看到,上述县志(复印件)、史料上面都记载了五柞宫的方位,以及相对距离。“五柞宫在周至南三十八里”,“长杨五柞二宫相去八十里中有清梧观,五柞宫西有清梧观,观前有三梧桐树”。

  其中一个重要的参照物长杨宫,其遗址20多年前已经找到,在周至终南镇竹园头村。因此,根据方位推测,张长怀很早就提出,五柞宫应该在集贤镇。

  记者从参与鉴定的市文物保护考古所获悉,现在看到的这处遗址面积不大,等级还不好确定,具体是什么遗址有待进一步研究。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将遗址保护起来。

  汉武帝当年死在五柞宫,“五柞宫托孤”的故事也广为流传。但五柞宫到底在哪儿没有定论。周至县和省、市文保部门的专家也一直在研究。现在较多见的说法是“五柞宫在周至九峰乡”,周至县九峰乡在做当地简介时写道:“这里有汉武帝五柞宫遗址,汉武帝游猎虎头山的故事广为流传”。至于这一处位于周至集贤镇的遗址是否就是五柞宫,文保部门还在进行研究。

  新闻链接

  武帝五柞宫托孤

  公元前87年2月,年届七十岁高龄的汉武帝刘彻出行,来到距京城长安百里之外的周至,在五柞宫一病不起。这一病,让身边的亲臣爱将受惊不小,心里也都清楚“吾皇”来日无多了。终于有一天,汉武帝最信任的大臣霍光(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弟)诚惶诚恐地向圣上请示后事,他泪流满面地说:“万一陛下有个三长两短,谁来继承皇位呢?”这时,汉武帝将早已让人画好并一直藏在身边的“周公背成王朝诸侯图”拿了出来,亲手交给霍光,让他展开来看。同时,汉武帝又传召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入内,与霍光一起站在他的病榻前。

  汉武帝让几位近臣集体看了一遍“周公背成王朝诸侯图”之后,问道:“都看明白了吗?”紧接着,他用缓慢而有力的话语下达了诏令:以霍光为首,同心协力辅佐少帝刘弗陵(这一年刘弗陵只有8岁)。几位辅臣受封、叩谢离去之后,才顿悟那张画图的深刻含义:刘弗陵是当年的幼主周成王,霍光就是周公旦。不久,汉武帝病逝五柞宫,遗体运回京城安放在未央宫前殿,举国发丧,盛葬茂陵。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汉武帝托孤遗址现身?西安“暗藏”秦汉建筑 1 一处秦汉遗址居然藏在村民的庄稼地里。昨日,记者来到周至一处玉米地,这里已经通过市文物保护考古所等专家确认,确定是一处秦汉建筑遗址。当地的学者和村民进一步推测,这有可能是汉武帝五柞宫遗址。这与此前认定的五柞宫遗址不在同一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