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c998256c-701e-00ce-2dab-6d5e26000000 Time:2019-09-17T22:59:07.0789716Z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929b9bc7-101e-0074-57ab-6dbe2f000000 Time:2019-09-17T22:59:07.0786842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b01172d8-001e-012b-3eab-6d0a84000000 Time:2019-09-17T22:59:07.0796633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e5f04a0d-a01e-00c7-16ab-6d44a8000000 Time:2019-09-17T22:59:07.1498955Z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43a6070-501e-009d-57ab-6d4229000000 Time:2019-09-17T22:59:07.1507545Z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d947cd95-d01e-0062-7dab-6d7fb1000000 Time:2019-09-17T22:59:07.1515284Z

首播

重播

  

  一男一女共同卷入了一场劫持案,在生死关头男人挺身而出,保住了女人的性命,于是女人对男人一见钟情、情有独钟,风波演变成了风月,这对男女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这是影视作品里的常见场景,看上去很普通很俗套?那加一个细节,要是故事里的小帅哥其实是劫匪而小靓妹是人质,你还会觉得这事儿“普通”吗?

  1973年8月23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的柯瑞迪特(Kredit)银行发生了一起抢劫案,两名绑匪劫持了4名银行工作人员作为人质,与当局对峙了131小时。在事件中,人质害怕警察胜过怕绑匪,表示“绑匪让他们免于受到警察的伤害”,有一名女人质甚至出于自愿与其中一名绑匪共赴巫山。更离谱的是,被成功解救之后,人质们依旧不恨绑匪,不仅为他们辩解,有位人质还建立了基金以帮助绑匪支付辩护费用。

绑匪还是不是坏人?

  犯罪心理学家研究了这场奇特的案件,将这种受害人在案件的恐怖体验里,与绑匪之间产生积极情感的奇特现象命名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说的简单些,就是受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反过来帮助加害人的一种“特殊感情”。

  它通常有三个基本症状,可单独亦可同时出现:

其一,对警察的恐惧不信任乃至愤怒,也就是“怕警察”;其二,对绑匪的积极感情体验比如感激,也就是“爱绑匪”;其三,绑匪在感受到人质的“爱绑匪”之后同样报以积极的感情体验,也就是“爱人质”。

  在斯德哥尔摩劫案发生至今的几十年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像个幽灵,在多起劫持/绑架案中浮现。比如1974年的帕翠卡 哈斯特(Patricia Hearst)绑架案,受害人帕翠卡被匪徒绑架2个月之后,居然端起枪和匪徒一起去抢银行,即使有机会也不逃跑。再比如,1985年环美航空公司847次航班劫机案,有人质声称“绑匪不是坏人,他们让我吃,让我睡。他们给了我生命”。

帕翠卡·哈斯特在被绑架两个月后,和绑匪一起抢劫银行。

  在影视作品中也不乏它的身影,比如动漫《攻壳机动队》中“不等于恐怖分子”一章,就叙述了少女“爱佳”在被恐怖分子绑架的16年间受尽折磨,最终却成为了恐怖分子头领与政府对抗的故事。

没有恩惠,就没有综合症

  在绑架案中,人质往往是受害者,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转向绑匪一边,而拒绝拯救他们的警察呢?学界还没有研究出一个“确定”的答案,目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发生条件的假说主要有两种,一是詹姆斯 特纳(James T. Turner)提出的“七因素”假说,一是安妮 琼斯(Anne Jones)等提出的“四因素”假说。因为篇幅所限,这里向大家着重介绍一下后者:

