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徐叙夫妇墓里出土的蓝釉梅瓶

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萧何月下追韩信”青花梅瓶 施向辉 摄

  南京林业大学的一个山洼里发现了明朝锦衣卫高官的夫妻合葬墓。古墓已经清理完毕,除了墓志、一个白瓷罐、一个蓝釉梅瓶外,没有更多发现。

  但专家表示,这个古墓中的出土文物已经够高规格了。因为,梅瓶在古代就是身份的象征,只有王公大臣的墓葬里才会有如此高等级的文物。“蓝釉梅瓶,我们馆以前还没有出土过。”南京市博物馆专家说,这件蓝釉梅瓶近似扬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霁蓝釉白龙纹梅瓶。

  珍稀梅瓶已经入库保管

  在考古现场,记者有幸看到了周氏墓穴中的那个蓝釉梅瓶。当时,这个蓝釉梅瓶和白瓷罐,一右一左分别在两位墓主的壁龛中。不过,蓝釉梅瓶一露面,就引起了大家的惊呼,紫蓝色的,在太阳底下,发着蓝色光芒。

  接下来,蓝釉梅瓶就受到了“特殊待遇”。考古专家先是一点点抠掉它身边的泥土,而后,用红色塑料袋轻轻罩住。取的时候,怕泥土掉在梅瓶上,专家用手做挡板,挡在梅瓶上。取出来后,它很快被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裹住,然后又轻轻放进文物袋子里保护起来。而那个白瓷罐的待遇就差多了,取出后,用报纸一盖就好了。

  现在蓝釉梅瓶在哪里?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专家说,这么贵重的文物,都是提前和博物馆保管部沟通好的,直接入库。“就是到了下班时间,保管部的人也不会走,一直在门口等,然后(把文物)迎进库房保管起来。等考古结束,该清洗的拿出来清洗。”专家说,这个梅瓶到博物馆后,已经做了“体检”,它相当完好,通体蓝紫色,底部没有款识,色泽很润。

  “体检”过后,就是要洗掉身上、瓶子里的淤泥了。由于瓶子的淤泥积了几百年,比较坚硬,因此要先用水,把里面的淤泥泡软,然后一点点清除,同时要注意瓶子里面是不是还有文物。

  “体检”、“清洗”完毕,就放在库房里养护了。这么高规格的梅瓶,博物馆会专门打制一个盒子,然后放在里面,恒温恒湿保存。

  蓝釉梅瓶原料是否进口?

  ●不排除这个可能,当时进口原料比黄金价格还要高

  “这件蓝釉梅瓶(价格)最起码超过百万。”江苏省古陶瓷研究会副会长周道祥说,在古代,梅瓶属于瓶子里面档次最高的一种。从现代存世的梅瓶来看,出土的梅瓶大多是王公大臣的墓里才有,数量相当少,而蓝釉,就更罕见了。

  “宋朝就出现了梅瓶,但元朝的梅瓶更杰出。扬州博物馆的元朝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当时烧造用的原料都是从西亚进口的。”扬州博物馆副馆长蔡云峰说,在当时,这种进口原料比黄金的价格还高。加上蓝釉要求相当高的烧造技术,因此,蓝釉梅瓶光是成本就了不得。

  那这个蓝釉梅瓶用什么材料烧制呢?

  据周道祥介绍,明朝嘉靖年间,如果用的是回青料,那一定是进口的原料,这种原料烧出来的瓷器档次很高。“高档的青花瓷,多用回青料,釉色泛着蓝紫色,看上去很润很润。古代,回青料都是作为彩绘用料,像这种满用,通身都是的,真的很罕见。”周道祥说,这件梅瓶看起来是发着蓝紫色的光芒,这说明,烧造原料十有八九是进口的回青料。

  真的是官窑烧制的吗?

  ●就算不是官窑,也是官家定制,民间顶尖高手烧制

  “在古代,一般官员都崇尚青色,因为在官员们看来,青色象征两袖清风,为官清廉。而带到古墓中,则是想名留青史。”周道祥说。

  南京博物院瓷器鉴定专家程晓中说,识别瓷器的价值有几个要素。首先是“物以稀为贵”;其次要看釉色如何,釉色是不是均匀,是不是很正,如果颜色不正,就是相对次了;再次看器形,蓝釉瓷器在明朝大多是用来祭祀的,从存世的来看,蓝釉瓷碗比较多,蓝釉梅瓶稀少;最后要看大小,体形越大价值越高。徐叙夫妇墓出土的这个梅瓶釉色很正,又很均匀,体形也不小,价值可想而知。

  那它是不是官窑烧制的呢?周道祥说,一般梅瓶这类器物,主要来自宫廷。而来自宫廷,那么一定是皇家官窑烧制的。“如果看到‘大明嘉靖年制’这样的字样,那一定是官窑烧制的。如果没有款识就很难说了。”

