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炭疽热(anthrax)是一种人畜共患的急性传染病,感染者皮肤上焦黑的病变让它得名“炭疽”。人类接触、食用患病动物,或吸入炭疽芽孢,都有可能染病。炭疽杆菌繁殖过程中产生的毒素(水肿因子、保护性抗原和致死因子)能引起水肿和坏死等,是感染者致死的主要原因。

  战时,炭疽因其易于散播和致死率高等特点成为各国争相研制的生物武器。而在和平年代,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约束下,许多国家已逐步放弃包括炭疽在内的绝大多数生物武器。

战时的生物武器

  二战期间,日本关东军曾在中国东北地区用炭疽杆菌进行实验,造成无数伤亡。但在现代战争中,最早将其作为武器却是欧洲人。1876年,细菌学之父罗伯特 科赫(Heinrich Hermann Robert Koch)找到了导致牛羊和牧人感染炭疽热的罪魁祸首——炭疽杆菌,并首次发现细菌可以致病这个事实,德国由此开始了一系列领先的细菌研究。

显微镜下的炭疽杆菌。(黄色杆状)

  1917年初,挪威政府在境内抓获一伙神秘的外国人,除了军火,货币和糖块等物资外,还从他们身上找到盐瓶、漱口水瓶和酒壶等容器。被捕者利用伪造的证件和与芬兰抵抗军的密切联系,获得挪威政府信任,最终安全离开了挪威。

  挪威在对容器进行化验后,却发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盐瓶里是炸药和某种有机物的混合品,糖块中包裹着装有炭疽杆菌的安瓿瓶(打针时候装药的那种小瓶),而澄黄的漱口水其实是细菌溶液。在被捕者的日记中,挪威人找到了对证:它们是德国总参谋部(German General Staff)提供的生物武器。芬俄边境已被抵抗军撒上炭疽杆菌和斑疹伤寒病毒,而糖块是给军马“下毒”的药剂。

  这场细菌战所造成的后果不得而知。但在英国,一场在有限范围内进行的实验足以让人类见识到炭疽武器的杀伤力。二战期间,英国策划了名为“素食行动”(Operation Vegetarian)的细菌武器实验,其初步设想是通过在敌国境内投放污染饲料,消灭牲畜以造成食物紧缺。英方在苏格兰北部的格鲁伊纳岛(Gruinard Island)圈养了8只绵羊,让炸弹在其上空爆炸释放炭疽孢子。仅过数日,这些牲畜全部死亡。在它们的尸体被火化处理后,这次实验宣告结束。

  研究人员在报告中总结,如果对德国使用该武器,将令所有的城市彻底瘫痪,数十年无法居住。虽然炭疽武器并未对德国使用,但这一切最终在格鲁伊纳岛上得到了印证。半个世纪以来,这片被污染的土地成为名副其实的无人区。1986年,英国痛下决心,往岛上喷洒了280吨甲醛,并将严重污染的表层土被移除储存,随后一批绵羊被成功放养在了岛上。直到1990年,英政府才宣布解除戒严,将格鲁伊纳岛面向公众开放。

  1972年,在联合国的推动下,多国签署《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大批生物武器逐步被销毁或转变为和平用途。

和平时期人类的心魔

  1979年,苏联斯维尔德洛夫斯克(今称叶卡捷琳堡)突现多例炭疽热病患,至少有100多人死亡。在当地政府和医生还未搞清原因的情况下,一个紧急事务处理小组奔赴此地,在医院和平民寓所喷洒大量氯水,并用铲土机挖走了所有街道的表层土。政府没收了所有医院的数据,对外宣称当地居民所患的是肠炭疽和皮肤炭疽,为食用了遭污染的肉类和接触患病动物所导致。

  但在本地人所保存的资料中,来自第三方的调查人员发现了不一样的结果:绝大多数人所患的是通过空气传播的肺炭疽。最终在1992年,俄罗斯肯定了外界的猜测,即这起事故的元凶来自附近一所军工厂意外泄漏的炭疽病菌。俄方承认,苏联违背了1972年签署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未能向联合国报告已知军工设施和生物武器项目。

  同年,俄方关停了苏联在咸海复兴岛上的生物武器实验室和试验基地,撤离大批科研人员,但岛上尚掩埋着100-200吨炭疽细菌。这座死岛随着苏联解体,被划归到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境内。2002年,乌兹别克在美国的协助下,登陆因湖水干涸已与陆地相连的该岛,对10个掩埋地进行了去毒处理。

利用新技术消除恐慌

  2001年9月,纽约遭遇境外恐怖势力袭击,当大多数美国人还沉浸在悲痛与惊吓中时,若干封装有炭疽孢子的信件被悄然寄给了各地的政要和公众人物。有22个收信人感染肺炭疽或皮肤炭疽,其中5人病发死亡。

  寄给《纽约时报》的炭疽信件:“这是下一步,快吃青霉素,美国该死,以色列该死,真主至上。”

  通过对搜集的炭疽细菌进行菌株检测,发现其携带的基因均导向了陆军生物防御实验室的肺炭疽Ames株。而在FBI进一步的侦查中,有越来越多的不利证据指向了该所的研究员布鲁斯 埃文斯(Bruce Ivins),不过这些证据并不具有决定性,所以华盛顿地区大法官一直没有签发逮捕令。2008年,埃文斯突然使用对乙酰氨基酚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此后FBI将埃文斯定为2001炭疽袭击的唯一责任人,不过这个结果受到了大量的质疑,有人认为埃文斯作为一名生物学家,并不具备将炭疽变为可吸入粉末的能力。

  炭疽袭击让美国政府加速推动了《爱国者法案》的进程,仅在炭疽袭击发生1个月后的10月26日,赋予美国执法部门更大执法权(如监听通话、邮件)的《爱国者法案》由时任美国总统乔治 W 布什签署颁布。

  同时,许多国家也加强了生物战的研究和防御工作,一些快速便捷的技术和设备相继出现。美国邮政在炭疽袭击后立刻建立了一套生物监测系统来避免再次袭击,而美国也有高中生通过实验发现,使用家中常用的熨斗在200℃加热5分钟以上就可以破坏信件中的炭疽孢子。

  2007年,美国一组政府研究人员解决了感染早期无法及时确诊的难题,通过新的技术对血液中炭疽杆菌释放的致死因子进行检测,结果只需要4个小时便能得出,这为进一步降低感染者死亡率提供了保证。康奈尔大学和奥尔巴尼大学联合在今年7月份推出便携炭疽检测仪,可在15分钟内利用微量样本完成核酸纯化,使用聚合酶链反应技术进行繁殖,只需60分钟即可确定污染源中的菌株。

如今恐怖分子在全球肆虐,相比造价很高、使用繁杂的核武器和常规武器,生物武器非常便宜、易于投放、效果显著。尽管自2001年后,并没有再次出现大规模的炭疽袭击。但从各国对炭疽恐怖袭击的研究和预防来看,炭疽仍然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让我们提心吊胆。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炭疽:“9 11”后仍在延续的黑历史? 1 炭疽热(anthrax)是一种人畜共患的急性传染病,感染者皮肤上焦黑的病变让它得名“炭疽”。人类接触、食用患病动物,或吸入炭疽芽孢,都有可能染病。炭疽杆菌繁殖过程中产生的毒素(水肿因子、保护性抗原和致死因子)能引起水肿和坏死等,是感染者致死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