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在牢狱之灾面前,辩方律师总能想象出一些荒唐的辩护理由,尽管可能99%的胡言乱语最终没有发挥作用。不过,这也同时说明,还有1%的奇葩通过各种看似神奇的辩护理由为自己减轻乃至消除了罪责。美国的Cracked网站就评出了其中6个最“荒唐”的辩护理由:

No.6 我生活在“黑客帝国”里,你懂吗?

救世主不是你想当,想当就能当。

  电影《黑客帝国》是一部传奇,在它的巨量的粉丝中也不乏严重沉迷者。2002年6月,俄亥俄州的阿什莉(Tonda Lynn Ansley)将她的房东射杀。这本是一桩平常的谋杀案,不过在法庭审判过程中,阿什莉和代理律师竟然声称“我生活在母体(The Matrix)里,这些都是幻象!”,并妄图以此来逃脱制裁。他们认为,房东是一个企图将阿什莉洗脑的“病毒”,而她在母体中拥有“将任何有威胁的人就地正法”的权利。

  这无疑是个疯狂的理由,而更疯狂的是,陪审团居然接受了这一理由。陪审团认为阿什莉拥有严重的精神缺陷,这也让她最终逃过了刑罚。如果这是真的,那恐怕阿什莉一定是把自己当成了基努 里维斯。不过,她显然不是救世主。

  此案显然引发了广大律师们的注意,成为了人见人爱的“黑客帝国辩护”。一年后,旧金山的米赛格斯(Vadim Mieseges)同样谋杀了自己的房东,而他的理由看起来和阿什利差不多:“我为了不在母体中迷失,不得不干掉她。”

No.5 我只不过是在梦游中开车去杀死了我的岳母嘛……

设计台词:我都干了些什么?

  1987年5月23日夜,肯尼斯 帕克斯(Kenneth Parks)开车到了23千米外的岳父家并进行了粗暴的袭击,将自己的岳母用刀刺死。随后他将车开到警察局并自首。面对警察的询问,帕克斯说:“我觉得我好像杀了个人。”

  法庭上,帕克斯表示他对案发当晚没有任何记忆。辩护方认为帕克斯在案发时处于梦游状态,不应负任何法律责任。虽然在我们看来,梦游这个理由一般只能用于解释为什么晚上尿尿的时候尿在了裤子上,而且在梦游时候能开车出远门的人显然应该先被法拉利车队录取什么的……

  不过律师显然有更细致的考虑,他们对帕克斯进行了脑扫描,结果显示帕克斯确实拥有一颗“非同寻常”的大脑,他患有严重的异睡症(parasomnia),这会导致他在夜间无意识的状态下干出任何事情。由此,帕克斯免于刑事处罚。当然,估计他也会被禁止在夜间出现在任何人的家里。

No.4 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干?

性别跨越者阿莱乔。

  2002年10月4日,阿莱乔(Gwen Araujo)是一名性别跨越者(Transwoman),被三个与她发生关系的男人虐待致死。法庭上,三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认为:被告杀人的动机是他们发现了这个与他们正在发生关系的“女人”居然有男性生殖器,而这个发现让他们彻底崩溃了,于是他们便起了杀机。

  你一定认为只有缺心眼才会提出这种辩护,不过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陪审团差点就信了。在第一次庭审中,12名陪审团成员的意见出现了很大的分歧,他们不敢确定,在面对一个不该出现的男性生殖器时,杀人这种过激行为是否可以理解。不过,在第二次庭审中,陪审团重新考虑过后,判定三人中的两人犯有2级谋杀罪。

No.3 发生了什么?我完全状况外……

设计台词:斯科拉西:发生了什么?我看起来像知道内幕的人吗?

  2002年,一家健康咨询公司的创始人斯科拉西(Richard M. Scrushy)被指控违反了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公司中的5名财务总监承认了公司存在的金融诈骗问题,并将罪魁祸首指向斯科拉西,认为他是公司所有问题的始作俑者。

斯科拉西的入案照实在是很像《沉默的羔羊》中的莱克特博士。

  斯科拉西的律师当然提出了反击,只不过理由比较离谱:斯科拉西整日忙于制订公司的运营战略,没有时间考虑财务和人力资源这一类繁琐的细节问题。斯科拉西本人也极为配合律师的言论,在进入法庭的时候,他一口咬定,自己完全不知情。

  由于证据的匮乏,在第一次庭审中斯科拉西被判无罪。而律师的辩白没能糊弄第二次的法官,斯科拉西被判入狱82个月。而法官也勒令斯科拉西赔偿他造成的29亿美元损失。不知道当他听到这个数字时,还会状况外吗?

No.2 让你不听律师的!

你脑子里的芯片取出来没?

  1993年12月7日,美国人科林 弗格森(Colin Ferguson)登上了长岛的一列火车。可能是对于火车上的服务彻底无语的同时又找不到意见簿(事后的调查证明他根本就是有预谋的),弗格森将一腔的怒火发泄在了旅客身上:他枪击了25人,并导致其中6人死亡。

  对于警方的指控,律师进行了辩驳,认为弗格森的行为是由于“白人具有的种种社会特权使黑人产生了短暂的冲动,最终导致报复式的袭击。”弗格森昂贵的律师团在审判前可能连开场词都准备好了,甚至断言弗格森“被白人社会逼疯”一案肯定会成为美国种族问题的标志性案件。不过,弗格森好像觉得律师的说法都是浮云,或者大概觉得自己被逼疯这个说法有点难以接受。于是,弗格森开除了所有的律师团,决定自己为自己辩护。

  所谓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弗格森在亲自辩护时向法官提出,自己的脑部被植入了一枚“杀戮芯片”,他同时提出让克林顿总统作为自己的证人。芯片什么的不知道,不过显然他病得不轻。在抛弃了律师的说法后,弗格森最终由于6项谋杀指控及19项谋杀未遂被判处315年徒刑。

No.1他也是我,我也是他

你知道我是谁吗?

  拉杰是一个马来西亚运输司机,不过他运送的东西具有巨大的需求同时也提供巨大的利润同时显然有巨大的风险,简而言之,毒品。

  2003年他由于运送166千克大麻以及1.7千克鸦片被捕。这个罪名情节严重,在马来西亚,拉杰会被判处绞刑。

  不过,接下来的遭遇让警方和法庭无比纠结,警方陷入了一个经典的双胞胎陷阱:拉杰,准确的来讲,赛瑟斯 拉杰(R. Sathis Raj),还有一个双胞胎兄弟,萨巴里什 拉杰(Sabarish Raj)。对于他们来说,可能有个最简单的辩护办法:同时出现在法庭,然后指着自己的兄弟大喊“是他干的!”警察肯定通通傻眼。尽管他们手中握有DNA证据,但他们却没有证据证明那些证据到底属于哪一个拉杰。

  最终的判决是两兄弟均被无罪释放。这也可以理解,正因为法庭无法判断到底是双胞胎中的哪一名有罪,所以也就不能冒着把一名无辜的人投入监狱的风险定罪。

所以说,律师也是一个需要想象力的职业~

  编者注:文章发出后,我重新对一些细节进行了核实与修改。同时感谢@Ent对本文细节错误的指正。

  编译自 Cracked.com ,有删改。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6个最“荒唐”的辩护理由 1 在牢狱之灾面前,辩方律师总能想象出一些荒唐的辩护理由,尽管可能99%的胡言乱语最终没有发挥作用。不过,这也同时说明,还有1%的奇葩通过各种看似神奇的辩护理由为自己减轻乃至消除了罪责。美国的Cracked网站就评出了其中6个最“荒唐”的辩护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