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失误之一:考古发掘挖过了头

  石兴邦曾在20世纪50年代主持发掘中国第一个史前聚落遗址,他在《史前时期的文化遗址———记半坡遗址的发掘》的回忆中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解剖大房子费的力气最大,这个房子的墙修得又宽又坚实,墙壁厚达二十多厘米,里面夹的树枝、草和泥土,团成一块,坚如砖石。一块块打下来,再打成碎块,在里面搜求包含物。就这样将这个房子全打成碎土块,里面并没有太多太特殊的包含物,都是杂草和树枝。如果是现在就不费那么多的事,解剖典型的几个部分就行了。但那时有一种“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彻底精神,就怕遗漏了什么。

  后来,半坡博物馆要恢复这个大房子,见原来的屋基发掘出来后,一点墙的影子也没有,叫人非常失望,我才感到为那个时候的彻底精神而后悔。当初我们不知道后来要建博物馆的事。……我们将不同类型的房子都这样解剖了,我们对建筑结构和内涵弄清楚了。在当时看来,从考古研究的角度说,这样是对的、应做的。但在博物馆成立后,原貌没法展出就觉得遗憾了。

  早期的考古现场不会就地建造遗址博物馆,那时把文物从出土地点移送到库房或博物馆,便是考古工作完成的标志之一。而近些年来,就地保护、开发、利用、管理重要考古现场的观念,使建设遗址博物馆呈现出雨后春笋般的态势。保存遗物及其伴生的遗迹,全面收集、研究和展示它们共生的各种信息资源,已经成为新时期考察考古发现与文物保护关系的重要指标,这一切为的就是通过文物保护带动考古发现和研究。

  失误之二:考古挖错了地方

  考古队要去调查和发掘的地方与陡峭的山峰关系都不大———那上面不适合古人生存,大多无古可考。考古队去的多是现代人还居住的最小行政地理单位,考古队要先到一个乡镇,再到一个村,最后要下到一个组。这些地方大多还有一个非行政叫法的传统地名,世代沿用,口耳相传,如李家、坪窑、鱼浦、坝子头等等。问题是这些小地名的重名率很高,一个县里有几个同名异地的地方都不稀奇。

  三峡工程重庆库区万州地区的陈家坝就有重名的情况。一个陈家坝在长江南岸,属五桥区;另一个陈家坝在长江北岸,属龙宝区。1998年上半年,从西北大老远来的一支考古队,到达万州后人生地不熟,即与当地文化局取得联系,希望帮助落实发掘地点。局里的领导告之可去陈家坝,就在万州市区的长江对岸,属五桥辖区。于是考古队便到这个陈家坝安营扎寨。可是经过个把月的钻探勘察后,怎么也没有找到文物抢救规划上的任何墓葬线索。考古队这才发现,规划资料上的陈家坝根本不是文化局领导说的这个地点,而是万州以西几十公里处龙宝区武陵镇的那个陈家坝。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在考古还是在挖宝?盘点考古发掘中的种种失误 1 石兴邦曾在20世纪50年代主持发掘中国第一个史前聚落遗址,他在《史前时期的文化遗址———记半坡遗址的发掘》的回忆中写下了这样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