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文/R. Douglas Fields)最近,我被一个名叫“故事碰撞机”的项目组特意邀请去参加他们的活动,这个活动的主要目的是重现讲故事的艺术和乐趣,讲故事的是科学家,听故事的是公众。在没有实验工作台、没有任何数据做支撑、没有幻灯片提示的情况下,对于科学家来说,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上,像个滑稽演员似的自言自语,似乎有点紧张和忐忑。还有那些买票来听科学家讲故事的公众,目的是想从中获得娱乐和启蒙,但科学家毕竟不是艺人,他们中大多数是十足的书呆子,试想若让你站在舞台中央,面向济济满堂的听众,你会是怎样的感受呢?然而我发现那天晚上其实很美妙,公众迫切想听科学家讲故事,而且对科学家的付出也表示深深感激。

  当晚的活动主题为“政治和科学”,主办方是故事同盟会(The Story League)。在我向听众重述我的第一部科学出版物时,我提到了科学探索的本质,多种情绪的奇怪结合和释放,以及必须做科研调查的原因等等。在我看来,科学已经过于频繁地曝光在公众面前,政府也将科学作为治疗疾病或提高技术的法码,并因此建立了基金。毫无疑问,基础科学的成果可以带来实践价值和利益,然而,这并不我们做科学的唯一原因。

  我发现,好奇心是人类创造奇迹的灵魂核心,人类迫切地想要去探索自然,认知周围的世界。有一些人把科学探索当作自己的终生职业,也有一些人为了支持科学,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慷慨捐出自己所挣的辛苦钱,帮助科学的进步与发展。

  然而之前,我碰巧听到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ational Public Radio,简称NPR)的科学记者内尔 格林尔德博伊斯(Nell Greenfeldboyce)在晨播中播出了“跑步机上的小虾:愚蠢的科研权术”的新闻,这则新闻主要是说一些著名的政治家嘲讽科研调查纯属是浪费纳税人的钱,参与这场争论的也包括参议员汤姆 科伯恩(Tom Coburn)和迈克尔 哈克比(Mike Huckabee),他们举例说明一些无关紧要的科研调查就像在跑步机上奔跑的小虾,例如科学家们发现人类的脚趾甲屑里面含有尼古丁等等,政客们声称这些琐碎的研究浪费了纳税人的宝贵钱财。

  如果这些政客们所发表的言论是真心诚意的,那么在人类对科学的需要以及对科研的普遍赞赏问题上,我的价值观似乎是错误的?然而事实上我并不相信那些政客们的言论。在过往所发生的每件事中,我都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政客们为了获取政治利益,蓄意曲解我们的科研调查,并对我们的调查结果进行百般嘲讽。他们的这种行为引发出一些重大问题,如:为什么公众会将自己的发言权托付给那些聪明人,并用这种方式与科学研究唱反调?这种攻击将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呢?如果科学观点无法在才智兼具的各界人士中普及和分享,那么这将是对科学的否定和歪曲,以及对公众信任度的污蔑。由此看来,政客们还值得信赖吗?

  参议员汤姆 科伯恩(Tom Coburn)的发言人约翰 哈特在NPR新闻播报中说道:“收到联邦基金是一种特权,而非应有的权利。如果他们不想让这笔基金被细查,那么就不要去追问。”然而事实胜于雄辩,科研补助经费申请是需要通过严格的细查和审批。问题是谁应该去审查呢?科学家们还是政治家们?我们应该允许政客们去细查用公共基金所建造的一座桥梁的结构整体性吗?还是我们应该将这项重大任务交付给专业工程师呢?难道政客们更能胜任桥梁结构整体性的评估?

  得到科研补助基金拨款是十分困难的,通常只有很小一部分科研提案通过最终审批才拿到经费的,而且这些提案是由在相关领域有造诣的科学家们严格审查才批准的。作为一个科学检阅官,我服务于几家出资组织委员会,其中包括政府基金出资,即美国国家卫生基金会(Natioanl Sanitation Fundation,简称NSF)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简称NIH),也有各种不同的疾病基金会,甚至于对外出资机构。有些高科技项目需要专业的技术评估,而目前只有少数的科学家们拥有这方面的技能和才识,所以世界性范围的出资是非常有必要的。科学家们拥有强烈的责任心,他们将科研作为自己的使命和职责,而非单纯的义务。通常,只有最好的科研提案才会得到公共基金,而许多其他优秀和重要的科研提案往往会因为经费问题而胎死腹中。如果政客们仍持怀疑态度的话,我建议他们去做一项实验:将小虾在跑步机上奔跑的研究经费申请提交给相关部门,然后看看将会发生什么。无庸置疑,这项经费申请在初步审阅时便会被驳回。

  归根结底,过错并不在于政治家们,而在于科学家们自身。对于持支持态度的公众,科学家们务必对自己的科研发现做出清晰阐述,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相关方面的专业技术和知识的公众,让他们也能够理解和赞赏。然而,用这种方式与公众互动,被当作是浪费时间和精力而遭到否定,这让科学家们备感痛心。 参议员威廉 普罗克斯迈尔(William Proxmire)曾在金羊毛奖(Golden Fleece Award)上指责研究员罗伯特 科尧特(Robert Kraut)的科研浪费了纳税人的税金,并轻蔑地将政治矛头指向科学,称其为“了无新意”。此番言论并未给科学界带来不良后果,因为政客们诸如此类的公开嘲讽并不能引领舆论导向。考虑到最近政府面临着停工状态,我想这也许就是自鸣得意的后果。

  政客们对待科研的态度与公众大相径庭?还是在现今的经济和政治压力下,全美对科学的支持已显得身心透支?在过去几年中,很多优秀的杂志社刚创刊不久,便面临着破产倒闭的尴尬境地,然而我相信,在美国出版行业中经久不衰的将会是极具教育意义的那些科普杂志。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政客们宣扬的科学能信吗? 1 对于科学家来说,独自一人站在舞台上,像个滑稽演员似的自言自语,似乎有点紧张和忐忑。还有那些买票来听科学家讲故事的公众,目的是想从中获得娱乐和启蒙,但科学家毕竟不是艺人,他们中大多数是十足的书呆子,试想若让你站在舞台中央,面向济济满堂的听众,你会是怎样的感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