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辽宁朝阳十六国时期慕容鲜卑三燕古都龙城出土的文物。 资料图片

2000年发掘的北京老山汉墓墓主人面貌复原图。 资料图片

  自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西方近代体质人类学进入中国后,中国的体质人类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经过多年的成长和发展,已建立起一整套系统的理论体系和研究方法及手段,并日益在各相关领域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以考古学为例,体质人类学可以从“骨”和“人”关系的四个层面为考古学研究提供帮助。

  “透骨见人”

  所谓“透骨见人”,就是指看到人体骨骼就能够了解到其性别、年龄、形象样貌、体质特征、种族属性甚至食谱、职业等等一系列其生前的信息,这些信息往往是体质人类学工作者结合各种方法手段从人体骨骼上直接得到的,故称“透骨见人”,我们也形象地称之为“见死如见生”。

  可以说,“透骨见人”是体质人类学对于考古学最根本、最传统的帮助方式。这些信息不但能够帮助考古工作者了解某一时代某一地域的古人类种群特征、形象样貌、生活习惯等,还能够帮助研究当时的职业分工、阶级形态等等。例如,2000年发掘的北京老山汉墓,通过对墓主人的体质人类学研究,得出了一系列表明老山汉墓墓主人体质特征的信息:墓主人为30岁左右的女性亚洲蒙古人种。在综合运用考古学、民族学、历史学以及体质人类学研究获得的数据及形态特征的基础上,我们完成了墓主人的人像复原,这一结果形象直观地向人们展示了西汉王室贵族的体貌及体质特征。这就是一个“透骨见人”的典型范例。但是,这只是最初级的研究层面,比之更高一层的研究层面应该是“透人见骨”。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考古学研究中的“骨”和“人” 1 自十九世纪末到二十世纪初西方近代体质人类学进入中国后,中国的体质人类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