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文/Brandon Keim)在自然界中,寿终正寝并不容易,人生苦短同样适用于各种动物。因此进化会鼓励个体将有限的生命更多地投入到繁殖活动中去。于是为了响应大自然的这一号召,雄性总是身披华服,急切地向意中人示好。它们向雌雄同胞展示嘹亮的歌喉、绚丽的羽毛和繁复的舞步,生命中的能量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英年早逝在所难免。

  以生命换取爱情的代表动物是翎颌鸨 Chlamydotis undulata,法国勃艮第大学的生物学家布莱恩 普莱斯顿及他的研究小组发现,翎颌鸨的雄鸟比雌鸟更易衰老,并且越是具有男子气概的雄鸟衰老地越快。

  这种生活在北非沙漠及干旱地区[1]的大鸟,求偶时雄性翎颌鸨会上演一场雄姿英发的个人秀。和鸨科其他的鸟类一样,翎颌鸨会竖起头部和颈部的白色羽毛,向雌性展示其华丽的霓裳羽衣。平时惜“字”如金,不怎么出声的它们,这时也会发出爱的咆哮。

  【翎颌鸨 Chlamydotis undulata,鸨科 Otidae波斑鸨属 Chlamydotis,为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红皮书易危种。这只翎颌鸨还算处在比较正常的状态。 图片来源 naturfotografen-forum.de 】

  【不要以为它长的像鸵鸟,就跟鸵鸟一样不会飞。作为鹤的近亲,翎颌鸨的飞行姿态还是很优美的。 图片来源 birdsisaw.com ,Photographer: Yoram Shpirer】

  【进入繁殖期,雄姿英发的翎颌鸨,瞧,它竖起了头部和胸前白色的长羽!准备开始为爱情而暴走。】

  此时的翎颌鸨就像一位穿着皮夹克的小伙子,它猛踩摩托车油门,准备参加一场求偶大赛。在普莱斯顿和同事们的描述中,满怀希望的雄鸟“竖起胸前的白色长羽,绕开石块和灌木丛全速奔跑”,随后发出“震耳的呼号”(这种呼号的频率太低,太深沉,往往超过了人类的听力范围)。这样的活动每天可以持续18个小时,并且连续几个月不停。

  【翎颌鸨还会将头后撤紧贴背部,一边充分展示羽毛,一边摆出性感的姿态。 图片来源 nationalgeographic.com Photograph from FLPA, Alamy】

  普莱斯顿的小组很乐意看到激情四射的雄性翎颌鸨,它们会与雌性的翎颌鸨模型云雨缠绵,并将精液射入指定的培养皿中。普莱斯顿等人根据雄鸟的精子质量来衡量它们的衰老程度。研究者们在翎颌鸨的配合下,完成了长达数十年的实验,并得以追踪精液的质量变化。实验成果已发表在8月份的《生态学通讯(Ecology Letters)》中。

  精液的质量变化的结果显示那些歌声嘹亮、舞步蹁跹的雄鸟能产生质量最高的精液并且量也最大,但维持却最短。“一些雄鸟为了炫耀自己的性能力,将大部分的体力耗尽,因此它们年纪轻轻地就遭遇了过早阳痿的惨剧。”

  雄鸟的健康状况视精液的质量而定。精液质量在雄鸟4岁时达到顶峰,6岁时便急剧下降。尽管芳华已逝,但雄鸟仍会揣着青春的激情演绎求偶的浪漫,这一点倒是与某些开着跑车,穿着鳄鱼皮鞋,追着小姑娘满街跑的阳痿老男人相差无几。

【芳华已逝的翎颌鸨在夕阳中依旧想着如何追逐小姑娘!】

  普莱斯顿等人并没有测量鸟儿的寿命,在豢养状态下这些鸟儿可能活到20岁以上。不过,他说:“鉴于整体生理机能的下降,鸟儿的寿命会有所缩短。”

  尽管这项研究支持了以长远健康换取短期繁殖优势的进化趋势,但普莱斯顿说:“可能获取繁衍优势的方法不只这一种:要么速战速决,要么打持久战。也许闷骚的雄鸟繁殖成功率低,但它们的繁殖期却比较长。”

  “人类中女性的平均寿命也明显高于男性,这会不会与翎颌鸨相似?“男人并不会面对同翎颌鸨一样的性选择压力,”普莱斯顿解释说,“但其中的机制也许有相似之处,这种可能性让人浮想联翩。”

  特别感谢 本子 同学对本文的修改。

  编辑: 居尚

  博主介绍:Brandon Keim出生在Maine,现住布鲁克林,这是个让他感到大自然蓬勃生机的地方,它们会在任何想象不到的地方生长。作为文化和科学的自由作家,他感兴趣的领域十分广泛,如科学,文化,历史和人性。他的作品遍布各个角落,如Wired.com,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USA Today, ABC News, Seed, Psychology Today 和 Nature Medicine。

 

[1]编者注:此处发表于Wired网站的原文是“Houbara bustards, a large Middle Eastern bird...”,但紫鹬通过检索Ecological Letters上的原始研究文献发现,这项研究中调查的鸨是来自北非而不是西亚的,因此对原文有所修改。前不久,北非和西亚的Houbara bustards(Chlamydotis undulata)亚种已经被分成了两个独立的物种:分布在包括西亚等西奈半岛以东的地区的亚种,我们熟悉的波斑鸨已经从Chlamydotis undulata中分出,成为了C. macqueenii;而北非的亚种保留了Chlamydotis undulata的学名,但是中文名称应该更换为翎颌鸨(líng hé bǎo),以示和波斑鸨的区别。Wired的作者介绍说这种鸟类来自中东,或许是还没有弄清新的物种划分和分布范围,因此我们做出了对英文原文的修正。对比之下,BBC Nature的报导就把实验对象的来源地说得很清楚。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老鸨”血泪史:越炫耀,越早死 1 在自然界中,寿终正寝并不容易,人生苦短同样适用于各种动物。因此进化会鼓励个体将有限的生命更多地投入到繁殖活动中去。于是为了响应大自然的这一号召,雄性总是身披华服,急切地向意中人示好。它们向雌雄同胞展示嘹亮的歌喉、绚丽的羽毛和繁复的舞步,生命中的能量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英年早逝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