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金鱼的记忆: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三分之一的30岁以下的女性都不能记住自己的电话号码或是三个近亲的生日。

健康提醒:专家们认为,现代生活使我们的大脑承受了太多的压力

连线:大脑的短期存储容量并不大,可以同时容纳大约7项独立内容

  上周,我驱车去购物。但可怕的是,一件让我尴尬至极的事情发生了,我几乎不知道从哪儿开始说起。

  我一直在为参加一个朋友的夏日婚礼寻找一身礼服。在我浏览了互联网, 翻阅了杂志之后,得到一些灵感,我缩小了选择范围,有两家商店可以去试衣服。

  在我开车的时候,家里的狗像往常一样跳上了车的后座,也想坐车一块儿出去。我也像往常一样让它上了车。他心满意足地蜷缩在毯子上,很快就打起鼾来。事实上,他是那么安静,以至于到了火车站停车的时候,我完全忘记了他在车里,我买了票,就上了火车。

  直到我打电话给女儿,让她去遛狗的时候,我才想起狗根本不在家里,而是在车上。我立马起身离开座位,就像灰狗逃出陷阱一样。

  我得说,这与真正的我完全的不相称。我希望撒个小谎,但是说实话,我的记忆力已远不如从前。这可能是个比较极端的例子,但我不得不承认,更多的时候,我忘记的东西比我记住的东西要多得多。

  看起来就像是,在昨天我还能流畅的说出电话号码,逛超市不需要列一个购物清单,记得电影和书籍的名字。而现在,当我谈论它们的时候,我要归纳为“就是有个男的留着胡子,她的前妻纹了纹身的那个电影,那个关于滑冰的电影——或者有关滑旱冰的。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个吧。”

  即使现在我总是会带着那个清单,但似乎没有一次可以从超市买回所有需要的东西。麻烦在于,我忘记把卫生纸这种必需品放在可怜的清单的首要位置。更糟糕的是,我买了并没有在清单里的东西,因为我不记得我上回买它们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当我买回家后我才意识到,就是上周我才刚买过它们,例如吞拿鱼罐头。

  然后就是把老花镜落在冰箱上了,把一品脱牛奶带上楼去喝以帮助睡眠。不过,如果你想要把我打发走,认为我就是那么一个古怪的更年期怪人,那么重新考虑一下吧,(我已经52岁了)。我并不是唯一一个发生这种事情的人。人的记忆力减退就像是野火一样蔓延。尤其是在女性中,这种情形更是普遍。

  我们有着高层次的工作,在学校的时候顺利通过了各种考试,但如果要我们当场说出昨天的午餐或者上次租的DVD名称,我们就有麻烦了。

  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三分之一的30岁以下女性都不能记住自己的电话号码或是三个近亲的生日。与此同时,一个对150人进行的研究发现,超过十分之一的年龄在20至35之间的人,都患有严重的记忆问题。

  “年轻人丧失了记住新事物,选出旧数据或是区分重要的和不重要信息的能力。”

  俊泽口作为日本北海道大学的神经生物学教授领导了这项研究,他说:“这是一种脑功能障碍。”

  专家们认为,我们根本不是突然变笨的,我们的大脑承受着太多的压力。简单地说,现代生活正蚕食着我们的记忆。

  我们依赖了太多的计算机小玩意,电子记事本和汽车自动导航系统,去为我们做那些需要记忆的工作,最后的结果就是,那些需要记忆的内容,从来也没有存储进我们内部的“硬盘驱动器”里。

  我们都处于数据超载状态(从电脑密码到银行密码),最糟糕的是,我们热切希望能够做到“一心多用”(例如,在发送邮件的同时,我们可以做晚餐和照看孩子),但我们的大脑根本无法一次应付那么多事情。

  巴斯泉大学心理学系主任兰斯?沃克曼解释说:“我们都生活在认知超载中。人类本来只需要一次做一件事情的。对于同时应付多件事情,我们的大脑是有极限的。”

  我们的记忆依赖于大脑里其中一部分的功能,这部分被称为海马区域。记忆的产生是海马区域与大脑皮层的感知处理区域共同完成的。根据具体的内容,所有元素从大脑皮层迅速散布到大脑中。

