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更多 精彩视频排行

网友评分最高


首播

重播

  

  (文/大卫·萨尔兹保)上周的两集 里,宅男们在白板上展示了在地球上人工制造一种新粒子——“轴子”(the axion)的奇妙计划。美国国家点火设施(National Ignition Facility,NIF)预计在今年夏天人工合成轴子,我为此十分激动,但你可能已经在第5季第3集的白板上发现了——我犯了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错误。

  之前估算轴子的产生率时,我对比了真实太阳和 NIF 人工太阳的功率。两种情况中,组成物质的原子都会在高温下被撕裂成原子核和电子,成为比通常气体温度更高的“等离子体”,又被称为“物质的第四态”。霓虹灯中发橙色光的物质就是一种等离子体。

  对比两种等离子体时,刚开始实验室一方似乎略胜一筹。不过,要明白我在哪里出了错,我们先要说说太阳产生能量的方式。

北极光就是一种等离子体。

  原子核内,强相互作用力将质子和中子束缚在一起。如果没有它,唯一能够出现的原子就只有氢原子了,元素周期表也将不复存在。强相互作用力的强度也不可小觑——在氦以及其后的原子核中,它足以克服带正电的质子间的排斥作用,保持原子核的完整,也因此而得名“强相互作用”或者“强力”。

  强力的奥妙在于,它只能结合一个中子与一个质子,却无法结合两个质子或两个中子。正电荷之间的排斥或许能解释前者,但无法解释后者。这是为什么呢?答案就是量子力学对全同粒子的约束:要想让两个完全相同的中子或质子相互接近,就必须使它们具有角动量,也就意味着它们无法稳定结合。

  强力的奥妙在于,它只能结合一个中子与一个质子,却无法结合两个质子或两个中子。

  太阳的核心充满了质子,但没有自由的中子,为了使它们结合产能就必须将一部分质子转化成中子。结合后的元素仍然是氢,但多了一个中子,因此被称为“重氢”,或者用更学术的说法叫“氘”。(“重水”指的也是同一种“重”。)质子变成中子的过程中电荷不守恒,释放出一种质量小的带正电的粒子,它就是电子的反物质伙伴——正电子,携带与电子等量的正电荷。

  这又产生了新的问题:正电子是“轻子”的一种,出于某种尚不清楚的原因,轻子数始终守恒,所以必须同时生成一个中微子(译者注:正电子与中微子的轻子数分别为 -1 和 +1 )。

太阳内部核聚变的第一个步骤

  随后氘(重氢)发生进一步反应,总反应式为:

4个质子 —> 1个氦核(2个质子+2个中子)+2个中微子+大量能量

  上面这个反应释放出的能量使太阳发光发热。可正电子到哪里去了呢?作为反物质,它们一旦与电子相遇就立刻湮灭,放出能量。有问题的是第一个步骤,即:

质子+质子 —> 质子+中子+正电子+中微子

  能够将质子转化为中子的并非强相互作用力,而是弱相互作用力。这种作用力十分微弱,作用速率也很缓慢,制约着太阳内整个核聚变反应的速率。

  如果剔除质量的影响,太阳产能的速度甚至还不如你。坐在电脑前消化上一顿饭时,你每 1千克体重产能的功率大约是 1瓦,而太阳却只有0.0002瓦。这也是我们的幸运,如果没有弱相互作用力的制约,我们的邻居就不是一颗恒星,而是核弹了。

  但NIF的好人们等不及如此缓慢的反应,他们使用了重氢(氘),以及更重的含有两个中子、一个质子的氢,又名“氚”。他们的反应是:

氘+氚 —> 氦+中子+能量

  反应中没有发生质子和中子间的转化,它们只是改变了结合的对象。该反应由强相互作用力驱动,释放出大量能量,速度大约是太阳内部质子跟质子反应速度的 1025 倍。所以,不可以直接比较两个太阳,宅男们的计算“只不过”忽略了 1025 这一因数。

观看本集时你注意到白板上画的那张沮丧的脸吗?(仔细看上面的大图哦)现在明白了这是为什么了吧~

  博主介绍:大卫·萨尔兹保(David Saltzberg)是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物理、天文学教授。与此同时,他还担当着《生活大爆炸》的科学顾问。剧中Sheldon一伙所说的那些专业术语,全部出自此人之手。在他的博客里又进一步阐释了那些令人挠头的科学小知识。

  

 

 

 

视频集>>

热词:

channelId 1 1 TBBT第5季第3集:白板上的苦脸 1 这一集中,白板(的小小角落)演绎了不可错过的轴子传奇大结局~