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1885年英国昆虫学家文森特·M·霍特(Vincent M. Holt)就在其著作中发问:我们为何不以昆虫为食?而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昆虫学教授马塞尔·迪科(Marcel Dicke)也在最近的TED大会中作宣传:昆虫吃起来别具风味,可不亚于红肉白肉。我刚巧得了一回良机,来到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一享这昆虫佳宴。正是:不消古今费思量,蠖蚁蛭蛩实难嚼。碎炒黄粉虫( Tenebrio molitor )幼虫和蝼蛄作前餐,主菜是炸蟋蟀配烤黄猄蚁和竹虫,甜点则是炸蚕蛹和巧克力蚂蚁薄饼。

  就我个人看来,除了前菜的黄粉虫还不错,吃起来有点像“嘎吱脆”,其余味道都不敢恭维,透着一股“霉味”。竹虫和蚕蛹入口仿佛烂了的鱼或者奶酪。嚼着一条蟋蟀腿时我不由得想到这玩意肯定没法流行,而巧克力蚂蚁薄饼的苦味则毁了一块上好的巧克力。言而总之,我实在不会再来一顿这样的昆虫宴。因而霍特问题的答案只在于昆虫实在太难吃。

  由于人口爆炸带来的食品危机,最近以昆虫为食的话题再次被人提起。如果按照预计,2050年将有90亿人口需要供养。那么,既然昆虫富含蛋白质、随手可得,还非常便宜,为什么不能用它们来解决随之而来的食物短缺问题呢——原因恐怕在于昆虫实在难以入口。(实际上,某些地区的食品危机还没有严重到缺米少粮的境地,我们面对的问题其实在于食品的分配:比如西方面临的不是饥饿,而是肥胖症,我们最不缺的就是食物。)

  世上从不缺喜爱冒险之徒,在伦敦一些高级饭店里昆虫宴已然成为大胆食客的新欢,特别是包括炒蝗虫和蟋蟀在内的“爱爱小虫沙拉”。回到1885年,彼时霍特觉得工人们应该乐意来上一份百虫便当、高高兴兴地浇上虫酱和虫汤。所幸,这并未成为现实。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我们为什么不以昆虫为食? 1 1885年英国昆虫学家文森特·M·霍特(Vincent M. Holt)就在其著作中发问:我们为何不以昆虫为食?而荷兰瓦赫宁根大学昆虫学教授马塞尔·迪科(Marcel Dicke)也在最近的TED大会中作宣传:昆虫吃起来别具风味,可不亚于红肉白肉。我刚巧得了一回良机,来到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一享这昆虫佳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