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首播

重播

  曹操 不管葬在哪里,都会被吵醒

  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的抢救性发掘,在网络时代显得坐立难安。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刘煜说:“考古学界这么多年来没出过这样的事。”

  曹操安葬之处,史书上叫“高陵”。“高陵”真假已在岁末酿成事件。“这么多更有价值的考古发掘在默默进行,无人关注,一个‘曹操墓’点燃了网民的兴奋点。也难怪,他是名人。”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汉魏室主任梁满仓说。

  在采访中,记者请教的几位考古学界、文学界人士都对此中喧嚣不太赞赏。其中一位打趣:“不管曹操葬在哪里,要是地下有知,恐怕都会被吵醒,难免挣扎起来辩白一番,不然学界、半学界、民众三足鼎立起来,天下又要‘大乱’。”

  “他真是一个时代英雄”

  东汉的行政区划是分13个州,12州各有一个刺史,另有1个州,由司隶校尉掌管。曹操当过刺史、州牧的兖州是个小州。各州下面有郡,长官叫太守;下面再分县,户口多的县,长官叫令,少的叫长——跟后世的情形是一样的。

  汉末乱源有三:宦官、外戚、黄巾军。黄巾军领头的是张角、张修、张鲁、于吉等人,从平民百姓到上层阔人,各有工作对象。其中张角是要煽动造反夺取天下的。

  宦官被司隶校尉袁绍一网打尽之时,西凉守将董卓应国舅何进之召,正好这时候进京。西凉的兵是强的,董卓又是个粗暴的人,敢于妄为,进京之后便专擅朝权,把少帝废掉,立刘协为帝,就是汉献帝。于是袁绍逃到东部。东部的州郡,纷纷起兵讨伐董卓。董卓把洛阳烧毁,逃到西京长安。其实东部起兵的人,并不想跟董卓打,而是各自占据地盘,互相争夺,天下从此就分裂了。

  三国的局面,从董卓起兵算起,一直到晋武帝把东吴灭掉,天下才算统一。分裂扰乱的局面,一共91年。

  曹操的父亲名叫曹嵩,沛国谯县人(今安徽亳县)。曹操生于公元155年,字孟德,小名阿瞒。他年轻时任性好侠、放荡不羁、不工学业、不修品行,但有识人之士看出他的机智警敏和随机应变。有个叫桥玄的人对他说:天下要大乱,不是命世之才不能解救,能搞定的,就是你了!

  曹操平定黄巾军时显露头角,被封为西园八校尉之一,跟天下诸侯一起讨伐董卓。董卓死后,他发展了自己的势力,南征北战,先后战胜了吕布、袁术,并接受了张绣的投降。他在官渡(今河南中牟)、仓亭(今河南管县)打败袁绍的两场仗很漂亮,其中一次还是以少胜多。他在52岁的时候,基本统一了中原地区。而11年前,他已“挟天子以令诸侯”。

  史家吕思勉在《三国史话》里讲,令曹操登上权力顶峰的关键是他的兵力而非“挟天子”,东吴孙权、蜀地刘邦并没因为汉献帝在曹操那儿就放弃跟他的抗衡。

  曹操会用人是各家史书里都写到的。“唯才是举”就出自他的《求贤令》。因为识人善用,他的政策往往能够向“众多选择里较好的那一个”靠拢。像“挟天子以令诸侯”、募民屯田、招怀流民、迁徙人口、劝课农桑、兴修水利、充实编户、恢复租调制度等政治和经济策略,均出自部下的建议和他自己的判断。

  曹操一生杀人无数,但并非涂炭生灵。攻打陶谦那一次用兵很残暴,《三国志》里说“所过多所残戮”。吕思勉先生认为,这不像是曹操做的事,估计是他收编的青州黄巾军所为——张角本是强盗,所以他手下的兵难于约束。

  至于“宁教我负天下人,不教天下人负我”,吕思勉说,那是《三国演义》妆点附会的话。他比较《三国志》、《后汉书》、《魏书》里的记载,判断说,曹操路过故人吕伯奢家将其家人杀掉,或吕伯奢儿子想要打劫曹操而被曹所杀,都有可能,不过其中并无陈宫这个人出现,所以也不可能有这句对话。

  赤壁之战是曹操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这场战事,已被拍成电影《赤壁》。

  “他真是一个时代英雄。”梁满仓说。

  古直悲凉,有吞吐宇宙气象

  建安是东汉末年汉献帝的年号(公元196-220年)。这时期的政治大权完全操纵在曹操手里。“建安风”文学阵容颇强,曹操是开创者。曹氏父子(曹操、曹丕、曹植)都爱好文学,喜欢招揽文士,所以在他们周围聚集了许多文人。“建安风”除了“三曹”,还有“七子”:孔融、陈琳、王粲、徐干、阮瑀、应玚、刘桢,同时代还有一个才女蔡琰(文姬)。

