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8月31日晚,把公布“铁证”的时间一拖再拖的闫沛东再次直指曹操高陵考古队领队潘伟斌参与造假,向媒体透露了“因为考古队获得安阳方面的230万元挖掘资金,在挖掘结果为空墓后‘无法交差’,遂搞了些假文物埋进去再挖出来冒充”的惊人消息。9月1日,潘伟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闫沛东所说的这些没有一句实话,纯属子虚乌有。

  潘伟斌说,闫沛东在曹操墓发现的消息公布后,便提出质疑,这本身并没有超出学术探讨的范畴,我们也对他的观点进行了积极回应。但是,8月21日,在苏州论坛上,大会组织人倪方六宣布闫沛东手中掌握了曹操墓造假的“铁证”。可是当人们等待他的所谓“铁证”早日公之于众时,8月26日,闫沛东又声明自己手中并没有否定曹操墓的“铁证”。8月30日,闫沛东开始否定以前说法,称媒体对于自己“手中并无铁证”的报道属于误读,自己将于9月1日公布重要照片等证物,如相关职能部门不介入调查,考虑采取司法途径。9月1日,人们等待着闫沛东公布所谓的证据时,他再次忽悠了观众,并开始了新的造谣。

  面对媒体,闫沛东声称:“考古队从安阳县获得230多万经费,搭起大棚来进行抢救性挖掘。‘但那座墓地本来就是空墓,考古队没法向当地交差,再加上挖掘时就希望有所成绩,因此搞了一些造假的石牌放进去,策划了曹操墓事件’。”

  潘伟斌说,这些纯粹是对考古队的污蔑,我不知道他所说的考古队从安阳县获得230多万元这一数据是从哪儿来的,(钱)送给了谁?

  针对闫沛东所说“西高穴村的村主任请来河南省考古队队长潘伟斌;潘伟斌第一次下到墓室里发现是个空墓;后来村主任又找到潘伟斌,说现在鼓励开发旅游,询问潘伟斌这个墓有什么开发价值。并向安阳县申请旅游项目,但找不到任何名头,此事没有弄成”等等,潘伟斌说,闫沛东所说的这些没有一句实话,纯属子虚乌有。

  潘伟斌说,对于这种没有来头,随意捏造事实造谣的行为,我们表示极大愤慨!对闫沛东这种反复无常,毫无操守的行为我们感到非常无奈。闫沛东自己在短短十来天的时间内经历了造谣—否定—再造谣的一个反复过程。面对媒体,面对全国观众如此反复无常,如此善变,如此操纵媒体和舆论,其真正目的何在?

  潘伟斌说,我们历来都欢迎学术探讨和质疑,但反对借机炒作,更反对带有功利性的质疑。有的人以专家的名义出面讲话,误导读者,是极不负责任的。

  潘伟斌再次回应质疑:石牌能用模具来造吗?

  □首席记者 张体义

  曹操高陵风云再起,一些学者重新提出质疑,尽管还是关于墓志、石牌、字体风格、画像石、保护与开发等老调重弹的问题,9月1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潘伟斌还是就一些质疑再次进行了解释。

  A

  《鲁潜墓志》是不是“埋地雷”?

  质疑:有人曾说,《鲁潜墓志》是造假者事先埋的“地雷”,是不是这样呢?

  潘伟斌:此说毫无根据。“埋地雷”的目的是什么,是什么时候埋的,谁去埋的?墓志是1998年发现的,为什么10年后才发现曹操墓,并印证它的记载呢?如果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徐玉超“埋地雷”的话,无非是想求利,但是徐玉超发现这个墓志后谢绝了别人的高价购买而主动上交给安阳县文物部门了。如果是其他人造的墓志,为什么他们不去挖出来,而是让徐玉超挖出来?这样一来,他们的求利目的岂不是泡汤了吗?

  为什么2008年就发表过有关曹操墓的文章?

  质疑:闫沛东曾说,他在2008年坐火车时就曾在《报林》上看到一篇《这里就是曹操墓》的文章,而到2009年12月才确认西高穴大墓是曹操墓,这是非常拙劣的一处造假败笔。那篇文章是怎么回事呢?