受害人完全被困,没有自己逃脱的可能,小命儿也完全捏在匪徒手上:当匪徒控制了受害人的一切生存基本需求包括生杀大权的时候,受害人的无助感和顺从都会油然而生。受害人与世隔绝,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匪徒:这和传销、邪教的洗脑方式相同。当外界信源被掐断时,“听匪徒的话,当匪徒的好人质”就成了人质唯一可知的观点。时间一长,就可能真站在匪徒的角度看事情了。匪徒威胁杀死受害人,并且让受害人相信他们真的会也能够这么做:“顺绑匪昌,逆绑匪亡”这个概念一旦建立,忍辱负重苟且偷生才是正道,受害人是不会选择和匪徒死磕的。匪徒会对受害人施以一定程度的“恩惠”:比如给受害人吃喝,和颜悦色地与受害人交流。这是一个心理期待值的问题,对于你我常人,你不杀我,我也不杀你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但对于认为自己随时会被杀的受害人来说,匪徒的刀下留人会被视作“不杀之恩”;给吃给喝给上厕所就会像春风般温暖。原本心有戚戚给自己想好了几百种死法的受害人就会生出“匪徒也没我想的那么坏嘛”的心情,更容易与匪徒“同化”。

  四因素假说认为以上四点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形成的基石,没有恩惠,就没有综合症。反过来,如果匪徒非但不施恩,还经常对受害人进行虐待,事情可能会往“反方向”发展:2004年的别斯兰人质事件中,匪徒在人质又饿又怕的时候还在戏弄他们,威逼人质不断蹲下起立(军训被罚过的哥们儿都知道这有多累),结果获释的人质统统都对匪徒恨之入骨。

警察也“爱”综合症

  对于警察来说,他们一定不希望遇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吧?有趣的是,绝不向犯罪妥协的警方却鼓励这种情况的发生。FBI建议谈判专家促成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第三症状,也就是“爱人质”的情况出现,让匪徒把人质当做有血有肉的人来投入积极的情感,不仅利于保全人质性命,更有利于劫持事件的和平解决。

  但这策略是个双刃剑,如前所述,处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状态的人质对绑匪有认同有好感,甚至会站在绑匪的立场行动。这意味着被释放的人质可能向警方提供假情报以保护绑匪,并向最初的案例一样,在对峙解除后,依然不愿控告或指正绑匪。

  所以警方在训练的时候会强调“不能完全相信人质提供的情报”,并做好了武力解决时应对人质反而帮助绑匪(比如舍身为绑匪挡枪子儿)的准备,或者用眩晕手雷连绑匪带人质一块儿炸晕。

漫画: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图:epiloguetv)

不是“怪病”

  虽然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各类影视剧的最爱,不过在真刀真枪的人质事件中,这样的情况并不多。根据FBI公布的一项数据统计,在一共4700起涉及联邦、州和地方的人质绑架案中,73%的人质完全没有表现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即使有警方的介入促成,大部分人质都没有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更重要的是,要认识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并不是什么“怪病”。它只是人在生命受到威胁,由于极端恐惧而出现的心理变化。站在人质的立场上来说,这是“正常”的,毕竟人性都有脆弱的一面。

其实从某种角度来看,美女与野兽中的美女也有一些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症状……

  参考资料:

[2] de Fabrique, Nathalie; Romano, Stephen J.; Vecchi, Gregory M.; van Hasselt, Vincent B.(July 2007). "Understanding Stockholm Syndrome". FBI Law Enforcement Bulletin (Law Enforcement Communication Unit)76 (7): 10–15. ISSN 0014-5688
[3] G.Dwayne Fuselier, “Placing the Stockholm Syndrome in Perspective,” FBI Law Enforcement Bulletin, July 1999, 22-25
[4] Nils Bejerot: The six day war in Stockholm New Scientist 1974, volume 61, number 886, page 486-487
[5] Thomas Strentz, “Law Enforcement Policy and Ego Defenses of the Hostage,” FBI Law Enforcement Bulletin, April 1979, 2-12.

视频集>>

热词: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c995484-001e-00e3-5eab-6ddde6000000 Time:2019-09-17T22:59:07.0798533Z
channelId 1 1 你绑架了我,我爱上了你 1 一男一女共同卷入了一场劫持案,在生死关头男人挺身而出,保住了女人的性命,于是女人对男人一见钟情、情有独钟,风波演变成了风月,这对男女快乐地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