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可疑死亡(Equivocal Death),即死亡的情况与原因都不明确。而在一些可疑死亡的案件中,随着新证据的发现,死亡原因可能会在自杀和他杀之间改变。

  1998年发生的戈登 赫斯(Gordon Hess)一案就是可疑死亡分析的一个典型案例。现在果壳网就借助美国陆军犯罪调查司令部(Army CID)前探员詹姆斯 阿德科克博士(James M. Adcock, PhD)对案件的分析报告来跟大家分享一下,应该如何科学地分析一起可疑死亡案件。

开始之前……

  在正式进入案件之前,阿德科克博士提供了科学调查案件的7个主要步骤,这对我们下边的调查很有帮助:

从证人口中获知案件情况。从这些证词中推断,如果是你是证人,你还会被问到什么问题?并根据这些问题和证词寻找现场实物证据。收集、记录现场实物证据。建立案件假说,并且对自己所建立的假说提问。判断证人的证词和现场证据是否相符,根据需要收集更多证据。根据假说核实证据链,如果假说被否定,那么就应该建立新的假说并重复4-6步。根据现有证据,建立自己的结论(最终假说),但要清楚结论的局限性。如果有新的证据出现,就要立刻修正自己的假说。好了,现在来看看案子吧

  1998年3月3日,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的戈登 赫斯上尉正在肯塔基州的诺克斯堡(Ft. Knox)进行年度训练。凌晨4点45分,有人看到赫斯上尉穿着美国陆军的作训服离开了驻地,他走前带上了他的钱包。

  由于赫斯平时很喜欢睡懒觉,从不那么早起床,而且在当天的训练中始终没有现身,于是当天下午4点,赫斯的战友正式向上级报告失踪。

  3月4日早上8点,赫斯的尸体在兵营附近的一处小河沟被发现,他面部朝下,身着和失踪时完全相同的衣物。发现赫斯的2名士兵在调查人员到来之前,将赫斯翻了过来,并将他从血泊中拉出,还用一件夹克披在了他的头上。

赫塞死亡的第一现场。

  这2位士兵表示,他们所做的只是维护死者的尊严,属于人的正常反应。现场证据也证实了他们的话。

现场证据的收集

  在将赫斯的尸体送回尸检之前,调查人员首先对现场的情况进行了记录,并收集现场的证据。

  CID在现场并未发现打斗的痕迹。在CID之前到达现场的2名士兵发现了赫斯的咖啡杯。在仔细搜查之后,CID在尸体附近一块石头旁边发现了一件血迹斑斑的来泽曼刀具(Leatherman‘s Tool)。

刀具和咖啡杯的位置。

  实验证明,刀具上的血迹只属于赫斯一人。而通过走访得知,这把刀是赫斯昨晚刚买的。在不远处的垃圾箱里,CID发现了刀具的包装,上面有赫斯的指纹,这也证实了上面的证词。此外,警方还发现了赫斯的钱包,里面的现金、钥匙、戒指以及刀具的说明书都未被移动。

  随后,在现场附近,CID发现了一些被折断的树枝,这会不会是搏斗的痕迹呢?实验分析表明,这些树枝是先被锐器切割,再被折断的。而在赫斯的手中,也发现了树枝的残骸。这说明赫斯先用刀子切断了树枝,才采取进一步行动。

血迹分析

  赫斯的外套正面有一处V型的血迹,而大腿处和膝盖上的泥点说明赫斯当时是跪在地上的。另外,赫斯的小腿和脚上并没有血滴,所以也印证了他在死亡时并非站立。

赫斯的第一次尸检

  赫斯的尸体被送到了陆军的医疗检查室,尸检全程由陆军和CID人员监督。尸检显示,死亡时间是3日早晨,正是赫斯离开军营后的那段时间。尸检在赫斯的身上共发现26处密集刀伤:颈部6处、胸部20处,其中多处伤口都“很浅”(Superficial)。其中2处刺伤穿过左心室、4处穿过肺、2处穿过肝脏,这些伤口都在赫斯手部的活动范围内。尸检并未发现抵抗伤,也没有性侵犯迹象。由于这些伤口的分布十分密集,显示赫斯可能死于自杀,因为在他杀案件中,由于死者会挣扎与反抗,所以伤口通常会广泛分布于全身。(伤口图点 这里 ,慎入)