  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李剑冰老师向记者娓娓道来:曹操留下来20多首作品,数量不多,但质量很高。《短歌行》是对酒当歌,抒建功立业之情;《薤露行》与《蒿里行》记录董卓兵乱期间的社会现实,堪称“诗史”,可与杜甫的“三吏三别”相媲美,表达了像“瞻彼洛城郭,微子为哀伤”、“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这样的情怀。“曹操的《步出夏门行·观沧海》是诗歌史上第一首完整的山水诗,编过《古诗源》的沈德潜的评语是‘有吞吐宇宙气象’。”据私人医生回忆,1954年毛泽东在北戴河时也总背诵这一篇。

  明朝的王阳明说:“莫要看轻了豪杰。能做一番大事业的人,总有一段真挚的精神在内。”

  李剑冰说,从苏东坡、龚自珍一直到鲁迅,都对曹操的诗评价颇高。曹诗的品格,他认为钟嵘的《诗品》(“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和宋朝敖陶孙的《诗评》(“魏武帝如幽燕老将,气韵沉雄”)里说得比较准确。

  曹操留下的短文,多是些公文性质的“令”、“表”,但清峻通脱。

  “他的书信也很有趣,比如写给孙权的两封。一封是赤壁之战前:‘近者奉辞伐罪,旌麾南指,刘琮束手。今治水军八十万众,方与将军会猎于吴。’刘琮是荆州牧刘表次子,荆州实际掌权者。赤壁大战之前,曹军南下襄阳,刘琮举州投降。曹操意思是:‘你看,我大旗一挥,刘琮就束手投降。’这是在吓唬孙权;曹操的兵力是14万,他说80万,是在诈孙权。最妙的是用了‘会猎’二字——一场大战,不过打打猎而已,打猎的地方,就在孙将军您的地盘上。真是举重若轻,又含机锋,不愧大将风范。”

  李剑冰又解读战后一封:“‘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烧船自退,横使周瑜虚获此名。’好像周瑜得了外快一样。虽是大败,但信写得还是有气派。”

  1950年代末郭沫若曾发文“替曹操翻案”,引发一场论战。

  在那场论争里,谭其骧先生的结论是:“总之,曹操是一个有优点、有缺点,功劳很大,罪孽也不小的历史人物。从全面看问题,总的评价应该是功过于罪。但我们不能,也用不着因为他有功而讳言其罪。过去有许多人并没有把他说成是罪过于功,所以这案子基本上无须翻。若一定要把他犯的罪也翻过来,说是并无其事,或虽有其事,但算不得罪,那恐怕是翻不过来的,因为那是历史事实。”

  吕思勉在写给大众的《三国史话》里有一段文字讲历史与演义的差别,可谓语重心长。

  切换到今天关于墓地的争论,综合采访中诸家意见,可仿写成:“网上叉架是刺激感情的东西。要求感情满足,其势不能使人多用心。所以网上的七嘴八舌,所说DNA化验、大小乔陪葬之类,看似科学正义、香艳离奇,要是我们真肯用心,凭着事理想一想,就知道他所说的话,都极幼稚,只好骗小孩子罢了。”

  “满足感情固然是一种快乐,了解事实的真相,以满足求知的欲望,又何尝不是一种快乐?”吕先生道。

  这年头,假的充真,真也像假

  ——对话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汉魏室主任梁满仓

  专家团认为“曹操墓”是真的

  人物周刊:您在1月中旬到过安阳现场,能说说当时看到的情况么?

  梁满仓:我是13号到的,14号看现场,马上开了讨论会。现场的发掘工作已经进行了一年,一共两座墓,一号墓刚挖到墓道,墓室还没出来;二号墓是东西向,坐西向东,墓道长将近40米(39.5米),宽大概10米(9.8米)。第一眼看到这规格,我们就知道这不是普通墓地。

  我们进到墓室里的时候,他们正用小刷子在刷(注:发掘程序)。墓室伸到地下,有5层,有前后室和4个侧室,从墓砖、墓门和墓顶看起码是王侯级的。那地砖大概有90cm×90cm,一起去的人都说少见。我对墓室的第一印象是:虽然很大很气派,却很简陋,破坏得也比较厉害。墙上还有一排排用来挂东西的铁钉(说明之前有人进来过)。盗墓的情况也介绍了,周围是庄稼地,最初防盗墓的也跟打游击似的。