  例如,视觉信息是在大脑后部的枕叶里,通过初级视皮质来处理的。听觉信息是由脑侧部的颞叶里,通过初级听觉皮层来处理的。

  我们处理这些信息是以秒来分段的,一些数据成为了短期记忆。

  最后,其中的一些信息长期存储在大脑的不同部位中,其余的大部分返回我们最初收到数据的地方,大脑的感知皮层。

  只有那些能够引起我们的注意(就如在我们后面的警车),或者是那些我们知道很快就需要的东西(例如:一个电话号码)才会进入短期记忆。对于短期信息,我们大概能保持半分钟。

  为了巩固一段短期记忆,使它变成一段长期记忆,我们需要使记忆能够环流几次,以加强关联性。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无数次重复新的信息,有意识地将它们存储在大脑里。不这样做的话,信息就会丢失。

  大脑的短期存储容量并不大,它可以同时容纳大约7项独立内容,例如在计算的时候或是数购物清单上的东西的时候“移”位数。所以问题在于,一次尝试了太多的工作。

  我的朋友苏西是一名律师,就是一个“一心多用”的典型受害者。几个月前,她正在和保姆打电话,查看自己电子邮件的同时还在想着接下来要做的工作。就在各种事情正在进行的时候,她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但咖啡全倒进了抽屉里。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可以这么蠢,” 她感叹道。“但有时我的大脑似乎只想尖叫:“够了。”从我早上起床的那一秒,我就要多任务操作。我要穿戴整齐,把孩子们从床上叫起来,规划当天的第一个会议——所有这些都在同一时间进行。如果我以其他方式来做的话,这一天我很难完成那些我需要完成的事。但有时候我真的担心自己会精神错乱。我总是因为忘记事情而犯错误。”

  科学家们已经发现,那些最爱“一心多用”的女性恰恰有着最糟糕的记忆力。2009年8月,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埃亚勒?奥斐,带领了关于这方面的研究。他说:“一切都分散着她们的注意力。”

  “她们不禁会思考那些没有在做的事情。“一心多用”的人始终在提取她们面前的所有信息。他们难以把头脑中的事物保持独立,分开来看”。

  研究人员目前正在研究长期的“一心多用”的人是不是先天的注意力不集中,或是因为一次就吸收进很多东西,导致认知控制受损。

  “当不同信息来源于外部世界或是记忆中,她们无法筛选出与当前目标不相关的信息,” 教授安东尼?瓦格纳说,他带领了对100名学生的研究。“无法过滤信息意味着会受到无关信息的影响,导致速度变慢。”

  除了“一心多用”以外,我们也被铺天盖地的新信息轰炸和淹没。那么多的新信息需要我们去消化和记忆。互联网,移动电话,电视和其他电子产品里都源源不断涌现出新的事物。

  科学家估计,人们希望大脑在一天之中可以处理尽量多的信息,这些信息量相当于100年前,我们的曾祖母整整一个星期收到的信息量。

  除此之外,我们中的很多人没有足够的睡眠。而睡眠对于记忆至关重要,因为它帮助我们消化和巩固在白天获得的信息。

  以色列海法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在上午学习一项新任务后,那些有90分钟的小睡的人,在一天结束时能够回忆出任务的,明显要比那些没有小睡的人要好。

  但除了试图争取多一点睡眠时间,究竟可以做些什么来提高记忆力呢?锻炼身体和活跃大脑是一种方法。任何身体锻炼,如每天慢跑或游泳,都可以促进身体产生一种可以提高记忆力的化学物质,做填字游戏或数独游戏则可以保持大脑活跃。

  重复也有助于将事物保存为长期记忆,所以如果你想要记住某件事,那么每隔几天就不断重复,直到成为一种习惯。

  你还可以用视觉记忆来帮助记忆。古希腊人和古罗马著名演说家西塞罗就是用这个小技巧才得以流畅地发表异常复杂的即席演说。

  美国全国记忆冠军,约书亚?弗尔说,“如果你试图去记住一个微波炉,那么,想想微波炉在煎炸一只猫。——就得要生动和令人难忘才容易记住。”

  最后,停止那些“一心多用”的做法。如果你在查邮件,就别在那个时候接电话。如果你在阅读,就把电视关上。有时候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最有效的——当然,如果你还记得这些东西的话。(来源:每日邮报 翻译:东西网 编译:alicezang )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研究证实现代生活方式蚕食人的记忆力 1 我一直在为参加一个朋友的夏日婚礼寻找一身礼服。在我浏览了互联网, 翻阅了杂志之后,得到一些灵感,我缩小了选择范围,有两家商店可以去试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