  尸检认为,赫斯的死亡并非那几处穿透脏器的伤口所致(那些伤口虽然严重,但不瞬间致命),他的死因是心脏压塞(Cardiac Tamponade),即液体聚集在心包处所导致的循环衰竭。根据病理学结论(试探伤、无抵抗伤),可以初步认为赫斯死于自杀。但这还需要毒理检验,以及其他证据来确认。

  尸检随后对赫斯的衣服进行了检查,在他的外套上,仅有一处伤痕。而在敞开外套下面的T恤上,有多处伤痕,这些伤痕和他腹部的刀伤一一对应。CID据此推断:赫斯一开始想隔着衣服自伤,但衣服阻碍了他的自伤,所以他就把外套解开,继续了后边的自伤。把衣服解开,一般不是他杀的特征。

  尽管有诸多证据指向自杀,但在CID看来,这些证据仍不足以确定赫斯死于自杀。

二次尸检

  在刚刚发现赫斯尸体的3月4日,赫斯的妻子收到了军方的死亡通知,她认为“自己的丈夫肯定死于他杀”。而在第一次尸检后的几天,陆军在未经CID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发布了赫斯死于自杀的结论,这引来了家属的不满。

  赫斯的家属认为,自己在第一次尸检时并未在场,所以在他们的要求下,一位来自纽约的法医病理学家对赫斯的尸体进行了第二次尸检。

  第二次尸检在赫斯的手臂上发现一处约2.5厘米的刀伤——这是典型的抵抗伤,这意味着赫斯死于他杀。但是,军方拿出了第一次尸检的照片,照片显示,当时赫斯的上臂并没有这样的伤痕,证明这些伤痕是伪造的。

受害者分析

  除了证据采集和尸检以外,对受害者背景、心理和动机进行调查,做受害者研究(Victimology)也十分重要。在对赫斯的战友和家属进行详细走访后,CID认为,赫斯是一个争强好胜、事业心极强的人,他极其看重荣誉,不甘心失败。

  在案件发生前,赫斯指挥的连队在一次电脑战场模拟训练中,意外杀死了2名友军。这件事让赫斯一蹶不振,性情大变。他的上级长官说,赫斯曾多次向他透露,这次失败的责任全在自己,而他的上司也确实担心过赫斯可能会自杀。

  进行分析的心理医生认为,赫斯很可能会通过自伤来惩罚自己,或以此“释放”压力。

我们该相信什么?

  实际上,在经过几年的调查后,CID仍然将赫斯案的死因定为“未确定”(Undetermined),因为一些关键的证据并未公开,这给外界的调查带来了很大的困难。由于涉及军方,所以此案也引发了不少争论,阿德科克博士在报告中也根据现有证据,对一些质疑进行了回应。

  这起案件在案发时,调查被定性为“谋杀”。第一次尸检后,被军方定性为“自杀”。虽然第二次尸检发现的抵抗伤让案件再次逆转,但随后这个证据被证明是伪造的。此间出现过大量不同的证据和研究都指出,本案很有可能是自杀。

  阿德科克博士在报告最后写道:“我们到底应该相信我们所看到的,还是看到我们所期望的?”(Can We Believe What We See If See What We Believe)我们应该对证据提出合理、符合逻辑的质疑,但不应该对那些已经存在的证据视而不见,更不应该按照我们所期望的结果对案件进行推测。

当你准备对某个可疑死亡案件下最后结论时,请确保你已经看过了案件的全部资料,核实了其中的每一条证据,回答了每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只为真相服务。

  补充:欢迎大家提供文中“Can We Believe What We See If See What We Believe”的更好翻译版本。

  参考资料:

[1]Captain Gordon Hess – Homicide or Suicide? An Equivocal Death Analysis and Case Study. James M. Adcock PhD.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证据如何让26刀案的真相偏向自杀? 1 可疑死亡(Equivocal Death),即死亡的情况与原因都不明确。而在一些可疑死亡的案件中,随着新证据的发现,死亡原因可能会在自杀和他杀之间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