  我看了那个鉴定为20多岁的女性的头骨,一些石牌、玉璧和漆器,还有水晶球我印象挺深……反正能看的都看了。从墓的形制和出土的东西来看,我们认为是真的(曹操墓)。我感觉,河南省考古所和文物局在这件事上还是比较谨慎的,所谓“六大证据”都是专家讨论的结果。

  人物周刊:但专家团此行也遭诟病,说是“来去匆匆,形同走穴”。

  梁满仓:我们这一批是受国家文物局之托去的,另外社科院考古所去了10多人,北大、河南大学、公安部门也有专家去。时间虽然不长,但结论的得出并不匆忙,因为墓的形制和出土的东西能说明问题。最初听到“可能发现了曹操墓”的消息,我第一反应也是“真的假的?”毕竟这是个大事,有怀疑也很正常。

  人物周刊:能举些出土文物的例子说说考证的依据吗?

  梁满仓:比如这次出土的“慰项石”(石枕,上刻“魏武王常所用慰项石”),文献上看,古代“慰”字通“熨”,熨是古中医的一种手段,有汤熨、药熨、土熨、石熨等。史料记载曹操有头疼病,这个石枕头很可能就是用来石熨的。

  另外就是石牌。长方形小石牌有几十块,有孔眼,刻着“胡粉”、“大豆”、“衣服”这些个字。还有些“潜册”(记录随葬物品),其中有一块写着“渠枕”,可能就是指那块“慰项石”。刻着“魏武王”三字的石牌一共有7块,隶书体字,其中刻有“魏武王常所用挌虎大戟”的石牌是考古队员亲手挖出来的,这个假不了。

  人物周刊:曹操主张“薄葬”,生前有遗令:死后墓中不要藏金玉珍宝。所以有人质疑为什么会出土玛瑙、水晶之类的东西。

  梁满仓:古代人死后,嘴里放“饭含”。饭含有等级,天子用珠玉,曹操名为汉相,实为天子,所以墓中出土的水晶珠可能是当时放在嘴里或耳孔鼻孔中的。零碎的玛瑙小件,可能是当时衣服上的装饰物。曹操遗令里还有一句“葬以时服”,就是说用平常穿的衣服装殓。曹操平时穿的衣服什么样,有没有玛瑙之类装饰,史书里没有详细记载,但可以用曹丕《玛瑙勒赋》旁证。他在序中说:“玛瑙,玉属也。出自西域,文理交错,有似马脑,故其方人因以名之。或以系颈,或以饰勒。余有斯勒,美而赋之。”勒,就是额带或腰带;“余有斯勒”,就是说曹丕自己有装饰着玛瑙的带子。他有,难道曹操不可以有吗?所以出现少量玛瑙、珠玉不奇怪。

  质疑是好事。就像玛瑙的出现,促使我们去做一些新的研究,当然这属于很细小的研究。就像当年,郭沫若写文章为曹操“翻案”,结果引发史学界的一场大讨论,结果是推着大家就具体问题做深入研究。

  郭沫若为曹操“翻案”

  人物周刊:我看了郭沫若、谭其骧、沈伯骏几位先生就“为曹操翻案”发表的文章,1992年您也写过一篇。比较一致的是,都指出郭先生的论据里有“硬伤”,但此后出版的中国通史和文学史,多数对曹操评价较高,这是为什么?

  梁满仓:这就是我说郭沫若为曹操翻案推动了史学研究的原因之一。50年代,写文章跟郭沫若商榷的太多了,郭沫若也写文章反驳,对方再回应,就这样来来往往,学术上的争论本应如此。谭先生发了几篇文章指出他的硬伤,郭沫若先是沉默,后来他是承认的,也加以纠正。但郭沫若说“曹操对于民族的发展和文化的发展有大的贡献”,这个基本论断是正确的;他提出“为曹操翻案”的目的是肯定曹操的历史功绩,这也是正确的。所以经过争鸣,一步步辨析,最后沉淀下来的是“实事求是”,所以后来史学界和文学界大多数人对曹操的评价逐步趋向于一致。这种精神我觉得是这次关于曹操墓的争论里应该提倡的。

  比如“七十二疑冢”的说法,如果是历史爱好者提出来的,那是正常的,但如果从专业、学术角度提出,就不应该了。我注意到,最早提“七十二疑冢”的那位学者后来不再提这个事了。

  人物周刊:在您心目中,曹操是个怎样的人物?

  梁满仓:我觉得他有政治远见,比一般人看得远,有指挥才能,也会用人;他的文化修养也很高,爱读书。小时候刚接触诗词时,读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出自《步出夏门行》第四章《龟虽寿》),觉得那真是好!那时还不知道是曹操写的。用今天的话说,他是一个英雄,一个有王者风范的人。

  人物周刊:从西晋陈寿的《三国志》到明朝罗贯中的《三国演义》,1000多年里,曹操形象的变化依您看是怎么来的?

