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题图:[法]克劳德·莫奈 《日本桥》,绘于1923年 )你有没有做过“唉,我真是没有艺术细胞!” 的感叹?站在美术馆的长廊上,茫然的望着眼前色彩斑斓的名家画作,横竖研究半天也搞不清楚到底画的啥。其实,你面对画布会不会心旷神怡是一回事,你对自己体内细胞艺术天赋的否定可是大大冤枉了它们。

  培养神经细胞,给细胞染色、标记,对细胞生物学家来说再普通不过,但有些时候,这些显微镜拍下的照片却极其令人赞叹。你会发现,这些来自人类头脑中的细胞不仅具有奇妙的艺术性,而且还能展现出不同画派的特点。

最爱·印象派

  19世纪末,法国画家莫奈引领了印象派的风潮。莫奈的画作因其绚丽奇幻的光影色彩而极受现代人的欢迎。神经细胞大概因为自己负责意识流工作的缘故,对印象派的表现手法极其偏爱。

  ▲上图是一张人类胚胎干细胞、神经前体细胞培养后的免疫荧光标记照片。红色的神经元、绿色的神经胶质细胞和蓝色的细胞核交织在一起,绚丽的色彩和错综复杂的线条,是不是很有几分后印象派画作的视觉效果?

  ▲绿色尾羽柔曼的延展,点缀的蓝色斑点流光溢彩。又是另外一幅神经干细胞生长分化后的荧光图。参照莫奈的《日出·印象》,这幅图倒是可以起个名字可以叫《孔雀开屏·印象》。

  ▲新印象主义的点彩画派,顾名思义,这一派的风尚是作画时不用线条而用点来表现色彩。这么说来,神经干细胞可谓是点彩创作法的杰出代表了。

细密·波斯毯

  这幅有着挂毯风格的图片是由大脑皮层神经元染色得来的——当然,是来自人类的灵长近亲猴子的。

  波斯人最喜欢精致的东西,比如细密画,比如波斯毯。用神经元编制的毯子,细丝是如此的错综反复而高度有序,若是挂在客厅里,也不失为一幅淡雅神秘的佳作。

枯木·中国风

  中国人还是最喜欢写意山水画了。寥寥几笔,一幅枯藤老树屹立在冬日寒凛里的意境就出来了。仔细看一看,咦?这树枝弯的有些诡异呀。原来这是一幅脑前额叶中层神经元的染色图。

哥特式朋克

  哇,这是一个怒发冲冠的骷髅头吗?不对,这是由人胚胎干细胞生长出来的一簇神经细胞的荧光照片。主体部分神经元组成的形状很像是大眼睛的头盖骨。绿色的神经纤维向四周发散,很有点后朋克的味道。

  “我是最酷的神经细胞,我向四处发送命令电流!”

  艺术需要发散思维,不是吗?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神经也艺术:大脑中的印象派 1 你有没有做过“唉,我真是没有艺术细胞!” 的感叹?站在美术馆的长廊上,茫然的望着眼前色彩斑斓的名家画作,横竖研究半天也搞不清楚到底画的啥。其实,你面对画布会不会心旷神怡是一回事,你对自己体内细胞艺术天赋的否定可是大大冤枉了它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