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9 11事件”之后,人们更意识到不同文化间沟通的历史是用鲜血染成的,即使在文明已经发展到公元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不同文化是怎样形成的?为何又让人与人之间产生你死我活的深仇大恨?心理学博客 You Are Not So Smart 揭示了其中的一些心理原因。

带上角色面具,看看谁是自己人

  我们对人的多面性早已熟知于心,但我们有时总会忘掉这一点,于是便时常有人发现自己深爱多年的那个人更像个骗子。这些想法很正常,如果你都不会对自己的多重角色扮演游戏感到滑稽的话,那你的精神可能就真有问题了。

  随着网络的发展,面具人施展才华的空间更加广阔。我们如鱼得水地泡论坛、写博客、刷微博、贴照片,就像与真人打交道时一样,我们在网上也可以自如的塑造自我。发一条有见地的微博、贴一张旅行的照片、晒自己新去的高级餐厅。网络如此吸引人的一个原因可能就是:在网上,我们可以成为自己想做的那个人。

  面具给我们信心,满足我们角色扮演的欲望,让我们自如的表达想让别人知道的信息,同时隐藏不想让人知道的信息。同样的,集体也会戴上面具:政党搭台演讲宣传政策;公司给员工印发员工手册;国家制定宪法;俱乐部会张贴会员规则。每一个组织机构都通过这些规范或仪式作为维系个人与组织的纽带,同时也是区分组织成员与局外人的方式。而对个人来说,一旦认为自己属于某一个组织或接受某一理念,你对局外人的看法就会受到认知不对称假象的误导了。

别以为你了解我

  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很了解自己的朋友,自己了解朋友的秘密,知道他们的想法,我们可以轻易为他们贴上标签。你知道约谁去吃川菜,约谁去打球,电脑坏了找谁帮忙。我们自以为对他人了若指掌,反过来,别人也是这么看我们的。2001年,斯坦福大学的普罗宁(Emily Pronin)和罗斯(Lee Ross)、伊利诺伊大学的柯鲁杰(Justin Kruger)和威廉姆斯大学的萨维斯基(Kenneth Savitsky)进行了一系列的实验,研究人们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在第一个实验中,研究人员请参与者填写问卷,描述他们了解自己最好的朋友的程度。问卷上画出了一系列冰山浮在海面的示意图(如图),露出海面的部分代表自己了解朋友的多少,海面下的部分代表朋友在自己眼中隐藏了多少。随后,研究人员请参与者填写另一张问卷,用冰山露出海面的体积描述朋友了解自己的多少。结果显示,在人们眼中,朋友的冰山有更多部分漂浮在海面上,而自己的冰山则有更多隐藏在海面下。这个实验表明,我们总以为自己了解别人的比别人了解我们的更多,当然,别人对我们也是这么看的。

  研究人员随后又请参与者描述一个最能表现自己本色的时刻。78%的人描述了不易察觉的有内心活动的场景,例如,看到子女取得好成绩,或是上台演出得到掌声。当被要求描述一个他们认为最能表现朋友真实一面的时刻时,只有28%的人选择了有内心活动的场景,更多的人认为一个普通的行为更能表现朋友的特点。阿呆讲荤段子时才是真正的阿呆,阿瓜逃课去泡妞才是真正的阿瓜。研究发现,我们很少关注别人的内心感受,所以我们只是以表面为依据来描述他人。

  另一项实验是请参与者完成字母填空(例如”g_ _l”可以填作”girl”或者”goal”),然后问参与者自己所填的这些词能否表现自己的真实想法,大部分人说自己填的词不能说明任何问题。而同样是这些人,当被问到别人做的单词填空能否说明问题时,他们就开始评头论足,例如:“这个填词的家伙看起来比较自负,但总体上应该还是个不错的人。”人就是这样,自己填的词不代表任何含义,但凭别人填两个词好像就能把对方看穿似的。

  研究人员随后把研究对象从个人延伸至集体。他们把参与者根据自由主义(liberals)和保守主义(conservative)分成两组,然后调查两组是支持或是反对堕胎。每组需要在问卷上填写自己的态度并对对方的立场发表看法,另外还要评估对方对自己的立场有多少了解。结果显示,自由派认为他们了解保守派的程度要多于保守派了解他们自己;保守派则认为他们比自由派更加了解对方。这又是认知不对称假象造成的错觉,它让我们以为自己更加了解别人,甚至比别人自己都了解别人。当你身为某个集体的一员时,你也认为自己所在的集体更了解对方的集体,甚至比他们自己都要了解他们。

让人类团结一致?恐怕要等外星人来了

  正是这些错觉造成了我们幼稚的想法。我们总认为自己的看法是正确的,如果他人和自己意见相左,一定是他们存在某些偏见或者无法全面地看问题。我们认为其他人的看法都受到了干扰,否则他们想的应该和我们一样。科学研究告诉我们,自己的这些想法有多不靠谱。

  人类既然形成这种天性,自有其中的道理。实际上,自然界中所有灵长类动物都是靠群居才能生存并发展壮大,其中发展最兴盛的物种当然是人类。抱团是人类的天性,即使是在一个新的环境中,人类组建集体、形成文化的过程也会很快发生,谢里夫的实验即证明了这一点。这种天性使人类的文明发展壮大,但它也会带来问题。正如心理学家海特(Jonathan Haidt)所说:“大脑让人组成不同的团体,并使我们与其他团体产生对立,从而使我们无法看清事情真相。”因此,我们便不断做出错误的决定,陷入各种困境。我们总以为别人无法识破自己的伪装,总认为自己所属的集体比其他集体更加优越,实际上,这都是假象。

  研究还发现,除非是外星人入侵地球,否则不同人类群体间的对立还将持续下去。在谢里夫的实验中(详见:《 不同文化的沟通为何要付出血的代价? 》),最终能采取一些手段帮助两帮孩子修复关系。例如,他告诉孩子们,供水系统遭到破坏,两帮孩子们便开始合作维修;后来又告诉孩子们营地有一部卡车坏了,于是孩子们一起牵绳子帮助卡车发动。尽管两帮孩子没有成为朋友,但彼此间的敌意也消减不少,至少他们最终能够彼此相安无事乘坐同一辆客车回家了。由此可见,只有当面临共同的难题时,人类才有可能团结一心,而在正常状态下,我们还是会在不同的团体下各自为战,仅仅是因为这样让人感觉更好罢了。

  就算人类共同抵抗外星人入侵,也许并不是因为消除了隔膜,而仅仅是因为找到了共同的敌人,自动进入了同一战线罢了。不同群体还是会继续对抗,认知不对称假象还是会继续存在,但至少读罢这篇文章,如果能让各位读者重新认识自己的认识的话,不管是对抗外星人还是网上与人舌战,许会获胜的机会也大一些吧。

编者的话:《三体》告诉我们即使外星人来了,地球人也不会团结一致,至少会分成支持外星人的、为了基因延续的和无所谓的三派。人类的不同文化是怎样形成的?其实并不需要漫长的时间。请继续阅读《 不同文化的沟通为何要付出血的代价? 》。

  本文翻译自The Illusion of Asymmetric Insight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人与人的不理解让我们更团结? 1 “9 11事件”之后,人们更意识到不同文化间沟通的历史是用鲜血染成的,即使在文明已经发展到公元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不同文化是怎样形成的?为何又让人与人之间产生你死我活的深仇大恨?心理学博客 You Are Not So Smart 揭示了其中的一些心理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