  梁满仓:以宋为界。宋以前,对他统一北方、结束战乱,对历史发展起的作用,包括文学上的成就,评价都是比较客观的,人们对他不是很反感。关于他狡诈的一面也有记载,但通观来看,人们认为他是一个军事家、思想家、文学家、时代英雄,不至于是个反面人物。

  宋以后,尤其是南宋以后,又出现南北对峙的格局,于是就要争正统。人们自然联想到汉朝——魏代汉,但汉室仍为正统,于是曹操就成了一个篡逆的反面角色。这种变化是在特定的历史环境里形成的,随着说书人、戏文的传播,渐渐变成老百姓的认知。生活在封建社会的百姓都有很强的帝王思想,认为皇帝至高无上,对那套制度也没什么意见,因为自古以来都是那样。只要国家没战乱,徭役不重,灾年及时救济,老百姓就觉得太平了,不会有犯上作乱的想法。中上层、士大夫才关心正不正统的问题,是他们灌输给百姓的。

  “曹操墓”价值远不如殷墟

  人物周刊:您是研究魏晋南北朝礼制的,这些年对曹操有没有新的认识?

  梁满仓:有一些。三国时期,曹操创立了很多涉及礼制的新制度。比方说他被封魏王后,马上在邺城附近建立宗庙——就是用来祭祀,让家族灵魂安息的地方。根据古代礼制,皇帝(可建)七庙,诸侯五庙,士大夫三庙。曹操在邺城建的,跟传统的诸侯等级不一样,其实是皇帝的规格。这跟他“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地位是相匹配的。这个制度在后来的几百年里影响很大,从西晋到宋、齐、梁、陈,那些人一旦得天下先立宗庙,都是帝王等级。

  另外像藉田礼,就是每年春耕,皇帝要亲自耕种,表示重视农业。曹操也有一套藉田礼,像皇帝那样亲自下田耕种。他还有军礼,像皇帝亲征、授节命将、檄文露布、献俘饮至、讲武练兵等等。

  人物周刊:我注意到您的一个观点:过去说曹操是法家,但其实他受儒家影响也很大。这话怎么讲?

  梁满仓:曹操文武双全。他身上有法家的痕迹,但他也有儒家的一面,比方说他推崇忠孝。他手下有个叫毕谌的人。曹操在兖州当刺史时,毕谌是他副手。张邈、陈宫叛投吕布的时候,劫持了毕谌的父母妻儿。毕谌去问曹操,曹操就说,你的父母在吕布那边,你去投奔吧。毕谌叩头说还是要把忠君放在第一位,曹操嘉奖了他。可是毕谌一出门就叛逃到吕布那边。后来曹操打败吕布,把毕谌给抓住了。手下都说毕谌该杀,曹操说:“孝于亲者,必忠于君。”反而重用,让他当鲁国的相。曹操还发过一个“礼让令”……

  人物周刊:可他杀了从小就让梨的孔融,还株连了好多人。

  梁满仓:杀孔融是政治斗争,另有原因,而且情况非常复杂。这些年我看过一些研究文章,都不是特别有说服力。

  人物周刊:假如曹操墓是真的,跟同在当地的殷墟相比,价值如何?

  梁满仓:我晚走了一天,特意去了一趟殷墟。它是商代晚期的都城遗址,从考古学上讲当然它的价值更大,为我们了解一个奴隶制王朝的社会形态提供了实物,光发掘就花了80年。但曹操的名气大,妇孺皆知,在东南亚一带都很有影响,所以社会反响大。至于他的墓穴在考古学、史学上的意义,刘庆柱(社科院学部委员、考古所原所长)那天说得挺好:为汉魏考古树立了准确的年代标尺,让人对那段历史获得更多的信息。

  人物周刊:关于真假的论争,到现在还没结束。作为专业人员,您觉得这里头有没有反常的东西?

  梁满仓:有反常。一个是利益之争,就是争夺曹操墓出在哪儿;一个是个人炒作,对这方面了解不够多的所谓“业内人士”说了不少外行话;一个是不明真相的人跟着起哄。当然也有历史、考古爱好者真是关心这个事儿,但是缺乏耐心,对结果、定论比过程更感兴趣;还有人把这事跟社会现实联系起来,谈公信度之类,这就超出了学术界讨论的范畴。

  跟《红楼梦》里说的差不多,“假作真时真亦假”。这年头,假的冒充真的太多了,所以真的也都像假的了。

视频集>>

热词: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channelId 1 1 考古之争还是利益之争 专家:部分人为炒作 1 河南省安阳县安丰乡西高穴村的抢救性发掘,在网络时代显得坐立难安。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刘煜说:“考古学界这么多年来没出过这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