  没有款识是否就意味着来自民间呢?周道祥摇摇头,他说,这也不一定,没有款识也可以是官窑烧的,因为这种蓝釉要求的技术太高,一般的窑口是绝对烧不好的。

  “即便不是官窑烧制的,也是官搭民烧。也就是官家定制,让民间高手中的高手来烧制。”不过周道祥说,由于周氏的爷爷周暄是礼部尚书,加上周氏本人很贤德,这个梅瓶很有可能来自皇宫,应该是皇帝赏赐的。

  对比扬州博物馆镇馆之宝

  ●扬州元梅瓶有白龙纹,南京明梅瓶个头略矮肩宽

  这件梅瓶价值如何?南京市博物馆副馆长华国荣说,以前蓝釉梅瓶还没有出土过,蓝釉的文物本身就很少,蓝釉梅瓶就少之又少了。

  据目测,周氏墓里出土的梅瓶高30多厘米,浑身就一种色彩——蓝色。“和扬州博物馆的镇馆之宝——霁蓝釉白龙纹梅瓶很相似,”专家开玩笑说,“如果把霁蓝釉白龙纹梅瓶上的两条白龙抹成蓝色,就和周氏墓里的蓝釉梅瓶差不多了。”

  “我们馆的霁蓝釉白龙纹梅瓶是元代的,年代更久远。在元代,这种霁蓝釉是创造性的烧制。”扬州博物馆副馆长蔡云峰说,他们馆的镇馆之宝个头更高,足足有43.5厘米,价值40亿元人民币。最吸引人的是,这件梅瓶身上的纹饰很震撼:白龙环绕瓶身一周,云龙、宝珠是青白釉,两种釉色对比鲜明,好似威武、悍猛的巨龙叱咤于万里蓝天之中,以蓝釉点缀的眼珠,在青白釉的衬托下,尤为凸出,起到了画龙点睛的艺术效果,具有极强的艺术感染力。而南林大出土的蓝釉通体是蓝色的,没有飞龙,烧制年代也更晚。

  两个梅瓶,身材比较又如何呢?扬州博物馆的专家仔细查看了南京出土梅瓶的上端,他们表示,两只梅瓶肩部不一样,扬州的这只梅瓶口小,颈短,肩丰,肩以下逐渐收敛;而南京的这只梅瓶,肩显得相对宽一点。

  对比“萧何月下追韩信”青花梅瓶

  ●价值稍逊一筹,但也算是全世界罕见

  在南京市博物馆的展厅内,镇馆之宝“萧何月下追韩信”青花梅瓶优雅地立在展柜里。从出土至今,它一直只展示萧何策马扬鞭的一面,艄公、韩信这一面,观众是看不到的。而且,展柜一米开外还拉起了警戒线,显得神秘之极。

  “萧何月下追韩信”青花梅瓶是从明初开国功臣沐英家族墓里出土的,目前这种纹饰的梅瓶全世界也就这么一个。和“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相比,这个刚出土的蓝釉梅瓶价值如何?显然,它填补了南京市博物馆在梅瓶收藏上的空白,因为这么多年来,他们就没有收藏过蓝釉的梅瓶。但副馆长华国荣说,蓝釉梅瓶的年代也许会更晚一些,因为从出土的年代来看,蓝釉梅瓶应该是明代的,最晚可以断到嘉靖年间。

  “它的价值和‘萧何月下追韩信’肯定不能比,价值稍逊一筹。”专家说,不过就稀有程度来讲,不仅南京,就是全世界范围内,蓝釉的梅瓶也是非常稀有的,因为蓝釉很难烧制,需要高温,成功率低。

  墓主揭秘

  周爷爷乃礼部尚书

  通过辨认周氏墓志,记者发现了一个名字:周暄。

  “周暄是周氏的爷爷,他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周经,小儿子叫周鋐。至于这个周氏是哪个儿子生的就不清楚了。”明史专家马渭源说,周暄这个人一生还比较传奇,生前是礼部尚书,死后被葬在江宁。而据明实录记载,周暄死后被明宪宗追封为太子太保,也就是太子的老师。当然,那也只是名誉上的了。

  徐叙疑是徐达七代孙

  “徐叙在史料上却找不到。”一位专家说。而据分析,徐叙很可能是徐达的第七代孙,但能否从徐达族谱上找到,明史专家马渭源认为,这也很难。徐达一共生了4个儿子,大儿子世袭了魏国公,二儿子从小就死了,小儿子徐膺绪被封为定国公。徐达有多少个孙子那就难说了——尽管在明实录上只能找到三四个。“实际上肯定不止,其他人因为是妾生的,不是大老婆生的,就没有记载。”有关专家还介绍说,明朝显赫家族都是朝廷派工部造墓的,而徐达家族后人的墓却形制不一,很有可能徐叙这个墓还是自己造的。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夫妻合葬墓发现蓝釉梅瓶 1 南京林业大学的一个山洼里发现了明朝锦衣卫高官的夫妻合葬墓。古墓已经清理完毕,除了墓志、一个白瓷罐、一个蓝釉梅瓶外,没有更多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