  潘伟斌:《这里就是曹操墓》是我2008年根据对《鲁潜墓志》出土地点和西高穴大墓(也就是后来的曹操墓)进行实地调查后,结合历史文献上有关曹操墓的记载所写的一篇论文。其实,这篇文章最早是发表在学术刊物《故宫学刊》上的,后来转登在《报林》杂志上。论证和论述一个问题往往需要大胆推测,小心求证,在这篇文章里,我详细列出了推测和论证西高穴大墓是曹操墓的各种理由。后来西高穴大墓的发掘与确认验证了我的推测,而不是某些人所说的我们人为“造出”了曹操墓。

  C

  曹操能被称为“魏武王”吗?

  质疑:有人认为,在礼制森严的封建社会,曹操墓中出现“魏武王”的提法是最大的疑点。曹操能被称为“魏武王”吗?

  潘伟斌:在曹操死后,东汉皇室才给他谥号为武王的,他的封国为魏,为什么就不能称魏武王呢?称曹操为“魏武王”这个词不是我们今人的创造,早在南朝时期沈约编著的《宋书》上即有记载:“汉献帝建安二十三年,秃鹙鸟集邺宫文昌殿后池。明年,魏武王薨。”有的学者称文献中从来没有称曹操为魏武王的,这只能说明他掌握资料不全,或根本就不愿深入研究。其实在唐初宰相房玄龄所著的《晋书》、唐杜佑《通典》、宋司马光编写的《资治通鉴》、东晋常璩的《华阳国志》、 宋元马端临的《文献通考》中都有称曹操为魏武王的记载,凡此种种,不下数十篇。

  “魏武王”这个称谓的出现,恰恰证明了曹操墓葬的真实性。因为曹操死于建安二十年正月,然后东汉政权赐他谥号为武王,二月就入葬了。八个月后,曹丕称帝追尊其父亲为武皇帝,此后就称其为武皇帝了。也只有这个短暂时期才能称魏武王。为什么后世人可以称他为魏武帝,而在魏武帝之前魏王之后这段时间内就不能称他为魏武王了呢?

  D

  模具能造出石牌吗?

  质疑:闫沛东称自己有人证和物证,人证方面有西高穴村村民徐某,他是考古队发掘时雇用的民工,见证了两年来村、乡、县直至市政府介入流入假文物过程;物证方面有河南考古队去年在南阳地下造假窝点几次伪造石牌的部分模具,这是怎么回事呢?

  潘伟斌:闫沛东先生所说的是一派胡言,如果他有人证和物证,为什么到现在还不拿出来?他说他有河南考古队伪造石牌的部分模具,明眼人一看就应该知道他是多么荒唐和离谱。因为曹操墓中出土的石牌都是青石质的,不是水泥或石膏等可塑的材质,要造假也根本用不上什么模具。

  E

  画像石上为什么有黄土痕迹?

  质疑:有人认为从画像石上的黄土痕迹可以推测该画像石有假,是这样吗?

  潘伟斌:从曹操墓中出土的画像石,没有人说是墓室的建筑构件,我们多次声明它是墓门和石椁上的。因此严格地说,它们不应该称为画像石。这些画像石不仅在盗洞周围出土,而且大量出土于墓室内,前后室内都有,其中在前室内至今还保留有成型大块的画像石。这些画像石厚度达到20厘米,和前室南北侧室门宽度一致,推测其是封闭侧室门的。因为画像石是作为封闭南北两个侧室用的,其黏结用料是白石灰,所以还保留有石灰的痕迹。因为这些画像石被盗墓分子从门上撬下来,掩埋在扰土中,所以上面粘有黄色土痕,没有谁专门抹上去造假。闫沛东也曾说过,“黄土被水一冲就不存在了,不能通过黄土说明画像石是被打磨的,这是主观臆断。”

  上马配套设施是不是操之过急?

  质疑:曹操墓的发掘还没有完全结束,安阳方面现在准备上马一些关于曹操墓的配套设施,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

  潘伟斌:安阳方面目前所进行的工作就是建立一个展厅,展示一些图片和文物,供群众近距离参观曹操墓,应该无可厚非。据我所知,目前安阳方面所有的规划,都是围绕曹操高陵如何保护的,并没有什么开发计划,而且这种保护规划都要经过专家论证,应该是对文物的有力保护。这种保护宜早不宜晚,进展速度应该更快一点才对。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曹操墓考古领队否认获得230万挖掘资金 1 8月31日晚,把公布“铁证”的时间一拖再拖的闫沛东再次直指曹操高陵考古队领队潘伟斌参与造假,向媒体透露了“因为考古队获得安阳方面的230万元挖掘资金,在挖掘结果为空墓后无法交差,遂搞了些假文物埋进去再挖出来冒充”的惊人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